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烟云曲

第十四章 你从不相信我

烟云曲 青竹鼎熙 1840 2018-10-20 23:50:25

  我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所以除了和惊绝在一起之外,没有和外人有所接触,外界的世界也不关我的事。

  我们住的那个地方和我之前在穆府的菁华榭一样,有秋千,还有躺椅,只是少了我的表哥和表妹们,所以我越发懒了,每天都在树下的躺椅睡觉。

  惊绝总是把所以的事情处理完后,来打扰我,直到我醒来为止,所以当我睡着时,有人再惊扰我,我就习惯说:

  “巫马惊绝,别闹了!”

  这不,有一回逸哥哥和妹妹她们来看我,就听到了我的话,逸哥哥还笑话我说:

  “哟,看来璃儿过得不错嘛,看首领把你惯的”

  妹妹们也应和道:

  “是啊,是啊,别的话多了些呢!”

  我瞬间不知如何说明了,还别扭了一会才适应!

  一般情况下,在惊绝把我闹醒之后,便在秋千上推我,或者陪我散步和说些外界有趣的事情。我开心的时候,会给他弹一首曲子。

  随着曲子进到他的内心,发现里面全部都是我,和对我说的话。有时候他会突然抱紧我,很紧很紧,我总是问:

  “怎么了?”

  他要一直很久才回我说:

  “没事,只要你在我身边就一切都好”

  因为此时我没有进到他的内心,所以我疑惑,这话我该信吗?是不是他对每个女子都会这样说,毕竟他变了这么多,保不准心也分成好多块了呢!

  我无奈的说:

  “我不在这里又能跑到哪里呢?”

  不知为何,我的身体和别人不一样,夏天的时候,我很烫,整个人就像一团火一样,夭夭她们没事的时候都很少靠近我,只有惊绝,依旧喜欢缠着我,还为我寻找各种罗纱制作衣服。

  他说:

  “璃儿,穿上这些衣服,你会凉快一点,还有那池塘里的水是从神山上引下来的雪水,比之前更凉快了,你可以在边上躺着,但要切记,不许乱走动”

  我知道这些都是为我而做的,没想到这个小子竟然这么体贴,我如若不接受,那岂不让他白费功夫了,我回答道:

  “好,我知道了,谢谢!”

  他又突然抱紧我说:

  “璃儿,不要跟我说谢谢,你是我的夫人,是我今生最爱的人,为你做任何事情都是应该的,所以以后再也不准说了”

  我愣了一下,然后只回答道:

  “好,以后不说了”

  这天,我在池塘边正歪着,听到一个脚步向我走来,以为是惊绝,所以没有任何反应,可是我身边的几个人忽然说:

  “冰夫人好!”

  我在脑海里搜索,“冰夫人”是谁,能进入首领府,还被称为夫人的不就是狄冰吗?

  还没给她任何反应,她就向我打招呼道:

  “见过夫人,冒昧前来请夫人见谅!”

  我慢悠悠地起来,夭夭帮我整理了装束,一切完毕后,我才回她:

  “嫂子不必如此称呼我,论辈分,我只是你的弟妹而已,不如还是唤我弟妹吧!”

  她愉悦的说道:

  “哟,你看,是嫂子不好,把我们两个人叫得生分了,那我便唤弟妹了”

  我对她没有別的表情,只简单的回答道:

  “本该如此”

  她说要跟我些私密话,然后我把身边的人都撤走了,我没想到的是,她跟我说这些:

  “穆璃儿,为何你还是不放过我的夫君,他都跟我成亲了,可夜夜梦里都是叫着你的名字,我却只是成了替身。

  你知道我的痛苦吗?哦对了,你还不知道为什么巫马惊绝突然成为首领吧!

  他首先设计陷害我的夫君,让他失去了权力,然后再动用他的兵力,包围整个首领府,接着老首领被他囚禁了,他成了新的首领。

  你知道为什么整个部落里的人都不敢坑一声吗?那是因为他杀鸡儆猴,让全部落里都人都不能乱嚼舌根,否则那个人就是他们的下场。

  那么可怕人啊,而你呢?魅惑天下,死抓着别人的丈夫不放,还搜罗了部落里好多男人的心,你们两个可真是一对啊,个个都不是好东西”

  知道这个消息我很震惊,惊绝到底经历了什么才会变成这样的,对于狄冰的话倒是没什么感觉,因为这和我之前听到的那些历史一样,统治者都是有本事者居,不论手段的。

  我很淡定的回答道:

  “是你自己没办法抓住你夫君的心的,能怪得了别人吗?还有,魅力这种东西不是人人都能有的,你没有就不要怪别人有。

  至于首领是怎么得到首领这个位置的,我一点都不关心,你夫君被算计那只能算你没本事,才会被陷害的。

  做女人啊,要懂得收敛心性,不要动不动就像市井泼妇一般,刚才这番话如果被别人听到的话,天神都救不了你”

  她瞬间急,摇着我的身子说:

  “你这个贱人,说谁泼妇呢啊,你说谁泼妇呢”

  不知何时,我们已经移到别的地方去了,突然,我就被推倒在地上,然后听到一声扑通的声音还有:

  “冰儿!”

  再一个扑通的声音,这时外面的侍女也来了,把我扶起来后,都安慰我,我表示没有事。

  “穆璃儿,算我巫马枫钰看错你了,没想到你是如此蛇蝎心肠的女人!”

  “夫君,我只是和她说话而已,根本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呜呜呜~”

  “冰儿,我们走!”

  我呢?一直站在那里,都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听了这些话后:

  “算了,我什么都不是,我在乎这些干嘛”

  对夭夭说:

  “夭夭,我累了,我们回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