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当女配脱离剧情后

第二章 打个赌

当女配脱离剧情后 奥利小白 2889 2018-08-21 10:55:02

  就看到二十岁的楚晨淆,那时的楚晨淆脸颊还没有像如今般硬线条和成熟。眉眼都带着柔和。阳光透过院里海棠花交织的缝隙,落在楚晨淆的脸上,身上斑斑驳驳风,迟暮的抱怨好像一瞬间烟消雾散。她耳边听见楚晨淆再说:“抱怨没有用,你想要的生活没有捷径”楚晨淆的话突然如同一种强大无法战胜的力量,给了迟暮一种斗志和对生活烦躁的安慰。迟暮听到耳边砰砰砰的声音像是击打的鼓般声音越来越大。她想完了我好像沦陷了,有些人真的一下子就爱上了。

  她开始关注楚晨淆的一切,她清楚他的优秀,A大顶级国府再读生,后来的三年楚晨淆拿到双学位。继承楚家家业短短时间,便为楚家创造无数个高点。而迟暮B市一个只能算重点一本,平平淡淡的专业和人生,之后她变把楚晨淆当成信仰在无数个黑夜努力想要考上A大的研究生。等到后来真的如愿以常,才知道楚晨淆已经毕业了。

  她依旧时刻关注后来发现楚晨淆喜欢迟柠,伤心了好久。自己仿佛觉得自己像个绿叶一般而迟柠就是那朵人人都喜欢的水莲花。

  迟暮想起第一次回到迟家看见这个一母同胞的姐姐时,她从楼梯上走下来

  洁白的面容,淡色的眉毛,挺秀的鼻梁,淡红的双唇,而她淡静的眼睛里恍如有着海洋般深不见底的感情。裙子的下摆是由低到高的弧线,优雅的微蓬起来,露出少女那双如玉般洁白修长的美腿。迟暮也美不过却和迟柠的美不一样。如果迟柠是清如白莲,那迟暮就是妖艳去海棠。虽一母同胞,风格却相差千秋。还好迟柠不喜欢楚晨淆。自己还有机会。

  迟楚两家关系非常好,楚晨淆经常会来迟家拜访,而迟暮会偷偷打探消息提前回家,然后争取在楚晨淆的存在感她坚信觉得爱情是要自己争取的。自己有争取的权利,然而说不上是幸运或者是更大的不幸。直到迟柠遇到周芷齐。当公主找到样子,没有人会在乎骑士的去或留,迟暮认为自己的机会来了,迟暮羡慕迟柠的好运气,总会遇到优秀的人。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又心疼楚晨淆的付出。迟柠和周芷齐在一起了。楚晨淆变得沉默寡言,身上的气质也越发清冷。

  开始出没各种宴会和邀请,也常常宿醉回家。让关注他的迟暮心疼不以,后来的一次宴会上,她发现楚晨淆坐在一个角落,在宴会荔红的灯光里,她看不清他的黝暗的脸,只觉得他异常沉默。迟暮提着白色的礼服,脚步踌躇又不安的走到楚晨淆面前。

  打算用对楚晨淆一贯的语气口吻,傲娇又担忧:“迟柠不行你还有我吗,不要把自己弄的这般不堪啦。”在这个圈子的人都知道楚晨淆喜欢迟柠,迟暮喜欢楚晨淆。当知道迟柠和周芷齐在一起后,迟暮觉得自己的机会来了,展开了疯狂的攻略。每天守在楚晨淆出没的个个角落。有楚晨淆的地方都会有迟暮这个小尾巴。

  楚晨淆转过了头,他的皮肤本是带着点小麦色如今却不知是喝了酒还是如何,脸上泛起了酡红。眼睛也不见往日的清明,仿佛蒙上了一层水汽。原本颜色稍淡形状却及为好看的唇也变得殷红殷红的。他的眼睛在看到她的那一刻突然微微一挑:“我/好/热。”带着一丝撒娇的感觉。迟暮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子的楚晨淆,迟暮心里微微一,跳糟了,酒里有东西。迟暮看着远处缓缓走来性感妖娆的女人,连忙伸手搀扶着楚晨淆快速的逃离宴会。

  迟暮开着她的小宝马在马路上奔驰,不停的询问后座的楚晨淆公寓住址,在楚晨淆偶尔恢复冷静的回答中知道住址。

  等到楚晨淆的别墅时楚晨淆的衬衣扣子已经解开,露出里面匀称/的/腹肌。迟暮想着非礼勿视。急忙搀扶着楚晨淆走到别墅,打开后在二楼找到楚晨淆的房间。楚晨淆的房间如同他本人般,干净的白色简单整洁,后来在同居三年被迟暮刷成了蓝色。

  迟暮将楚晨淆放到床上却被他一起拽到床上。楚晨淆神志不清,全身上下的无力感变得越来越大。他密密麻麻的吻落了下来,落在迟暮在外裸/露/的肌肤上。迟暮感觉整个身体好像也喝了春/1/药般,大概是今天宴会的酒度数有点高,又好像是楚晨淆的吻有一种魔力。迟暮渐渐迷失在纷乱的吻里,那天晚上楚晨淆异常的热烈主动,狂风骤雨般的热情直将两个人都灼成了抵死/缠/绵烈烈的火焰。最后她听见楚晨淆轻轻呢喃的呼出那个让自己嫉妒的名字“迟柠”

  迟暮将自己的第一次交给了楚晨淆。楚晨淆将迟暮当成了迟柠,迟暮心里突然明白楚晨淆为什么的热情,她为自己喜欢这样一个痴情的人而感动,同时又为他痴情的人不是自己而悲哀。

  第二天迟暮醒了过来,浑身的酸痛暗示着昨晚的疯狂,她看见楚晨淆在窗户边,手间夹着跟香烟,手指细长关节明显。烟雾缠绕,他硬朗的脸在烟雾中朦朦胧胧,带着一种颓废。他听到了床上的动静,收起了向窗外的视线,他的眼睛看向她,眼光清浅冷静:“你想要什么都可以,但是我不能同你结婚,没有感情的婚姻对你不公平。”

  迟暮觉的很委屈,自己就这般的不堪,但又不愿意放弃。她把胸前垂落的头发往后一撩,露出她那尖尖的脸。突然她笑了起来,微微上挑的凤眼弯弯,笑的灿烂的不行,笑花溅到眼睛底下凝成一个小梨涡:“楚晨淆”。

  楚晨淆看着迟暮,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开心:“嗯”他迟疑一下轻轻低了低下巴表示听见。

  迟暮继续说到:“现在迟柠已经和周芷齐在一起了,你为什么不试着接受别人。”迟暮的神色突然有些哀伤。

  楚晨淆没有说话,只是又吸了口手中的香烟。

  迟暮从床上走下来,忍住身体的不适。来到楚晨淆的跟前,身上光裸着,昨天的白色礼服已经被楚晨淆的疯狂撕的不能再穿,在床上的一个角落被遗弃。

  迟暮白的透明的身体上,还有昨晚疯狂的痕迹,红红点点,为这具初经人事的人体填上了几丝说不上来的性感。迟暮伸手把楚晨淆手中的烟拿在手里。学着楚晨淆的姿势将烟送进樱桃般的小嘴里。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后缓缓将嘴里的烟吹响楚晨淆。

  楚晨淆的喉咙突然有点干,他仿佛想起昨晚的疯狂,想起手落在皮肤上,皮肤的细腻和柔软。想起迟暮身上微微的玫瑰香,他挪开视线突然开始正视迟暮,她不同于迟柠的美,上挑的眼睛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地,媚意荡漾,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这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人。让男人痴迷而让女人提防的脸。

  迟暮娇笑:“你说的对没有感情的婚姻确实不幸福,我和迟家的关系你知道,我马上就毕业了,我不想回迟家。我在这住下,你就当包//养我。如果可以你每天都要回来,你可以先试着接受我。”她手指拨了拨微卷的头发,好像信心满满:“说不定就爱上我了,不就有感情了。”

  大概是对迟柠的感情中太过于受挫,有可能是意识到自己真的不应该这么颓废。没准也是迟二小姐的美色诱人:“如果你想住下就住下吧。”他听见自己的答案的时候,突然诧异了。他反应过来这样是对迟暮不公平的。他不应该给她希望。楚晨淆喜欢迟柠。长达十多年的情感。面对迟暮他根本就不会回应。

  迟暮听到楚晨淆的回答,一种兴奋和希望突然席卷上来,她送来被汗弄得湿湿的手,扑上去抱住楚晨淆,她本来以为要被拒绝,准备好死缠烂打让楚先生收下她。结局太出乎意料。

  楚晨淆被迟暮的拥抱吓到,他猛地推开迟暮落荒而逃。

  后来楚晨淆让人给迟暮送来了衣服,迟暮开始在楚晨淆的别墅住下,开始了她们的包养生活。

  楚晨淆会每天回别墅,但是却不会动迟暮一分一毫,他试图用冷漠和寒冷的语言逼迟暮放手。而迟暮则使出十八般武艺勾引楚晨淆就范,但真的如同迟暮说的她们之间只有包//养与被包//养的关系。只不过看起来,她非常划算,不用付出身体,却能享受金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