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时光许你轻复言

第六章

时光许你轻复言 宁择欢 2023 2018-08-20 22:17:10

  经过这么一出,我以为自己多半是要凉了。没想到当天夜里,李慕白就给我打了电话,跟我约明天家教的时间。

  我问她是我的才华太吸引你了吗?

  她说不是,她只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让李慕阳这么难过。末了,还加了一个大声的“哈哈哈”。

  我开始奉承以后的金主,说您们俩真是兄妹情深。

  第二天李夫人也在,说是正式见见。

  李慕阳的妈妈很年轻,看起来也就比李慕阳大个七八岁的样子。她在门口迎接我,说:“小老师长得真漂亮。”她笑容可掬,一边让我进来,一边上下打量我的穿着。

  从她后来对我的态度看来,她应该是猜到了我的贫穷。

  “小宁期末考试考得怎么样啊?”

  她一直直直的看着我,弄得我有点慌张。我说:“还好,年级第六。”

  “哦。”她拉长了尾音,说:“可是慕阳都是年级第一了,我们为什么……”

  李慕白看着她之后整李慕阳的乐趣就要被自己的妈妈掐死在摇篮里了,立刻跳了出来说:“妈妈,我就要这个姐姐,别的我都不要。”

  李夫人还想不同意,李慕白直接站在她面前,双眼包含泪花。

  “好吧好吧,你喜欢当然最好。”她有些宠溺的摸着李慕白的头发,说。

  男人发小脾气,是比女人更让人糟心的。这句话,简直就是永恒的真理。

  李慕阳自从上次撞破了我和李慕白的交谈后,即使我们在同一个房子里,大多数时候也是懒得理我的。

  李慕白说她在打电话之前就被李慕阳威胁了,说要是敢欺负我,他就把百变小樱的卡片全都扔了。-李慕白跟我说这事的时候语气之沉痛,仿佛李慕阳要抢走的不是百变小樱的魔术卡,而是她的家。

  经过了第一次以后,每一次我来李家补习都很顺。其实李慕白很聪明,也不是太不讲道理。只要我小心翼翼的哄着她,偶尔夸夸她,教学工作是能够很顺利的进行的。

  我想李慕阳应该是不怎么夸人,所以他们兄妹之间的关系才如此恶劣。

  让我没想到的是有一天,李慕白突然问我要怎么才能让她的哥哥不要那么讨厌她?

  本着不能让孩子知道太多的原则,我安慰她说:“不会的,哥哥怎么可能讨厌妹妹呢?”又觉得良心不安,加了一句“他最多不喜欢你。”

  李慕白不是那么好蒙骗的。她说:“从小就是,不管我怎么去讨他欢心,他理都不理我。后来我就干脆找他麻烦,他反而更加关注我了。”

  好的,真是令人窒息的兄妹情啊。

  “姐姐,你帮我去问问。”李慕白看着我,眨巴眨巴她的大眼睛。

  卖萌真是犯罪呢,我看着她这个样子,那句“其实我和你哥还在冷战”这事就说不出口。

  “姐姐,你可一定要帮我啊。”

  下一秒我就看到自己拍着胸脯向李慕白保证,说:“相信我!”

  李慕阳的房间在二楼的最里端,每次我和李慕阳在过道上相遇,我都深情款款的目送他回到房间。然后在心里对自己说“下次一定要记得道歉。”

  没想到这次真的要实践了,我轻轻的敲李慕阳的房门。当时他正敲着键盘,在网瘾世界里遨游。一看到我过来了,立刻把电脑放下。

  但还是不带一丝情感的语气“你来干嘛?”

  “我来探望李公子啊,这不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吗?”一看到李慕阳已经开始不耐烦了,我直接切入主题,问他:“小白想我过来问你,你为什么讨厌她?”

  李慕阳有些诧异“我讨厌她吗?”

  “肉眼可见。”

  “那这就是很长的一个故事了。”李慕阳说。

  李慕阳给我讲了一个故事,李慕阳的父亲原本是一个普通的司机,李慕阳的母亲也只是一名有事业编制的小会计而已。在李慕阳出生以后,他的父亲突然勾搭上了他现在的继母。六岁以前,李慕阳都跟着母亲过一些清贫而又开心的日子。六岁之后,也许就是因为李慕白的出现,让李父不得不把他接到他们的家族,因为姓李的不能毁在他这一代。

  后来就是很常见的一些剧情了,李慕阳在这种环境下长大。自然不能对自己的妹妹产生好感。他说她刚来这个家的时候,看着李慕白像个公主一样出现在他的眼前,他就知道母亲等那个男人的那些年,都白费了。

  李慕白出生之前,李慕阳的父母还没有正式离婚。但在她出生之后,父亲立刻打起了他的主意,不仅迅速离了婚,还拿到了自己的抚养权。

  人都是偏心的,李慕阳的妈妈对自己很好,即使现在的家给自己的条件再好。他也喜欢不起来。

  “反正这些钱都是李慕白的外公的,我好不好都和他们没关系。”

  “打游戏就打游戏,篮球场就篮球场。”

  “如果不是我妈每个月都会问我成绩,真想连学也不上了。”

  我被这样负能量的言论弄得说不出话来,也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资格去点评这件事情。

  “择欢。”他淡然的笑了笑,说:“我这样,是不是不太成熟?”

  “是不太成熟。”我说:“但如果我是你,也不会喜欢李慕白的,她活得太开心了。”

  李慕阳低下头来,沉默了半晌。我以为我们的对话就要结束了,就要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李慕阳在我就快要走的时候轻轻浅浅的对我说了一句话“谢谢”。

  我说:“咱俩谁跟谁啊?都是兄弟。”

  好的,事实证明,人作死的时候是真的会死的。

  下一秒我看着李慕阳的脸色变得铁青铁青的,立刻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我后来没告诉李慕白,这件事情对她来说还太残忍。但却用一些其它的借口搪塞过去了,例如你哥哥喜欢学习好的女孩。

  从此李慕白被我坑害得的玩命读书。

  她说:“我才不是想那个混蛋认可’我呢,我就是热爱学习。”

  我说:“好好好,全世界你最热爱学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