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当女配脱离剧情后

第十七章 初见唐宋

当女配脱离剧情后 奥利小白 2643 2018-11-26 12:04:25

  不知道是不是迟父见迟暮呆在家里很闲,最近开始频繁的带着迟暮去参加各种宴会和活动,大概是想让自己熟悉a市的圈子吧。

  不过正和迟暮的意,迟暮学的是珠宝设计,迟暮不想和上一世一样颓废,这一辈子,迟暮打算做一些自己有兴趣的事。b大虽然是迟爷爷托关系花钱买进去的,但是在选专业的时候,迟暮还是选择了一个自己喜欢的专业,后来为了追逐楚晨淆的步伐,自己有改了专业学了法学,想到上辈子背各种条条框框,迟暮就感觉心累的不行。

  自己还是有点美术基础的,曾经也上过几次珠宝设计的专业课,老师还曾跨过迟暮有点感觉,可惜后来就再也没有去上过课。

  如果说迟暮喜欢什么,除了漂亮的衣服大概就是闪闪发光的珠宝,迟暮在后来和楚晨淆在一起的那几年无聊的时候也报了个学习珠宝设计的班,如果一开始是有点兴趣,后来就是真正喜欢上。

  一个个首饰设计好后总有一种特别的满足感。所以迟暮打算等毕业结束后成立自己的工作室,圈子里的人可都是一个个人脉,也没准是将来的客户,迟暮想的很长远。

  今天好像是顾家老爷子的七十大寿,顾家虽然没有迟家从商的历史长远,确实后起之秀,要说有钱,如果迟家还是全盛的时候可能比不过,但是现在迟家正在走下坡路,顾家要比迟家发展的好。

  顾老爷子其实就是一个平常的人,不过有一个即有能力又孝顺的儿子,顾总白手起家,据说还有点黑色背景,虽然根底浅薄,但是谁也不敢轻视,也是后起之秀。

  顾总站在台子上旁边站着他的夫人,顾总叫顾从之,长相略显平庸,但是身材锻炼的很好,没有中年男子的将军肚和秃顶。顾总的夫人以前是个著名的女演员大概三十岁不到,身材姣好,长相也很出色。顾从之带着客套的微笑搀着自己的夫人,对着话筒说道:非常感谢各位来给顾某的父亲祝寿,大家都放开吃喝啊。“

  迟暮躲在一个小角落里,穿着一身红色的鱼尾裙,后面是开到腰际的v形露出白皙精致的蝴蝶骨。平胸反而为迟暮添了几分禁欲的性感。她拿着宴席上的香槟靠在一个沙发上,散发着一种诱惑,尽管已经躲在角落,还是无法掩盖自身的光芒。不时会有些男人来向迟暮搭讪。

  也都被迟暮挡了回去,宴会和迟暮相仿的女人都恨的牙痒痒,有男伴的女人都离迟暮远远的。迟暮最喜欢这种感觉,一开始自己会为总是被同性排斥而难过,后来就喜欢看那些女人恨的牙痒痒的样子。

  她将香槟放下,打算去卫生间补一下妆容。

  卫生间的门口站了一对男女,腻在一起。迟暮有点恶寒,在他们的镜子旁没有理睬她们准备补妆。

  这时男人转过了头,露出帅气的面庞。迟暮撇了一眼,突然觉得有些熟悉,但是不知道是谁?男人也和迟暮交视了一下,又转过视线看着自己的女伴。

  迟暮也没有过多停留,就回去宴会继续默默的吃自己的东西,不得不说宴会的糕点还是很和迟暮的口味的。奶油甜而不腻,蛋糕松软带着奶香味。

  有的时候迟父会叫迟暮过去,介绍一些重要的人让迟暮认识一下。迟暮跟着迟父客套,各种叔叔伯伯阿姨的叫着,听着这些人各种夸赞迟家的一对姐妹花。这种感觉

  等到宴会快要结束后,迟父因为公司有事情就先回去了,吩咐司机老李把迟暮送回去。

  迟暮和旁边的世家小姐寒暄着,说着各种话题,脸上都露出对对方的赞许,但是笑容都不达眼底,迟暮看到迟父发来的消息,她对旁边的顾小姐说了声抱歉准备先走了。

  从宴会的喧闹里走出来,迟暮有点累了,虽然没有喝多少酒但是突然有点微醉。迟暮叫司机去下一个路口等自己,自己想要走一走。

  晚上路面暖橘色的路灯,有微微的冷风吹过,迟暮穿着晚礼服有点寒冷。脑子反而有点清醒了,迟暮心情突然变得很轻松,现在自己的改变,和上一世处境些许的变化。

  上一世自己和迟家关系不太好,迟父也曾说要带自己来参加晚宴可是被自己拒绝了。

  前面突然传来一个女人的争吵声,迟暮像前面看去,发现原先在厕所见过的那对男女。

  女生在啼哭,精致的妆容有点凌乱。男人穿着一件简单的黑色西服,低头看着女人,面容显得有些冷酷。

  迟暮距离她们越来越近,考虑要不要走过去。她听见女人说:“为什么要分手,明明宴会开始还那么好,我哪里做的不好阿松。我改还不行吗?”女人难以掩饰悲伤她慢慢弯下了身子,礼服也变得有些不整。

  男人长得真的很精致,原来深情的桃花眼此刻显得有些无情,略显性感的嘴里说的确实最无情的话:“你一开始就明白这只是个游戏,我跟你讲过不要喜欢我,你应该聪明点。”

  女人抬起楚楚可怜的脸,企图从男人的脸上看到对自己一丝丝的怜惜,但是看见的只是一片漠然。

  男人的面目似乎突然有点松动他对女人说:“你不是一直想要张导新剧的女一号吗,就当游戏的奖励吧。”

  女人站了起来,是呢一开始自己就是因为这部剧的女一号才和唐宋在一起,最后却真的喜欢上了这个长相完美身价完美的男人,试问这样的男人谁不心动。女人似乎还想说什么。

  男人却变得有些不耐:“如果你不想要就继续留在这。”女人站了起来,没有再说话,默默的走了。

  迟暮看了一场戏,没有想到结束的这么快,打算继续走,因为到前面的路口只有这一条路。

  女人走后男人看了一眼迟暮说到:“热闹看完了。“迟暮看着男人突然对男人笑笑,迟暮的头发因为参加宴会而盘了起来,露出尖尖的脸,微微上挑的凤眼弯弯,露出两个深深的梨涡。

  黑色的冬夜里突然亮了起来,唐宋心里想当时的路灯大概都没有迟暮的一笑闪亮吧。

  迟暮突然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显得如此的熟悉,应该是唐可的哥哥,唐宋,唐可跟迟暮讲过他哥哥的私生活很乱,今天算是见到了。

  唐宋看到迟暮眼底有一丝惊艳,但是很快转瞬即逝,他清楚自己不喜欢迟暮这种类型的女孩。自己向来比较喜欢清纯带着点可爱的女生。

  迟暮朝着唐宋直直的走过去,然后踩过唐宋的脚,花瓣般软软的嘴却说出语气生硬的话:”挡路。“然后不理会唐宋的错愕,往前走去。

  唐宋吃惊的看向自己的脚,感觉脚上的痛楚,然后看着迟暮走过自己向前面走去上了一辆车。握紧拳心中暗骂一句:”靠!“自己从来没有被女人这样对待过,最好别让自己再看见这个女人。迟暮的那一脚是真的使劲了,再加上穿着高跟鞋。

  唐宋试着走了两步,后来还是拿起手机打了个电话对电话那头说到:”马上来宴会门后接我。“电话那头传来恭敬地答应声。

  等到唐宋的助理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己从来最在乎形象的唐总,一瘸一拐的上了车。车里弥漫着一种低气压,助理张生小心翼翼地开着车。心里泛着嘀咕,虽然唐宋桃花不断,可真没有碰到什么女人会纠缠不清,唐总向来是好聚好散,挥手大发,被唐总摔的女人还没有什么动手的呢。看来这个是个狠角色。

  迟暮坐在车上,对当时的一脚顿时感到出气了,也可能是看见女人就引起了自己的同感。现在想想也有点懊悔,看来回b市去唐可家要小心不要碰到唐宋,不过还好唐宋大部分是在a市呆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