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花一生,建一舍

如此生活(1)

花一生,建一舍 碎语不语 2014 2018-08-22 18:48:38

  走下河堤,几个孩子在浅水的石阶处打水嬉闹。几位男性在稍远处的水中蹲着,闲聊间撇几眼孩子的动态。他们更多是下水活动身体的父亲或爷爷,绕不过孩子的请求便把他们一并带了来。

  这原是水路卸货的口子,修筑长约10米的阶梯平台,一点点延伸至水中。今日的风浪较大,不住地激打着石阶,翻滚起白玉似的水花。太阳被薄薄的云层遮挡了一些,而江面也不平静,风势将其吹得逆流,一阵阵喧嚣的浪直扑过来,以往的碧波此时也泛着深蓝绿色,像是与流入大海的命运作斗争,也像无谓的挣扎,水底下的暗涌依旧奔赴其命运。

  “今天水有些大,蛙泳比较好些,不大容易呛水。”我认真地说着,湛蓝的天空下淡色的群山,而眼前是这这滚滚长江,似乎依旧能看见千年前古人流放时“千里江陵一日还”的波澜壮阔。一旦这河流连接着过去与现在,仿佛自己也延续千年,望着这大好河山,依旧免不了一番感慨。长久的山河与短暂的人生,人生得意须尽欢呐。

  我走在前头带领他们下水。顾亦泽在最后。岸边的水相对平缓,换气时就转身看他们。男生的力量较大,天宇不一会便游到与我相同的位置,只是被水冲下有5米的距离。“往上游一点咯,这水急着呢。”我冲他喊道。

  “明白”他笑着抬起脑袋回应我,随后被巨大的波涛拍入水中,只有黑色泳帽的边角显露出来。“咳咳...咳”呛水的时候总是无能为力,似乎只有声音能把那气顺上来,也把心中的惊吓赶走。

  悦儿在我身后不紧不慢,看着他倒也不禁弯了嘴。“姐,你说他为什么比别人更像个孩子呢。傻孩子。”

  “因为不用遮掩什么。”我笑着,顾亦泽也尾随其后,他上下起伏着,黑框眼镜与不断噗呲吐水的嘴,竟莫名显得搞笑,大臂在水中规律地滑动着,想必游泳也不赖。我转身继续游泳,不再特意关心他们游泳。

  吸口气钻进水里,绿幽幽的,能看在细腻的不溶性粉尘在水里悬浮,旋转,但水的透明度还是挺好,我特意将脚放在视线下,依旧纹路清晰。偶尔会担心水质,但毕竟是生养我们的河流,经常有渔船清晨在此捕鱼,更甚有闲者专门买条船,悠然享受午后垂钓。小城江水虽算不上风景惊艳,但也秀丽静美。大部分时候皆风平浪静,要是下了雨,上流放水便使得河水有些污浊,是混杂着泥土的黄色,白色的泡泡浮在水面上,看起来有些黏糊。当泡泡多的时候,还会散发着难以名状的臭味。植物的茎叶顺流而下,也得躲避这些小东西,防止它们的缠绕。

  像今天这种日子,躲在水里是极其舒服的。太阳的余温还烘烤着大地,水却温热的恰到好处,没有打开冰箱门的那种冰凉,也没有被太阳晒得热乎乎。游到河中央时,水总是温柔地可爱,滑滑的浸润着每一处肌肤,而且在水的波动下,每一寸皮肤在不同时间被触动,仿若我也加入了水纹的扩散运动中。全然被动接受水给予的一切,就像接受生命的本质,水的力量源源不断朝我袭来。高远的天空虽因距离产生美。但难以产生触碰,太遥不可及,那流光溢彩的云也只能在我的想象中变幻莫测。

  有时我还在水中闻见那清爽口感的西瓜味,通过水流传递的西瓜味,真是不可思议。我大口呼吸着,突如其来的美好,也许是它提醒我去买个西瓜也未可知。

  今天倒是比水上乐园的激流勇进还要刺激,迎来每个浪便要埋头钻进水中,比在泳池中又灵活自由。我的耐力不够,来水上多是放松一天的心情,仰游浮在水面上看着天空。再然后就顺着太阳照在河面上的金色大道游回到对岸,赶在太阳下山前上岸。

  悦儿的声音从后头传来,似乎有些难过。“姐,姐,你停一下,我肚子不太舒服,我游回去吧。”

  “小悦悦,你怎么就放弃啦,别撇下我们呀。”天宇早已浮着,大摇大摆似地向上蹬跳着,他在阳光底下顺溜的发梢闪耀着金色,带着点挑衅的傲娇打破了这柔和的光线。

  我转身游到她身旁,“不舒服,可忍得?回去的话需要15分钟。”

  “嗯,突然难受了,想必也快来例假了。”她低声解释道,“但也有可能只是肚子空,这下运动又比较费力气。”她看着我,眉头痛苦得有些打皱。

  “那我和你一起回去吧,也玩得差不多了。”天宇和顾亦泽分别在我们两侧不远处休息着。

  “还好吗,小姑娘?”顾亦泽将眼镜移到发梢处,朝我们游近。

  “抱歉,要先回去了,悦儿有些不舒服,应该是一时的,没事。”我解释着,看着他湿漉地脸颊上的水珠滑下,果真这年纪的颜值也好得让人羡慕。

  “悦儿,你稍微抓着我,我拉你回去。”顾亦泽朝悦儿说着,随即又转向我,“我体力比你好,也比你游得快。”他竟然朝我眨眼一笑。

  “你抢台词倒是快,悦儿,如何?”我问。

  这下引得悦儿有些害羞,连忙说道“没事,没事,我还能游,只是会稍微吃力些。谢谢啊。”不等我们说话她便溜开了,天宇也急忙凑到悦儿身旁,看着两道曼妙的身影,我觉得人生真是好玩极了。我这28岁的“老阿姨”才无所畏惧呢,走过这村,可真没这店呀。

  “这丫头上午还欣赏你像画册里的人呢,激动地跑来和我说。”我笑眯眯地瞥一眼顾亦泽,向前游去。

  “你还不是一样,跑开了。”我隐隐听到一句话传来,有些莫名,逆风的浪朝我扑来,我也深深地呛了口水。喉头涨得难受,重重地咳了几声,又是一个浪扑来,我迅速钻进水里,什么也不想地从前游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