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时光许你轻复言

时光许你轻复言

宁择欢

  • 浪漫青春

    类型
  • 2018-08-21上架
  • 11944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初遇

时光许你轻复言 宁择欢 2243 2018-08-20 22:12:23

  我妈说,我天生是邪命。一出生没几天,我爸在街上好端端的走着走着,就被一个醉驾的司机盯上,成了那名司机有幸体验无期徒刑的一个牺牲品。

  那时候家里穷,外公想要一笔钱息事宁人。无奈那司机是个硬茬,说钱是不可能有钱的。

  那个司机姓李,家里没钱也没势。唯一一点,娶了个好老婆,听说关进去了个把月,就被他老婆的娘家人给捞出来了。母亲抱着一个月的我上门去闹,被李家人给扔了出来。

  那个刻薄的女人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说了一句“臭要饭的”,顺手也把我丢了出来。

  后来我的后颈一直有一条疤痕,想来就是那时候被摔残了。

  那时候李慕阳一岁,距离我们遇到,还有十一年。

  我从小就很喜欢钱,抓周的时候,母亲一直把我往笔那里带,期望知识改变我们贫穷的命运。我一下就扑向了钱,听母亲说那势头,拉都拉不住。

  与李慕阳的相遇,也是因为钱。

  那时候的李慕阳堪称一朵高岭之花,在初一初二这种男生普遍还停留在一米四一米五的日子,他一个人急匆匆的就窜到了一米六。长得也很漂亮,五官分明,留着小寸头,一年四季的白衬衫。在那非主流当道的日子,简直就是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小白莲。

  那时候有很多女生明里暗里的追他,其中就包括我们这家里最富的小姐许文文。这小妞自命不凡,觉得李慕阳距别的女生千里之外是在等待她的到来,然后就被李慕阳的拒绝了,连拒绝她的措辞都和别人一模一样。

  大小姐气极了,甩给我五十块钱,让我去整李慕阳。

  当时我就拒绝了。说五十块钱就想收买我?不可能的,钱多才做。

  然后这一单,我就收了一百。

  在当时,我和李慕阳的名气几乎是比肩的。只是他靠美貌,我靠超乎常人的业务能力,小到课间早餐,大到考试作弊只要给的钱合乎情理,我就敢在违法的边缘试探。

  但是“整人”这个词,比较的宽泛。我一边打听着李慕阳的信息一边伺机而动,终于让我等到了一个机会。

  李慕阳在初二被人带上打游戏的不归路,从此网吧是他家。但确实又长了张禁欲系的脸,让人根本想不到这样一个人会在网吧里飞一般的敲着键盘,动辄骂娘。

  我想,是时候让全年级最让人闻风丧胆的“邱嬷嬷”知道李慕阳成绩下降的真实原因了。

  那一天,我把邱嬷嬷引到网吧,就功成身退。果然,第二天我就看到李慕阳和其他几个男生拎着书包带死气沉沉的站在门口。

  做了亏心事的我,立刻加快了自己走路的速度。没想到邱嬷嬷半路把我截下来,她说:“小宁同学,真是谢谢你,你救了这几个孩子的未来。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李慕阳的心思完全都不在学习上,现在都初二了……”

  她越说越激动,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临到要走的时候,我小心翼翼的回头瞥了一眼,那站成一排的男生。

  拜我所赐,现在他们的眼里充满生机。是只要老师一离开我的身边,就可以把我撕碎的那种生机。

  然后,我就莫名其妙的得罪了一整个年级。

  李慕阳不仅在女生里面很有人气,在男生里面的热度也是数一数二的。我整了他这一下,就仿佛是动了全年级男生女生的全家。

  我接过大小姐的一百块的时候,已经是声泪俱下。她看我付出的代价是如此惨痛,又额外给我加了个二十。

  与之相反的,是我的生意越来越多。但总带着一些刻意刁难的成分,像什么让我从离操场最远的小卖部买瓶可乐,让我抬一箱巨重的书,一会说放在教学楼,一会说放在六楼的宿舍。

  我去找我青梅竹马的对门江哲商量,说:“我快要死掉了,你快想个法吧。”

  江哲看我因为钱被掏空就在眼前,说:“去跟慕阳道个歉吧,也不是什么大事。”

  江哲用一套游戏装备为代价,帮我把李慕阳约了出来。

  我本来都要接受正主道德的审判了,没想到在我一口气把我练了一晚上的忏悔词说完的时候。我们的高岭之花,还迷迷糊糊的,问了我一句“有这么回事吗?”

  敢情人家根本没记住我,全年级他的追随者只是在自发的整我。

  “这事算了吧,你跟浩然他们提一嘴,别整她了,一个女孩子。”江哲出来打圆场。

  李慕阳点点头,问我:“有人为了我在整你啊?”

  虽然不好意思,但我还是勇敢的点了头。

  “对不起啊。”他突然说:“你别放在心上。”四月的风轻轻的吹起了他的衣角。

  那一刻,我被高岭之花的人格魅力闪瞎。转头我就把钱退给了许文文,说这个钱我不要了,拿着糟心。

  许文文不要我的钱,说:“你拿着吧,我不缺这点钱。”她走的时候就像一只骄傲的孔雀。

  第二天,我和李慕阳是朋友这件事,就传开了。

  我知道,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想整我,只会留下一半性别为女的人群想弄死我。

  但是男生多都没有小动作了,李慕阳的朋友,就是他们的朋友。课间的时候,一个之前让我去世界的另一端买可乐的男孩子,特地过来跟我道了个歉。然后说李慕阳下午和初三年级篮球赛,请我一定要来——卖水。

  我说好的好的,团购优惠哦。

  下午,我就和江哲一起搬了两箱水,坐在台阶上唠嗑。

  他问我:“许文文找你帮忙的时候有没有顺便留下一点QQ,电话,邮箱什么的?”

  我说:“做梦,自己要去,一大老爷们。”

  他哈哈大笑,说:“别了,人许文文还惦记着慕阳呐,我去当个炮灰算个什么事啊。”

  这时候李慕阳突然凑过来,问江哲:“聊我呢?”

  “那是,李公子是谁啊?标准配置的白马王子。”

  李慕阳懒得和他扯皮,到我这里拿了一瓶水,说:“怎么样?现在还有人找你麻烦吗?”

  我现在感觉半个操场的发春少女都在用眼睛企图杀死我,我强颜欢笑,套用“那是,李同学是谁?这瓶水就送您了,感谢您的大恩大德。”

  李慕阳怔了一会儿,然后淡淡的笑了一下。举了一下水瓶,说:“那谢谢了。”然后一蹦一跳的下了台阶。

  那一天的水,卖到脱销。

  等我把水卖完的时候,球赛已经快要结束了。李慕阳在离篮筐三米远投中了一个球。然后全场开始尖叫,李慕阳的队友围成一个圈,和李慕阳玩举高高。

  我低下头数钱,一副见过大世面的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