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平凡的人生轨迹

平凡的人生轨迹

夜星海呀

  • 短篇

    类型
  • 2018-09-03上架
  • 2505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出生

平凡的人生轨迹 夜星海呀 2157 2018-09-03 03:27:16

  二十多年前的冬天,在一个小村庄里出生了个孩子。孩子的父母在本地小有名气。父亲温文尔雅,母亲踏实能干,村里的人对这俩口子夸赞不已。而这个家庭在四里八乡最出名的是这家的奶奶,奶奶一生有五个孩子。三个儿子,俩个女儿。除了大姑娘,其他的孩子都是大学生。在当时的那个饭都吃不上的年代,家里硬生生的出了四位大学生。不可说是不厉害,奶奶陈美生于四十年代末,十四岁就嫁给了爷爷吴长有。一生也算得上顺风顺水,唯一不顺心的便是精心照顾长大二姑娘和小儿子的婚事。奶奶陈美是个霸道的性格,从来说一不二。偏偏她最喜爱的俩个孩子忤逆了她。二姑娘吴翠英嫁给了邻县的张俊,很少回来。小儿子娶了邻村的姜来,陈美对这个儿媳妇很是不满,家里不富裕不说,还是无父无母的。哪里配得上自己的宝贝儿子。陈美因此每次对姜来说话刻薄至极,对于姜来生了个女孩极不满意。

  “孩子爸,我想看看咱姑娘”初为人母的姜来迫切的想看看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宝贝疙瘩。吴福祥说着笨拙的抱起女儿,轻轻放在妻子的身边。姜来看看了孩子说:“他爸,孩子真黑,怕是不好找婆家啦,”

  “百丑黑袭人,咱们姑娘长大了一定是大美人”吴福祥骄傲的对妻子姜来说。

  “是是是”姜来高兴地说,丈夫并未应为自己生了女儿不开心,反而很是喜爱,这让姜来骄傲敏感的心有了一丝安定。

  吴福祥自然是知道妻子担心,他从来不在意孩子的性别。女儿是爸爸上辈子的情人,大抵是如此。比起调皮捣蛋的男孩,他更偏爱乖巧的小棉袄。只因他脸皮极薄不善表达,因此也从未和妻子说起过。姜来也无从所知。

  吴福祥怕妻子乱想便岔开话题,“你怀孕的时候我就想好孩子的名字了,你猜猜。”姜来白了一眼丈夫说:“我哪里知道”

  吴福祥嘿嘿的笑着说:“你刚怀孕的时候我就想,不管男孩儿,女孩儿都叫吴争”。

  “吴争”?姜来问到。

  “嗯,是不是很好听”吴富祥挑眉问到。

  “不太像女娃娃的名字”姜来说。

  “我希望她能一生无争安乐的度过”吴富祥说。

  姜来默认的点点头,“就叫吴争吧,一辈子能快乐的生活,小名儿就叫乐乐吧!”

  “行,就叫乐乐。对了我和你说,明天她大姨和她舅要来看娃娃,村头的二赖子给捎口信了”吴富祥说。

  “他们要来?”姜来嘟着嘴问。

  “瞧你小心眼儿的样儿”吴富祥抿着笑数落着姜来。

  “哪还不是为了你”姜来娇嗔的说。

  姜来是家里最小的女儿,上面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哥哥叫姜维,大姜来五岁,姐姐姜果,大姜来三岁。当时姜来说要嫁给吴富祥,姜果和姜维说什么也不同意,姜来是个脾气倔的,铁了心嫁给说要嫁给吴富祥。哥哥姜维是个暴脾气,哪能同意自己的妹妹嫁给一个病秧子,俩人在争吵过程中闹掰了。姐姐姜果应为说了姜来几句,姜来正在气头上,便对姐姐姜果发了脾气。说话也没了分寸,句句如刀让姜果很是伤心。也没在管姜来的婚事,直到姜来怀孕俩家才有了些走动。

  姜果本打算在姜来生产之日去看望,但,是小儿子哭闹的太过厉害,只能等丈夫李柱从生产队回来把姑娘李霞送到爷爷家去。小儿子李峰今年刚满一岁,正是离不开父母的时候。只好带着孩子一起去看望姜来。

  第二天一早,姜果就收拾好行李来到姜来家。吴富祥早早的准备好了饭菜,就去接大姨子和姐夫。在村口的公路上远远的看到有人骑着大洋车,梁上驮着个女人,怀里抱着个孩子。北方的冬天很冷,吴富祥冻得发抖,不停的哈气来暖和冻僵的双手。哈出来的气,飘在眼镜儿上,冻成了霜花。

  “姐,姐夫快进屋。姜来都等老半天儿了”

  “富祥别忙乎了,我和你姐夫在家里吃过饭了”

  “姐,你就别酸镇了。(客气的意思)富祥听说你们要来好几天前和公公学的烧猪肉,你们尝尝。”刚生完孩子的姜来热络的招呼起来。

  “你快躺下,刚生完孩子不能下地,老了都是病”姜果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婴儿的哭声。这时李峰坐在小吴争的旁边,掐着吴争的胳膊。姜果一把拉来李峰,孩子大抵是敏感的,直到妈妈生气了,吓得哇哇大哭。小吴争听到哭声像是不服气一般,加大了声音。

  “你掐人你还有理了,哭的到是挺委屈”姜果对儿子凶道。

  “姐,别说孩子了,那么小能懂啥”姜来忙说到。

  “我看呀!是小峰喜欢妹妹呢,想过去看看,再说了小孩子哪懂什么手轻重”正在喝酒的李柱说道

  “小峰这么喜欢妹妹,等长大了和妹妹一起玩,小峰这么懂事一定是个好哥哥的”吴富祥说。

  姐姐姜果在姜来家住了一个月,姐妹俩应为孩子,关系慢慢的改善了很多。

  倒是哥哥姜维和吴富祥喝了一顿酒,俩人好的和一人似的。让姜来好生奇怪。

  转眼吴争今年四岁了,吴富祥要给吴争上户口,大早就起来了,带着小吴争去了民政局。一路上小吴争好奇的左右转头不停的问:“爸爸,这是什么花”“爸爸,你认识那个人吗?她是谁呀”父女俩一问一答的在路上浪费了不少时间。

  姜来在家里收拾干净了,就等这父女俩回来吃饭了,左等不回来,右等也不回来。“这父女俩去哪儿撒野了,一到吃饭就没影儿了”姜来念叨着。

  说曹操曹操就到,吴富祥气哼哼的回来了,姜来好奇的问:“你这是咋了?从来没见你生过气,这是咋了?”

  “还不是民政局上户口的赵建军,给咱姑娘名字上错了”吴富祥说。

  “我看看”姜来从吴富祥手里拿走了户口本,上面写着‘吴镇’。

  “咱姑娘不是这个字哇,他给写错了?”姜来问。

  “这一听就是男娃娃的名字,我当时就叫姓赵的改,他说是上了户口本上了不能改,就和他吵吵了几句。”

  “我看他就是故意为难咋的,上回他来咋家非要赊一条烟,我没赊给他。”姜来说道。

  “对了,赵建军他爹来了说是明天让你去帮忙,你不许去。”

  吴富祥坐在沙发上闷声不吭,喝着砖茶。姜来以为丈夫听进去了,便没有在絮叨,准备饭桌去了。

  在那个年代,晚上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每家每户七八点钟都睡觉了。

  第二天,一大早吴富祥就去赵建军他爹家帮忙去了。害怕妻子生气,干完活没有停留回到家,妻子果然生气了。

  “我答应人家了,不去不好”吴富祥解释道。

  “就你一个人是好人!?人刚给你使绊子,你就巴巴的去给人帮忙,家里没活儿干?看看户口写的,好好的姑娘家,硬生生变成男人名字了。”

  “砰”的一声,姜来气愤的带上里屋的门,把丈夫就在了外屋。

  后来吴镇,听大姨姜果说。这是父母第一次红脸。吴镇分析过很多次,要父亲没有性格那么软懦,母亲没有那么刚强,也许他们就不会离婚,自己也会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不用经历后来的人情冷暖。可是没有那么多的如果和也许。

夜星海呀

如果你在生活中有被陌生人感动的事情,请在评论里面评论。你发表的评论,我会把它写在书里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