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不见长安花

2.

不见长安花 巳月. 751 2018-08-20 21:47:40

  十年前的夏天,顾知非第一次遇见她时,她还不叫夏木木。

  她叫夏小狸。

  夏小狸第一次见母亲那么美,是在母亲的婚礼上。这是母亲在父亲死后的第一次结婚,母亲一向节俭,却为了这次婚礼花大价钱为自己买了一件剪裁精良的婚纱。

  “你买这种东西做什么?”夏小狸那没有血缘关系的父亲格外不满的望着她的母亲,“穿一次就扔,花些冤枉钱。”

  可夏小狸却不觉得冤枉,就因着这件婚纱带来的惊喜,母亲第一次十多天没有打骂过她。

  母亲往日唱戏的妆容总是浓的把五官都盖的模糊,这次却为了搭这件婚纱给自己画了个淡妆,唇色浅淡,眉眼弯弯,笑起来抿着嘴,是说不出的娟秀。

  夏小狸看的都痴了。她暗暗起誓,有朝一日自己也要穿上这样洁白的长裙。

  当时的顾知非普通话说的不太好,总是带着家乡的口音,所以被老板安排着做些跑腿的杂事。夏小狸母亲改嫁的那天,顾知非帮着老板取了一份文件。文件原文是法语的,他随意一瞥就看出一个错误。他送过去的时候,老板正对着助理发怒。

  “秦老板,”他努力让自己的发音准确些,“文件这里有些毛病。”

  老板瞥他一眼,拿过来翻看。果然,顾知非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错误。秦老板叫助理退下去,抬头问顾知非,“你懂法语?”

  顾知非点点头:“英语,法语,都懂一些。”

  老板往椅背上一靠,被之前不争气的助理气的没什么精神:“去跟人事说一下,由你代替我之前的助理的职位吧。”

  顾知非一愣。

  秦老板烦躁的点了支烟,给顾知非也扔了一只,看他没什么反应,有些轻蔑的挑起眉:“不会?”

  那时的顾知非还不会吸烟,他手慢脚乱的把烟点着,强忍着喉咙里的不适回答道:“会”

  那晚的风很大,他坐在戏台不远处的山顶上,望着灯火通明的城市,颤抖着给自己点了支烟。

  山下的戏台子不知在唱什么,咿咿呀呀热闹的紧。灯火被烟雾模糊,他狠狠地咳嗽起来,咳得满脸眼泪。

  “妈,”他恍恍惚惚的说,“我会出人头地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