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当女配脱离剧情后

第十八章 初见楚晨淆

当女配脱离剧情后 奥利小白 2561 2018-12-02 21:19:44

  迟暮清楚的记得自己是在哪一天遇到楚先生的,那一日阳光正好,天气微凉,迟暮的心情略显沮丧。

  迟暮早上起来,拉开窗户,心里有一点堵堵的。精神有些恍惚,在吃早饭的时候还在没有食物的盘子里比划。迟父看出来迟暮有问题问她怎么了。

  迟暮大概是没有听见,继续在空盘子里拿着刀叉比划,后来坐在迟暮旁边的迟柠好心的拽了拽迟暮右边的手。迟暮回过神,啊了一声看向迟父。迟父清了清嗓子带着几丝关心的问道:”你今天怎么了,为什么这么不在状态?“

  迟暮放下刀叉,不再愣神,拿起旁边的面包片和往常一样恢复到:”没事情啊,只是想今天下午可能会有些事情,可能要出去一趟。“

  迟父皱了一下眉头,带着一些命令的语气说到:”不行,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今天你楚伯一家要来拜访,正好向他们介绍一下你。”

  迟暮听到意料之中的回答没有反驳只是向着迟父点了点头:“好的,我会在的。”心里想,大不了等他来的时候自己躲在屋子里不出来就好了。

  等到下午的时候,许萍让佣人准备好下午招待客人的点心和水果,迟柠也没有出门,在一旁帮许萍准备。

  迟暮没有想要和她们一起的打算,虽然是亲闺女但是自己没迟柠讨许萍喜欢,去帮忙也是自讨没趣。

  迟暮自从饭后就在房间也不出去,打算就一直这样,可是这样大概也有些无聊,她将前几天在外面采购的颜料和纸画板,拿到了屋子里,迟暮的虽然是卧室但是地方还是很大的,尤其阳台十分大,她没有叫别人,自己将阳台收拾了一下,准备给自己找点事情干。

  上一辈子,每次楚晨淆走后,自己总会特别无聊,然后便学了学画画,教画画的老师也说过迟暮有点灵气。楚晨淆也会画画,而且画的真的很好,偶尔会看看迟暮画的点评一番。而迟小姐为了引起楚晨淆的关注也在画画上废了些心思。后来就把画画当成平时的一种消遣了吧。

  迟暮把画架都收拾好准备画窗外迟家的花园。此时已经有点秋冬的意思,但是花园里还是有很多常绿的植被,也有一番风味。调好整幅画的底色,和几个基础色,整个画面带着些暖暖的调子,迟暮上辈子画画的时候,教迟暮的是一个颇有艺术家风范的长辫子大叔,他每次看到迟暮的画的时候,总会点评说:“迟小姐的画,总是让人有一种暖暖的感觉。”

  迟暮大关系都画的差不多,开始慢慢勾勒细节。

  有一辆黑色的宾利车从门后开了进来,迟暮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中午了呢。车上下来一位风韵犹存的女人,头发微微的盘了起来,一身暗红色的旗袍透漏着端庄和典雅,身上披着一条黑色的披肩。她伸手去挽着下来的大概和她岁数相当的男人。

  大概是等到所有人都下来了,才从车上下来以为二十左右的少年,少年比中年男人还要高一点。穿着一身得体的衣服,但是也不很正式,带着些年轻人的活力。

  他背对着迟暮,迟暮拿着笔的手有些微微颤抖,她看着那个熟悉到骨子里,烙在灵魂里的身影。尽管重来一世都不能将她的感情消磨,这是二十五岁的楚晨淆。

  她控制住自己的眼睛放在花园里的银杏树上,银杏树的叶子全都变成了金黄色,偶尔一两片叶子落下来,翩翩起舞。像一只只自由的金色蝴蝶,摆脱了禁锢。

  她接着将注意力放在画面上,却没有了画画的兴质。她将笔清晰干净放在一旁。准备收笔,迟家的午饭也准备好了,大概一会就会来人叫迟暮下去。

  迟暮重新坐在梳妆台上细细描摹自己的眉眼。大概是出于女人的心思,大多数女人都不愿意在旧情人的面前显得不那么精致。

  等到下面来人叫迟暮的时候,也准备好了,她走下楼去,让自己显得镇定自若,第一次见楚家人的时候,迟暮显得畏畏缩缩的有些自卑。迟父见迟暮下楼后将迟暮领到楚家父母面前,楚晨淆站在楚父楚母旁边。现在的楚晨淆还没有对迟柠爱而不得的冰冷,虽然脸还是没什么表情,但是细细却能感受到是一个很温暖的人。

  迟父笑着跟楚家人介绍着:“这是我的大女儿迟暮,前些年一直在她爷爷那里。现在接了过来。”又忙叫迟暮喊人,这是你楚伯伯,和楚伯母,还有你晨淆哥哥。

  迟暮挂上友好又客气的微笑:“伯父,伯母,楚哥哥好。”楚父和楚母是一个和蔼而温和的人,不知道为什么楚晨淆是一点都没遗传,楚父笑着问了几句迟暮的家常。

  许涵看着佣人将饭菜摆好,笑着过来,牵着楚母的手让他们入座。迟暮也跟着坐下来,迟暮照常坐在迟柠的旁边,等到楚父楚母都入坐之后发现,只有身边这个空位大概是楚晨淆要坐的。

  心里顿时五味杂陈,她尽量将自己离着楚晨淆远一点,尽管现在来看她们还并不认识。

  旁边的楚晨淆心里也很诧异,自己是什么地方得罪过迟暮,迟暮表现的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这种让人避如蛇蝎的感觉在楚晨淆身上还是第一次遇到。楚晨淆就诧异了一下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自己对陌生人一向不是很注意,迟暮也顶多算一个世家的不熟悉的妹妹,自然是不能跟从小到大的迟柠比的。

  迟柠有的时候会在饭桌上问楚晨淆一些问题,迟暮就显得有些尴尬,她们说的话题她什么都不了解,也插不上话。楚晨淆难得缓和了脸上的表情,细细的解答着迟柠的问题。

  迟暮夹在中间,一开始有些烦躁,后来就专注于自己眼前的饭菜,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作态。

  等到有人放下筷子后,迟暮也放下了手下的筷子。迟父说要带楚父楚母去后花园看他刚刚移植过来的兰花,让迟柠带着迟暮跟楚晨淆说说话,迟柠微笑着答应,等到迟父她们走后,迟暮捂了捂肚子,有些不好意思的对迟柠说:“柠柠,你先和楚哥哥聊吧,我肚子有些不舒服。

  迟柠的脸上立刻有些担忧:”怎么样,没事吧用不用叫医生。“迟暮顿时有些无语,私以为自己已经表现得很明显不想掺和在她们中间,不知道迟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看着迟柠真要叫医生的样子,迟暮刚打算推脱。

  头顶突然传来一句清冷的声音:”阿柠,我觉得池小姐大概休息一会就好了。“迟暮抬起头,刚好和楚晨淆的视线相撞,楚晨淆眼睛里带着一丝对迟暮小伎俩的看透。就像上一世迟暮在楚先生面前使出浑身招式都不能勾引到楚先生时他看她的眼神。这种让人看透无处可藏的眼神。

  迟暮挪开眼神,对迟柠说:”我上楼休息下就好了,你们先聊。“

  迟柠看了看楚晨淆,楚晨淆点点头。迟柠也没在劝阻:”那好吧,姐姐你赶紧去房间休息吧。

  迟暮点点头,告别了迟柠和楚晨淆,脚步沉重而不自觉的带着悲怆。楚晨淆看着迟暮的背影,总感觉新来的迟小姐好像认识自己,她回视自己的眼神里有一种沉重的情感,让楚晨淆不禁思考自己是不是在什么时候见到过她。

  旁边传来迟柠温柔而甜美的声音:“晨淆哥,咱们去后花园逛逛吧。”

  楚晨淆回过神看着迟柠挽着自己的手,带着一丝满足的微笑,由着迟柠拉着他朝后花园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