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串串

再见昆仑

串串 华山拎壶冲 5732 2018-10-30 03:50:27

  这不是一篇游记,这是我心里的一段故事。

  每年我都怕春节回家,一来春运折腾,二来家里亲戚轮番问话轰炸,我实在受不了,还有一个原因,是因为王昆仑,我当年选了西北那么遥远的大学,还留下来读研,就是为了躲开昆仑。不过今年不一样了,我谈了个女朋友--仟仟,我想带她回去,介绍給家里人,顺便把我们准备结婚的事情正式和家里宣布。

  飞机上,仟仟显得有些紧张,毕竟是第一次去我家,新媳妇见公婆,多少有些小担心。我宠溺的将她搂在怀里,一遍又一遍的说:“有我呢,别怕。我爸妈都特好相处,儿媳妇上门,他们可重视了,这会儿都盼着你呢。”

  仟仟脸上羞的两团绯红,嗔了我一下,闭上眼睛靠着我的肩膀,闭目养神。我看着她的脸,忍不住亲了一口,她嘴角微翘,沉静在这份甜蜜里。我看向窗外的白云,讲真,其实我心中是有忐忑的,倒不是担心我家人,我怕的是王昆仑。

  王昆仑是隔壁王叔家的女儿,我爸和王叔是地质队出生入死的铁哥们儿,要不也不会給我两个取了昆仑和秦岭这么霸道的名字。我们两个从生下来,就在一起玩,也算是两小无猜的那种吧。爸和王叔一年也没有几天会在家待着,我妈就和王婶天天腻在一起,两个人好的和一个人似的。于是乎我也就和王昆仑天天扎在一起。后来王婶得病去世了,王叔又要工作,王昆仑就基本在我家生活。我妈一直想要个女儿,对王昆仑特别的好,一直嚷嚷着让那臭丫头片子做自己的女儿。好吃的给她先吃,好玩的給她先玩,有时候都怀疑,我是不是亲生的。

  王昆仑的脑回路很清奇,她计算所有的东西,都是用吃的来做单位。记得有次春节,我妈給她买了一件特别好看的衣服,她知道三千多块的时候,说:“哇,三千多啊,买汉堡能买三百个,吃不死我都压死我了。”每每此时,她脸上都挂着那招牌式的介于二货和吃货之间的迷之微笑。

  小学六年级时候,王昆仑居然比我高了半个头,虽然我成绩比她好很多,但是我打不过她,老是被迫被她使唤。有次那吃货不知道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指派我去偷邻居张阿姨家的石榴,虽说我拿的石榴是长在院墙外的,但是张阿姨可是大院里出了名的狠角色,多少志士少年都被她胖揍过。那天偷石榴的时候,果然被张阿姨撞见,王昆仑拖着我就跑,不知道跑了多久,听不见张阿姨的叫骂,我们才停下来。王昆仑看着我手里的两个大石榴,口水都快流到脚上了,也顾不得气喘吁吁,剥开石榴皮,抓了一把石榴就往嘴里塞,那石榴是酸的,她整个脸扭成了一团,我原本一肚子的火,瞬间化为乌有,指着她鼻子大笑起来。这货也是眼明手快,迅速一把石榴塞进了我的嘴里,那酸爽,以至于我到现在,我都不爱吃石榴。后来张阿姨跟我妈告状,我妈把我一顿揍,虽说揍我的时候,王昆仑极力的护着我,帮我分担了很多,但是我还是觉得,罪魁祸首就是她,我是被她拖累的。

  王昆仑还特别爱做白日梦,有事没事嘴上就挂着:“秦岭哥哥,以后我们要吃遍天下美食,看遍天下美景。”“秦岭哥哥,长大了我们一定要去秦岭和昆仑山看看,不然辜负了我们的名字。”

  每每此时我总会泼凉水道:“你的以后千万别算上我,不然不被张阿姨打死也被李阿姨打死,要不就被我妈打死。”

  “秦岭哥哥,我觉得石榴的事情,会伴随你一生了。”

  “王昆仑你不说话会死啊?”

  “你买两个包子把我嘴堵住,我不就不说话了?我要香菇青菜馅儿的。”

  等我们上了高中的时候,我开始反杀,瞬间就比王昆仑高了许多,她垫着脚才到我胸部,我真怀疑,她是不是六年级之后就没有长过个子了。身高给了我勇气,也换我开始指派她了。不过我没有她那么闹,无非就是让她跑跑腿,买买东西。那时候男生都流行抽烟,我怕我妈骂,每次都让王昆仑去给我买烟。买来她都极不乐意的给我,还总是婆婆妈妈的让我别抽。越唠叨我越要去做,有次跟几个哥们儿偷着抽烟被校长抓到了,追查到最后,把王昆仑供了出来。昆仑好样的,一个人担了。

  那晚上隔壁王叔家地动山摇,第二天昆仑的脸比平时大了一圈。我觉得特别过意不去,想买点什么补偿她一下,这货选了包子,我说:“你这脸上都顶了两个包子了,还想着吃包子啊?”要不说昆仑是条汉子,顶着肿着的腮帮子,嚼着包子跟我说:“秦岭哥哥你好聪明啊,我真的是看见脸这样了才想着吃包子的。”

  事情开始不对,是高二下学期暑假的时候,昆仑成绩太差,我妈逼我給她补课。这货倒好,每到饭点必来,吃完了补课。我妈的厨艺只能算勉强,但是每次昆仑都吃的特别香,让我妈有很大的成就感。我妈那时候老说,:“昆仑啊,你做我家秦岭的媳妇吧。婆婆我天天给你换着样的做好吃的。”此话一出,吓得我盛汤的手都在颤抖,忙让我妈打住:“妈你千万别胡思乱想,我和王昆仑同学是纯洁的革命友谊。”

  后来“秦岭昆仑是一家”的传言开始在大院里流传,张阿姨每次看见我都喊:“秦岭啊,不给你媳妇偷石榴了啊。”慢慢的学校里也开始有人拿我俩瞎起哄,我以高冷应对一切,王昆仑倒是逮着一个胡说的就暴打一顿。其实那时候我在各位东瀛老师的熏陶下,小心思也是花花绿绿的,只是昆仑不是我的菜,她太闹腾了,我喜欢那种,长发披肩,文静恬美的女生,我们班严素雅就是承载了我无数少男绮梦的女神,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不经意的接触,都能让我特别的兴奋。

  所以我十分反感大家开我和昆仑的玩笑,万一給我的素雅误会了,多不好。于是我借口自己课业也很繁重,停止了給昆仑的补习。不过这货还是每天饭点必到,除了嘴里塞着饭的时候是安静的,其他时候还是叽叽喳喳的跟着我后面乱跑。

  高三最后一年的生日,我妈破天荒的让我开个party,我谁都没有请,单单请了严素雅。准备看电影吃饭,说不定一切顺利,我还能和素雅有点后续发展。为了不被破坏,我所有行程保密。

  那天素雅特别漂亮,长发披肩,淡粉的连衣裙,好像还擦了点口红。我们吃了饭,看了戏,有一搭没一搭的在马路上逛着。梁静茹给了我勇气,我和素雅表白了。她很婉转的拒绝了我,说不想分心,高三要努力学习,也鼓励我加油冲刺,争取考上自己理想的大学。后面的话我不记得了,我只记得,那时候我的心像被做成了刺身,一刀一刀,淌着血。面上还要挂着笑,还要装作云淡风轻。

  不知道什么时候素雅走的,我也不知道我是怎么回的大院。远远的就看见昆仑在楼道里啃玉米,她看见我,挥了挥手里给我的礼物和半截玉米,开心的跑了过来。看见她,我突然觉得很亲切,就特想哭,感觉刚刚所有的悲伤,瞬间就要蹦出来了。拽了奔过来的昆仑,说:“走,陪哥哥喝酒撸串去。”

  王昆仑在烤馒头上插了两根肉串,算是给我弄了个生日蛋糕。她不亏是条汉子,和她喝酒,特别痛快。我的酒量随我爸,三杯就高了。喝醉了,看什么都那么美好。夜风,路灯,烤羊肉串都美得一塌糊涂,还有王昆仑的短发,大眼睛,小嘴巴也变得旖旎起来。我捧住她的脸,从她的眼睛里我看见了严素雅,素雅的睫毛,素雅的鼻子,素雅的嘴唇。我亲亲的吻住了素雅的嘴唇,温暖的,柔软的,湿润的,甜蜜的。

  第二天醒来,头疼的像裂开一样,母上大人说是昆仑把我扛回来的,我有点不相信,她那一米五的小身板,怎么能扛得了我一八八的大块头。母上大人敲着我的脑袋说,永远不要低估一个女人的潜力。

  宿醉不好受,但是昨晚的那个梦很美好。我傻回味着的时候,昆仑来了。她一个健步冲进我怀里,在我唇上啄了一口,道:“秦岭哥哥起床了,我带了包子来,你吃点。”突如其来的吻,让我吃惊之余更多的是害怕。昨晚上我和她撸串了,然后我高了,我好像亲了素雅,等等,不是素雅,是昆仑!我擦,我理顺了之后,吓得从床上跳了起来。完蛋了,酒后失德,老子惹了大麻烦了。

  我拖着昆仑去了星爸爸,必须和她说明白。:“昆仑,我昨晚上把你当严素雅了。对不起。”我以为昆仑会大耳刮子抽我,她却出奇的安静。过了一会儿,她抬起苍白的脸,挂上她那独有的间于二货与吃货之间的笑容道:“秦岭哥哥,我饿了,去给我买两个包子吧。”

  我迫不及待离开那个场景,买了包子回来,隔着玻璃窗,只见昆仑把脸埋在膝盖里,肩头抖动。我知道她哭了。上次看昆仑哭,还是王婶去世的时候。我莫名的害怕,觉得自己瞬间变成了母上追的那些电视剧里典型的渣男,但是我又特别的委屈。我怕的扔了包子跑回了家。

  后来我躲着昆仑,她也不似以前的和我那么熟络了。高三课业很重,后期我根本没有心思去想这些乱七八糟,就是填志愿的时候,我填了离家很远很远的大学,我想跑的远远的。

  我考取了,去了西部,读本科,又接着读研究生。几年来也没有回过几次家,想来挺不孝的。和母上父皇聊天,每当他们提及昆仑,我都刻意支开话题。后来认识了仟仟,成功转移了母上和父皇的注意力。仟仟就是我喜欢的那种,安安静静,甜甜美美,长发披肩的女孩子。我很想和她有一个属于我自己的家。

  长途跋涉,终于到家了。梳洗停当之后,准备入席吃饭。母上大人近年来厨艺大有长进,把父皇的体重吃的直线飙升。他们看着仟仟,笑得嘴巴都合不拢。刚准备起筷,门铃响了。哎饭点就到,不会是昆仑那货吧,我不由得手心一阵冷汗。进来的是王叔,他苍老了很多,头发已经几乎全白了,原本魁梧的身材也变得瘦削单薄。王叔看见我很吃惊,继而变得很高兴,我介绍了仟仟給他,王叔夸我长大了,出息了。妈把一个保温罐交给王叔,说道:“我给你们做了双份的,你自己也吃点。和他说秦岭回来了,明天去看她。”

  叔叔走后,桌上气氛变得很诡异,爸妈脸上的喜悦被一种隐隐的哀伤取代。

  最后还是爸开了口:“小岭,昆仑快不行了,你明天带点东西去看看她吧。”

  “啊?”我一时不明白爸的意思。

  爸接着说:“你走了之后,昆仑在市里上了一所三流大学,她一个人两家跑跑,没事逗着我们这些老家伙开心。毕业了之后,做了个前台,你妈前前后后給她介绍了好几个小伙子,昆仑都处不来。今年三月份,昆仑上班时候突然晕过去了,一查和当年王婶一个病,七七八八化疗治疗,也不见有起色。医生说也就是拖时间了。你两个从小一起长大,这次回来了,你就去再见见昆仑吧。”

  仟仟递了纸巾給妈擦眼泪,妈边抹眼泪边掐我道:“臭小子,她是心里的坎过不去,过不去啊。”

  那顿饭后来怎么吃完的,我不记得了。晚上搂着仟仟,我却无法入睡,熬到早上,带着妈煲的粥就奔去了医院。仟仟本想跟着,被妈妈拉去逛菜市场了。

  路过包子店,鬼使神差的就买了两个带上,到病房的时候,昆仑还睡着,护士说她疼了一夜,快天亮时候才睡着。她变的更小只了,光着脑袋,缩在病床里。人瘦的脱了型,穿着毛裤的腿,也才只有我手腕那么粗细。她闭着眼睛,眼凹深陷,鼻子上埋着氧气管,皮肤可能因为药物的作用,很干,有的地方还在蜕皮。唯一还和记忆里一样的是那张小小的嘴巴。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我感觉的到,生命正从此时昆仑的身体里,一点一点的流失。我摸索着她的手,她的手冰冷冰冷的,可能因为扎多了吊针,不相称的浮肿着。我来回摩擦着她的手,此时此刻我也只能做这个了,我想让她温暖起来,我不想她冷。

  过了很久,头顶处缓缓飘来一个声音:“秦岭哥哥,你这包子买的可真久啊。“

  我抬眼对上她的眼神,瞬间眼睛急速的充血,我极力控制眼眶里滚烫的液体不要流出来。

  “秦岭哥哥,你怎么还是这么爱哭啊。我饿了,你带了什么好吃的来?”

  她的脸上还是那种介乎二货和吃货之间的迷之微笑,我逼着自己平复心情道:“我妈煮了粥,我还给你带了包子。”

  “快来点尝尝,我闻到味儿了,阿姨手艺越来越好了。”她挣扎着想支起身子,可惜力不从心。

  我摇起床,倒出粥,她要伸手去接,却被我拦下了,“哥哥喂你。”

  我一口一口的喂着昆仑,她每下咽一口,眉头都会轻轻皱起,但是瞬间又换上了招牌迷之微笑。

  还没有吃两勺,她便呕了起来。我赶忙喊来护士,清理了之后,交代我喂慢点,癌细胞扩散,昆仑的喉咙现在已经只有笔芯那么细了,太快会吐,而且她也疼。

  回到病房,又喂了两口,昆仑示意不吃了。我看了看包子,估计现在她也吃不起来了。

  昆仑笑着问我:“秦岭哥哥,这些年你好么?你那里有什么好吃好玩的?这次回来有没有给我带礼物?”

  我和她说了很多西部的风土人情,美景美食。说到兴起,竟然没有注意到昆仑顺着脸颊淌下的两行清泪。我忙伸手为她擦,可是越擦泪水越多。

  昆仑道:“你为了躲我,才跑那么远的吧。这么多年,你一个人在外面,肯定吃了很多苦。好在你现在顺利,我也安心了。我知道,从小到大你从来只把我当兄弟,没有喜欢上我的意思。你生日那天,是亲了我,不过亲的时候你叫的严素雅的名字。我蒙我自己,以为装糊涂就能真糊涂过去,或许你就真的会喜欢我了,只是你也没有给我装糊涂的机会。想想那时候,都是小孩心境,好笑吧。我从小就很喜欢去你家,你家里有妈妈,小时候我总会把秦阿姨想成是我妈妈,处处和你挣,长大了,我除了想秦阿姨做我妈妈,我还想做你媳妇,所以到处粘着你。你不爱我,再粘都没有用。我努力让自己放下,但是还没有参透,就发现自己要game over了。”

  “别说了昆仑,你没事,你会好起来的。”我不忍再让她说下去。

  她摇了摇头道:“让我说吧,不然没有机会了。秦岭哥哥,谢谢你陪着我长大,我要走了。看在这么多年哥们儿份上,秦岭哥哥你能答应我,帮我照顾我爸爸么?也不需要太麻烦,过年过节帮我问候他老人家一下就好。我怕他一个人太寂寞了。还有帮我谢谢秦叔叔秦阿姨,或许下辈子我能做他们的女儿。还有你,把我的那份儿也好好的活下去,吃遍天下各种美食,看遍天下各处美景。你要和心爱的人生很多儿女,记得给他们说你偷石榴挨揍的事情。你要过的双倍幸福,双倍快乐。秦岭哥哥,下辈子,我要做一个安安静静,不贪吃,不贪玩的姑娘,我留长头发,我穿裙子,我不再风风火火蹦蹦跳跳。下辈子我们再遇见好不好?下辈子,你怎么的都要爱我一次,好不好?”昆仑的眼泪湿透了她的整张小脸。

  我怕她再说下去,我真的会因为舍不得爱上她。我一遍一遍的亲吻着她的嘴唇,一遍一遍的答应她,下辈子,我一定好好爱你。护士进来送药,看见我们这样又退了出去。过了一会才再进来,我们也平复了很多。可能因为药物的原因,昆仑没过一会就睡去了。

  过年的这几天,除了走亲戚我都来看昆仑,仟仟有时候也来,昆仑的精神时好时坏,醒着的时候还不忘插科打诨逗我们开心。假期结束,我和仟仟回去西部,开始着手准备我们的婚礼。

  我们的婚礼在石榴花开的时候举行了,王叔没来,说家里有丧,来了不合适,他祝我和仟仟永结同心,送了份礼物给我们。我打开,是一张昆仑的照片,好像是在西藏拍的,背景是绵绵的大雪山,昆仑穿的像包子一样,猪肝红的脸上挂着她的招牌微笑。照片背后四个小字:再见昆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