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沐遇奚阳暖如蜜

咬碎的木棍

沐遇奚阳暖如蜜 太后不厚 970 2018-08-24 18:11:30

  二楼卧室里,奚昱铖坐在吧台上到了杯酒,“说吧,追着我上来有事?”

  奚昱铖晃了晃手里的酒,随即南萧自西装口袋里掏出一个木棍,扔给了奚昱铖。

  “拿好,一会用的着。”奚昱铖看着吧台桌子上的木棍,皱了皱眉……疑惑着看着南萧。

  南萧笑了笑,这小木棍是他特意找靳是钱要的,能看五哥虚弱的一面也是非常不容易的嘛!

  南萧并未理奚昱铖的困惑,接着掏出银针,“别愣着了,五哥,把衣服脱了,不用回床上,靠在吧台上就行。”

  “何意?”奚昱铖并未有动作,冷冷的看着南萧道。

  “昨天沐西西应该给你抹了药,药入肌骨,必须配合银针将骨头里的症结散发出来,行过这次针过你的头疾应该也会得到压制。

  不过事先说好,疼……深入骨髓的疼……我也不知道具体多疼,五哥行针期间无论有啥感觉都不能动。”

  说着南萧变笑了笑,“呐,看见没,我可是费劲心机的给你准备小木棍,有没有觉得我很贴心啊!”

  奚昱铖没理南萧,直接脱了衣服,露出了层里分明的背。

  “啧啧——”

  “也不知道沐西西眼睛是不是高度近视,我看了都想忍不住……”

  “不办正事立刻滚出去。”

  “好勒好勒,五哥。”

  虽然南萧是个话唠,但是医术绝对是国际级别的医生教授比不上的,不一会银针就布满了奚昱铖的背部。

  针停留在奚昱铖的背上,“五哥,还需要过会才能取下来。”

  “嗯。”

  除了额间出了丝丝冷汗,男人的面色并无丝毫的变化,还像往常一样阴霾。

  南萧感觉到男人身上渐渐散发的冷气。

  果然是阎王,连点反映都不给。

  片刻,南萧把针收了起来,“五哥,现在感觉怎么样啊!?”

  “嗯。”

  南萧:“……”这算回答?

  看着奚昱铖越来越阴沉的脸,男人的气息越来越明显,脊背陡然升起一阵凉意。

  “那……那啥,接下来喝着药就行,头疾和失眠的问题我在慢慢想办法,再见啊,不用送。”

  男人并未看南萧,拾起身边的衣服,修长的手指一丝不苟地将衬衫扣子系到了领口第一颗。

  “靳是钱,可将西西送到了!?”靳是钱听到主人的声音立马进来。

  “五爷,属下亲眼看见沐小姐走进校园。”

  “走吧,去公司。”说着起身走出了房间。

  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男人回过头,“吧台上的东西每天使用一小时,什么时候咬坏什么时候为止。”

  靳是钱看了眼吧台上的东西。

  卧槽!

  给南少的东西怎么会在这!?南少不是说打针怕疼,特意让他找个东西咬着就不怕咬着舌头了。

  难道!??这是给五爷的准备的……

  尼玛——

  真是害死他了!!!

  无奈,只好拿起装在兜里,回来五爷再看见它,他也会被咬碎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