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不见长安花

3.

不见长安花 巳月. 1257 2018-08-20 22:05:00

  顾知非再次来到戏台子,已是一年后的事了。

  他这一年过得黑白颠倒,休息的日子加起来不够一只手数的。秦老板没有亏待他,做影视的都知道秦老板手下有一个顾知非,眼睛一等一的毒。被他签下的影星和歌星全都大火,导演和编剧有没有才华他聊上几句便能看个通透。

  来戏台,是因为有人想卖掉这块地,而他得了秦老板的授意,和那人约了看地方的时间。谁知道怎么等都等不到来人。

  他做事喜欢清静,来的时候一个人也没带。

  戏台已不复先前的喧闹,色彩斑斓的设备静静的躺着,莫名带了一丝落寞。顾知非找了个偏僻的角落坐下,享受着难得的闲逸,谁知道吵闹声却越来越大。

  一个十六岁的小姑娘,满脸眼泪的扯着身旁成年男人的袖子:“不要杀阿满,不要杀它啊。”

  “啰嗦”那个人被吵的很不耐烦,狠狠地瞪她,“它是条老狗,早就没办法演杂耍了,我马戏团也不养吃白饭的”

  “我求求你了!”女孩哭的几乎喘不过气来,断断续续的说,“我的钱马上就攒够了,等我攒够了就来买它。你在养它些日子。”

  “你攒了多久了?”男人声色俱厉,“我之前看你哭的可怜才答应你,你却迟迟不给我钱。小姑娘,这戏台附近都是讨生活的,怕是你买过去也没钱供他吃喝吧?”

  她“哇”的一声坐在地上。男人手里牵了一条卷毛小狗,动作略显迟疑,看那女孩哭的伤心,就慢慢跑过去给她舔眼泪。

  人间百态,皆是艰辛。顾知非这一年也看惯了上流社会的矫揉做作,被那小姑娘的哭声惹的心里难受,他拿出钱来抽出几张钞票出来。

  “这位先生,”他拦在女孩的身前,“一条狗而已,何必这么为难她?我这些钱,够养它终老了吧?”

  男人和小姑娘均是一愣。男人把狗链松开,接过钱来数。那么大的面额,岂止是狗啊,便是个人也能好吃好喝过些日子了。

  女孩期期艾艾的站起来,超顾知非鞠躬,鞠到鼻子都快碰到膝盖。

  戏团老板嘟囔了一声,拿着狗链悻悻的走了

  顾知非礼貌的笑了笑,刚想回到方才坐的长椅上,手臂却被那女孩抓住。

  “先生,”她的神色还有些惊慌失措,“我想报答你。”

  “报答?”他摇摇头,“你现在报答不了我,你连一条狗都救不了。”

  “我知道。”她垂下眼,但很快又抬起来,“你跟我来吧,我报答一点就好。”

  日头偏了西,戏台的主人仍没来,顾知非望着那双澄澈的眼,竟鬼使神差的跟着他走了。

  戏台子还未开张,园门大开,舞台上空荡荡的。女孩把他领到第一排的位置,用袖子给他擦干净一把椅子,然后蹦跳着上了台,站定在话筒面前。

  女孩找到音准,轻轻张开口——

  “晚饭后纳凉星月下,萤火虫微风弯月牙,大人聊听不懂的话,鬼怪都躲在床底下,我们就一天天长大,记忆里有雨不停下……”

  没有配乐,也没有浓妆艳抹,那女孩站在台上,就仿佛站在聚光灯下。顾知非愣住了,他干了这么多年,还从未听过这样的声音。不是当今流行的甜腻到骨子里的歌声,虽然略显童稚,但声线低沉,骨子里带着跑遍江湖的沧桑。

  “我们就一天天长大,四季过老梧桐发芽,沙堆里有宝藏和塔,长板凳搭起一个家……”

  一曲终了,万籁俱寂。女孩朝着他笑:“先生,我唱的好不好?”“好,你叫什么?”

  她跳下舞台,仰着脸看他,“夏小狸,夏小狸的夏,夏小狸的小,夏小狸的狸。”

  她眯起眼睛开心的笑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