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不见长安花

4.

不见长安花 巳月. 1897 2018-08-20 23:00:00

  顾知非再来的时候,戏台子正在演出。

  票价低的让他失笑。里面乱哄哄的,什么样的人都有,台上的女人穿的性感,底下的男人猥琐的笑着并吹着挑逗的口号。他找了个偏僻的位置坐下,不一会儿便等到了她出场。

  起初他还没认出来。她穿了件火红的长裙,开叉开到大腿跟,又露着肩膀,在夜风里有些发抖。妆浓的看不清清秀的五官,只有那嗓音,仍如那天一般不加修饰。

  一曲歌毕,夏小狸下了台。母亲给接下来上场的舞女打点衣服,回头便训斥她,:“快换那件绒毛的的衣服,一会儿上场晚了打断你的腿。”

  夏小狸皱皱眉,转身却被人揽住肩膀。母亲的余光看的分明,回头便对顾知非怒目而视。

  他没理她,反倒脱下外套给夏小狸披上。打点好身前的女孩后,他掏出几张钞票递给妇人:“她下面那首歌不唱了。”

  夏小狸的母亲更加愤怒了:“你要带她去哪?”

  “妈,”夏小狸急忙解释道,“这位先生是个好人。”

  中年女人看多了世事,也能看出几分人心的险恶,顾知非生的儒雅,一双眼睛波澜不惊,让她不自觉放下心来。

  “您放心,”顾知非牵过夏小狸的手,对着她母亲微笑,“我没什么非分之想。”

  夏小狸第一次被他牵着上了车,心里一直像藏着小兔子,蹦蹦蹦直跳。顾知非给他系上安全带,古龙水的味道透过顾知非的衬衫惹得她一阵阵眩晕。

  “先生,您带我去哪?”

  他发动汽车,朝她微微一笑:“去唱歌”

  那是夏小狸第一次到那样金碧辉煌的地方。男人西装革履,觥筹交错,女人红妆长裙,谈笑风生。这是上流社会的声色犬马,夏小狸有些不适。后台有女人给了她一条纯黑的长裙,然后皱着眉看她的脸,她被看的张皇失措。

  “南姐,”顾知非扶住她的背,对那女人说“帮她化个好妆。”

  夏小狸用惯了劣质化妆品,第一次知道原来好东西涂在脸上是这般轻柔。顾知非在更衣室外等她,她扶着墙一边换鞋一边问:“我要唱什么?”

  “唱你唱的最好的。”

  那晚过得就像一场梦,台下的欢呼声一浪盖过一浪。顾知非站在台下一个比他稍年长些的男人身边,目光镇定的望着她。

  她唱到观众散尽,顾知非和身旁的男人还在台下,他弯下腰,轻轻和那个人说着什么。

  “我们的资源也有限,”秦老板说,“她的长相和声音都算不上甜美,这笔买卖风险太大。”

  “如今的甜姐何其多,”顾知非劝道,“人们反倒需要这样坚定的歌声。”

  秦老板不置可否。

  “秦老板,”顾知非说,“我二十一岁就和你做事,我帮你看得人,何曾错过?”

  这个夜晚真长。夏小狸出了夜总会的门,感觉还有些轻微的眩晕。顾知非给她开了车门,自己却没上去。

  “先生,”她怯怯的问,“你的老板,是不是不喜欢我?”

  顾知非吐了口烟,对着她笑起来:“没关系,我喜欢你就足够了。”

  好在夜色浓,他看不清她脸上的绯红。

  夏小狸的人生一夕之间就改变了。

  顾知非带她去买衣裳,那些往日只能站在橱窗外看的裙子如今摆在她的面前任她挑选,琳琅满目的首饰也晃花了她的眼。

  秦老板不看好她,这些行头都是顾知非自掏腰包。她不好意思,总是说:“够了,够了,顾先生。”

  “不够,还差得远呢。”顾知非叼着一支烟,望着她玲珑的身段,“你是天赐的宝贝。”

  他总说这样的话,频繁到让夏小狸有些惶恐。

  她这十六年从未被人珍惜过。母亲不爱她,继父把她当累赘,如今却被人这样捧在手心里爱护。她有时候怕这一切都只是一场梦,梦醒了,她就什么也没有了。

  机会来的猝不及防。有家电视台举办了新秀大赛,宣传做的大,评委都是业界的能人。顾知非为她报了名,早早的请朋友给她排练。比赛前的一晚,她累得跳不动舞步,连给她做造型的南姐都去劝夏小狸“歇歇吧,养精蓄锐。”

  夏小狸排练,顾知非也没歇着,做完公司的事就来看她,一双深邃的眼睛熬得通红。

  夏小狸可怜巴巴的望着她,直把他逗得笑出声。

  “去不去楼顶吹吹风?”他问道。

  一到夜晚,万盏灯火大放光明,一幢幢高楼大厦顿时披上了宝石镶嵌的衣衫,一条条街道也都变成了皓光闪耀的银河。他们并肩坐在一起,望着下面川流不息的车龙。顾知非带了两瓶酒,给她打开,发酵的香气让人迷醉。

  “我一年前,就在你们的戏台那,”顾知非点燃一支烟,“第一次主动抽了支烟,然后去给秦老板做事。”

  夏小狸突然想到,他还从来没和自己讲过他的过去。

  “那个时候,我妈刚去世,我就辍了学。”他把玩着手中的香烟,“他们说北京机会多,我就搭车北上,过得苦哈哈的。”

  “虽说现在混出了一些名堂,不过……不够啊。”

  顾知非站起身,张开双臂,像是要拥抱整个城市。

  “我要出人头地。”他说,眼神炽热,带着年少的意气,“我要全世界都知道我顾知非的名字。”

  夏小狸大笑起来,迎着顾知非投来的目光,调侃一般的说:“顾老板,带我发财啊。”

  顾知非也笑起来,朝她举起酒瓶:“好啊,一起。”

  新秀大赛让夏小狸一炮而红。

  一夜成名,她不是应该开心吗?可为什么他却分明看见了她眼里的泪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