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时光许你轻复言

第三章

时光许你轻复言 宁择欢 2131 2018-08-20 22:14:27

  由于任务的艰巨,让我自觉地把它拖到了最后。这几天在我踌躇着该怎么跟李慕阳开口的间隙,让我摸清了一个规律。一三五网吧,二四六篮球场。李慕阳同学拿着年级前三的成绩,做着年级后三的事情。

  摸清这个规律后,我不自觉的打开了学年大榜,然后把它撕掉了。

  我蹲守的地方,是李慕阳新换的网吧。篮球场太过引人注目,最近我上头条的频率比较高,应该试着掩盖自己的锋芒。

  李慕阳看到我说:“好巧。”

  我说:“不巧,我在等你。”

  我大概跟他介绍了一下情况,他也十分认真且有耐心的听我讲完。

  然后斩钉截铁的说:“我不去。”

  “为什么?”我开始慌了。

  “不想去。”

  我看李慕阳敲键盘的速度仿佛是要飞,意识到我再打扰他,我们还没有建立起来的友情就岌岌可危了。

  只能作罢,第二天垂头丧气跟许文文说李慕阳去不了了。

  许文文倒也佛性,说:“本来也没抱什么希望,但你一定要来啊。”偏过头看到江哲哈巴狗一样的眼神,说:“带着人来也行。”

  我好怕江哲真的像只哈巴狗一样扑上去,对着许文文舔啊……

  周六上午,江哲拉着我逛了一上午的商场。想凭借我最后一点属于女性的基因,挑选出一件许文文喜欢的礼物。

  我告诉他说:“你别挑了,我只喜欢钱。”

  江哲的耳朵上仿佛装了屏蔽器,特兴奋的指着一个银色的手镯说:“你说许文文会不会喜欢这个?”

  我说:“你去死吧。”

  我像只孤魂野鬼一样游荡在商场,陡然间看到了一个绿色的龙猫玩偶。我回头一看,江哲还像赶集一样在周围扫货,就放心的开始摆弄那只龙猫。

  结账的时候江哲拿了一串手链和那只被我骚扰的玩偶。我心中有些吃味,但还是收拾心情对江哲说:“眼光不错。”

  “那是。”

  把我送到家,江哲突然把那只龙猫塞给我。

  我有些诧异,说:“你干嘛?”

  “这不是最近要到你生日了吗?正愁不知道买什么给你,你今天逛个商场跟我要你命一样。还好最后你选到了。”

  听到这番话,我突然再次get到小天使丢失已久的善良。

  “谢谢。”我说。

  许文文的生日,定在她家。我和江哲等在校门口,原本以为是一人一块钱走上坐公交的环保生活。没想到,许文文直接弄了辆轿车。我和江哲正唠嗑,突然一辆宝马停在我们的面前,摇下它神秘的窗户。

  “上车。”许文文说。

  许文文的家是那种两层的复式公寓楼。本来我觉得许文文的生日,怎么着一楼也该占满了人,没想到我和江哲转了一圈,又等了一会,用眼神和对方交流,确认真的只有我们两个。

  “我没什么朋友。”

  ……大小姐,您这是根本没朋友好吗?

  “之前有过一个,后来她就在体育课的时候说我装腔作势,大小姐脾气很重,不巧我听到了。”许文文说这些话的时候有一些孤独。

  “我之前就注意了你们,一直很羡慕你们的友情。”

  “宁择欢,我们做朋友吧。”许文文朝我伸出了友谊之手。

  结果那天李慕阳真的没有来,小说里男主忽从天降什么的,都是骗人的。

  许文文的家人也没有来,但她及时收到了从远方送来的礼物。是一个精致的布娃娃,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许文文拆开那个娃娃,随手放到一边。说:“我要是和她一样,没血没肉就好了。”然后她笑了,是高兴的语气。“这还是第一次有人陪我吹蜡烛。”

  她笑得很好看,眉眼都弯了起来。但不知为何,我莫名有些心疼。

  最近,我和李慕阳建立了长久的合作关系。

  每个星期二星期四,我都会抬箱水在操场旁边卖。我免费给李慕阳一瓶水,他给我做活字招牌。这笔收入让最近不再跑腿的我,过上了富裕的生活。

  久而久之,我和李慕阳开始熟络。他会帮我抬水,候场的时候还会跟我坐在一起吆喝。简直是已经放弃自己的校草身份了。

  帮我做了这么多,还分文不取。每次我离开前,他问我今天赚了多少钱,他都开心的像是我把钱塞进了他的口袋一样。

  李慕阳对我是不一样的,江哲不止跟我提过一次。

  他说你努力一下,要是真成了,就有机会成为全民公敌了。

  我真想一拳送他去见许文文。

  但我心中明白,李慕阳对我的不一样也许就是单纯的觉得我很好玩,觉得“我不喜欢他”这件事情特别的珍贵。我的特殊,只要我一开始喜欢他,就会消失不见。

  李慕阳是一个闪闪发光到,我根本想不到他还会喜欢上别人的人。这样的人,和我终究就是人生路上遇到的留给彼此的一道有点不一样的风景。

  有一次李慕阳问我“宁择欢,你为什么这么喜欢钱?”

  我呵呵一笑,说:“因为只有穷人,才会喜欢钱。”

  在我乐此不疲的赚钱的时候,后方却出了问题。第三次月考,物理经过了一次大滑坡,从八十直接跌到六十。在物理老师把我抓进办公室,跟我谈人生谈理想之后,我被迫的拿起了物理课本。

  没想到李慕阳会因为失去了一个吆喝的机会,直接来班上找我。

  柯蓝刚从洗手间回来,看到李慕阳,鼓起勇气问他“你找谁?”

  然后我就看到她脸色很难看的走向了我。

  “怎么最近不去篮球场了?”

  那时我的手里还拽着一本物理课本,学习的痛苦使我的眼眶饱含泪水。我说:“要死了,物理老师说我下次没考八十,他就让学校取缔我的小摊位了。”

  “这年头赚个钱怎么这么难,老师怎么能这么狠心?”我带着哭腔大声嚎叫。

  李慕阳看着我的颓废样,可开心。他说:“不就是物理吗?我教你。”

  一想到物理老师经常用李慕阳次次物理考试都和总分相差无几这件事情来激励我们,我握着他的手说:“这怎么好意思,就交给你了,什么时候?”

  “就今天吧,操场等我,给我带瓶可乐。”李慕阳冲我眨了眨眼睛,一副我不收钱就不错了,一瓶可乐还便宜你了的大佬气势。

  我仿佛卖身为奴,死气沉沉的回答他“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