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远乡回忆录

初别

远乡回忆录 Pise雲熹 2312 2018-08-28 07:14:45

  阴暗矮小的偏房里,撕裂的疼痛将母亲的思绪硬生生的拉回身体,她痛苦焦急的等待着。母亲在三姑家已经住了好几个月,这边的远房亲戚也都熟络了,大家也都在门外焦急的等待着这几个月来的最后结果,也都在为这个即将临世的生命担忧。在七嘴八舌的嘈杂声里,一声啼哭猛的传出来,场面安静了一瞬,随即又想起一阵哄闹声,女人们全挤进屋去看看这个新生命。屋里,母亲费力的眨了下眼,上眼皮上都挂满了汗珠。姑姑告诉母亲是个男孩,母亲才安了心,今夜,总算要过去了。可屋里屋外的高潮都还在继续,姑姑婆子们开始手忙脚乱的收拾,锅碗衣布摆满了一屋子,和着血腥气,母亲根本无法睡着,只是她实在已经没有力气了,头倒在一边,微微望着窗外,雨还在不停地下,房顶的积水顺着屋檐淌下来,滴在泥地里发出沉重的声音。哭声还在屋子里突兀的响着,母亲疲惫不堪,想早点结束,缓缓睡了过去。父亲在得知消息后的第三天匆匆赶来,脸上的喜悦和重燃的希望无法藏住,一一落在母亲眼里,深深的瞧了瞧他,又疲惫的把头扭向了一边靠在枕头上凝神。三月的天气那样明媚,可窗口那鲜艳的阳光晒不到偏房里母亲的脸上的疲惫。她已没有了当年在家中温暖的床头抱着自己刚刚临世的第一个孩子时的喜悦,像极了此时父亲脸上藏不住的欢悦、希望。时间已匆匆过去了二十余年,她那一头乌黑油亮的青丝已渐渐枯黄,杂草一样拂过眼角的皱纹,黑乎乎的屋子和房梁,黑乎乎的枕头和铺盖,都那么令人厌烦。

  父亲已抱着这我兴冲冲的去找三位姑姑一起商量后续的安排,一切都没有远离他的预料,那年月,大山里的农民们与天色打交道,和土地做买卖,风霜雨雪的奔波年头,收成从来都是沉甸甸的麻布口袋和一斗一升的稻谷,轻飘飘过手的那一沓钱捏在手里,并不像那压弯腰背的扁担背篓一样沉重的想拒绝。我就被这样轻松的安排下来,农忙将近,母亲也在三个月后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家,依旧如常的忙活在地里,沉重的活计令她无法注意到自己已经有两个孩子回不了家了,父亲沉浸在晚年得子的喜悦里,日子就这样一天天的在山中轮回。直到大姐在外与人生下两个孩子的消息传来,惊破了整个村寨的平静,终日劳作的人们面对日复一日永无止境无法选择的劳累,也有他们排解的方式,闲暇时的家长里短便成为了便宜又完全不需任何代价的最好方式,大姐的新闻瞬间就在宗族里炸开。母亲既气恼又为她担忧,几番与父亲商量托人打听消息,给大姐带话,终于在几个月后,大姐带着那个被全家痛恨唾骂的男人和尚在襁褓中的一儿一女回了家,母亲站在门口含泪一言不发,而大姐未到母亲跟前已泪眼滂沱,连叫着妈!二姐与哥哥眼中含怒的望着那男人,他只做不看见,热情的挨着大姐赶着叫妈,母亲冷冷的应着,把大姐让进了屋,安顿好两个小外孙,便开始长长短短的问着大姐这些年的境况,一边说一边哭一边骂,不过晚间家里的亲戚就挤了一屋子,喧闹了好几天。将大姐送走后又开始忙活在地里,这时从姑姑家的电话打过来,我病重的消息又使得父亲不顾一切的向学校请了假,将活计尽数交给母亲和哥哥姐姐,赶上第二天一早的班车就朝城里赶。

  那次重病实在太过年幼,至今想不起半点来,二姑父倒是时常念叨,大概是中年产子,生下来就体弱多病,那次半夜的哇哇大哭,高烧不退,吓得大姑姑不知道怎么办,赶忙着三家一起叫醒了,抱着我就要进城,可那时已经是半夜,山路上鬼影不见,等一群人走到城中,只怕也不用抢救了。六个大人心急如焚的在马路边干着急,幸而那时家乡不远地方有座煤矿,拉煤的车子偶尔会路过,眼见一辆煤车从坡道下疾驰而来,一群人便跳着招手,可那煤车不知是没看见还是怎的竟没有要停下的意思,眼看就要驶过,都慌了神了,三姑父竟一下跳到马路中间当中拦下,“嘶......”一声长鸣划破山中静夜,在三姑的惊叫声中,大家睁开眼睛,只见那硕大的货车停在了离三姑父不过咫尺的地方,三姑父呆呆站着,面如死灰,满头大汗,直到三姑冲过来把他拉开才回过魂来,那司机早已打开车门破口大骂,大姑便抱过怀中哭声已渐渐微弱的孩子递过去,那司机看看众人的神情又伸手朝大姑怀里的婴儿摸了摸,叹了口气默不作声打开了副驾驶和后车厢。大姑抱着我坐在副驾驶上,那大货车不过装了半车的煤,尚有一大片空地,一群人就在车厢里挤作一堆。煤车摇摇晃晃的的在崎岖蜿蜒的山路上颠婆,颠婆得大姑抱着怀里的婴儿心慌意乱,生怕熬不过今晚,等不到父亲来。所幸命运并没有想这么快结束终章,我终于还是熬了过来,父亲也终于在第二天感到了医院,姑姑姑父们已守了一夜疲累交加,父亲一来便赶着问我情况,二姑领着他去病房看了我,又去找医生询问了情况,才放下心来,大姑担惊受怕了一夜,见父亲一人过来更加气急,去责问父亲,父亲只说家中活计多,母亲忙不过来就不赶过来了。大姑站在原地待了半晌,一句话也说不出,被大姑父拉过去坐下,众人又宽慰了几句,父亲就被护士领着结医药费去了,大姑被昨夜一吓,又被今早一气,心里又是难过又是害怕,就与大姑父商议,再不敢养着这孩子了,万一再有个下次,自己也担不起责任,大家眼瞧着父母的态度,早寒了心,当下商议定了。等父亲过来,三个姑姑便把这话对他说明,也不顾他再三央求,只答应照看完我出院,怎么都不敢继续带我回去了,请父亲另外找人家,这下可把父亲着急坏了,打电话与母亲商议了半天,最后决定让我出院后去外婆家安顿。姑父们与父亲道了别就回了家,留下三位姑姑找看我,第二天,三姨带着外婆来了医院,姑姑们便各自回了家。那是外婆第一次见到我,和三姨在病床边哭了好一阵,从那以后,天天照看,爱护我竟胜过所有孙儿们,我也在精心照料下逐步康复,父亲不能多待,眼看我情况好转便办理了出院,带着一大包药就把我送到了外婆家。从此我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段旅程,也度过了此生最幸福,与亲情最贴近的时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