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最好的时候爱上你

第三章 燃眉之急1

最好的时候爱上你 豌笙 1901 2018-08-23 13:09:19

  被一阵手机的闹铃声吵醒,李霂忆揉揉眼睛,迷迷糊糊地伸手拽过一件长T恤套在身上,昨天跟岑希喝酒聊天到半夜,宿醉加熬夜的结果就是头到现在都是痛的。她用大拇指按了按太阳穴准备去洗漱。

  客厅里岑希正在清扫昨晚留下的满地的啤酒罐,空气里全是卤味放久了的甜辣味,她嫌弃地打开窗户透气,见李霂忆揉着脑袋出来:“周末又不用去上班,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李霂忆打了个哈欠:“昨天学校给我打了个电话,问我要之前学院各届文艺表演的资料,说是要趁着还没开学,制作迎新宣传的短片,让我今个送过去,顺便帮忙介绍一下前两年的情况”。

  岑希了然:“在学校当了三年的文艺部长,这出了校门,还要把你抓回去做苦力,这还真是一日为师终生为师,这辈子都逃不掉学校带给我们的烙印啊!”

  “唉,不说了,我走了啊,省的去晚了又要被陈老师唠叨,”李霂忆说着就往外跑。

  岑希赶忙想要拉住她:“我买的煎饼果子你带着路上吃”。

  李霂忆的声音从楼道里传来:“不啦,减肥!”

  虽然已经立了秋,八月的天气还是透着一股闷热。李霂忆从地铁站出来,就被明晃晃的太阳晒花了眼,突然有一瞬间的恍惚,仿佛自己回到了还在上大学的时光。那个时候她每个周末都要和岑希一起去离学校很远的市中心逛街吃饭,那时候地铁站还没有建好,每次都要等好久的36路,然后和同校的一大批校友拼的你死我活只为在那小小的铁皮车里抢个落脚的地。很累,也很快乐。

  后来,地铁站建好了,原来36路要晃悠一个多小时的路程也缩短到了二十分钟。因为交通的便利,岑希开始每周去花店做兼职,而她也开始忙于学院的各种文艺活动,那样简单而自在的日子,终是离她们远去了。

  学校的南门离地铁站很近,走路大概十分钟就到了。一进门左手边就是场地开阔的篮球场,虽然是暑假期间,人气却丝毫不减,年轻的男孩子们不知疲惫地奔跑着,满满都是朝气。

  李霂忆驻足看了一会儿,觉得自己也莫名的被他们的活力感染了,竟有一种把工作的压力和感情的烦恼都抛开的畅快感。果然,学校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永远的单纯而年轻。李霂忆笑了笑,转身准备离开,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在叫她。她疑惑地转过头,看见一身运动服的周子宁挥着手朝她跑过来。

  周子宁是齐森的室友,他们寝室四个人关系都很好,但是他们俩格外亲近。她和齐森大一就在一起了,这几年她没少掺和他们寝室的聚会,连带着和周子宁的关系也特别好。临近毕业,齐森一心想要开工作室,周子宁也特别仗义地选择加入,两个人整天忙地没日没夜的,他们两个也已经很久没有碰过面了。

  周子宁跑到她跟前,用手背抹了把鬓角留下的汗,“你也来学校了啊?”

  李霂忆点点头,从包里掏出刚买的水递给他:“陈老师让我回来帮个忙。你呢,怎么有空跑回来打球,最近不忙吗?”

  周子宁不客气地拧开水,咕嘟咕嘟地灌了几口:“齐森出去拉投资了,项目出了问题,资金链断了,没有钱开不了工,我也帮不上什么忙,索性跑回来偷几天懒。怎么,他没有跟你说这事儿?”

  李霂忆勉强地笑笑:“提了几句”,她犹豫了一会儿,又问道:“工作室的情况很严重吗?”

  “前期研究的程序出了bug,没有达到投资方的预期,他们觉得这个项目已经没有了投资的价值,就把资金收回了。齐森对这个项目很有信心,所以并没有在一开始就和投资方签订合同,导致我们现在对于投资方的行为完全没有反抗的能力,他手里那点钱全补进去了,但也只是杯水车薪罢了。”周子宁宽慰地朝她笑笑:“他不肯跟你说估计也是怕你担心吧。”

  “那他现在需要多少钱?”

  周子宁想了想,“工作室、人工费……乱七八糟的想要维持下来,初期大概需要八十万左右,应该就能盘活这个项目,等主线出来了,就能吸引到新的投资方……”

  “喂,周子宁,聊完了没,还打不打了?”不远处几个男生朝周子宁抛了抛手里的篮球。

  周子宁扭头看了看,朝李霂忆抱歉一笑:“那我先过去了,你也别太忧心,车到山前必有路,总能解决的”。

  “知道了,快去吧”,李霂忆朝他挥挥手。

  从办公室出来已经快下午1点钟了,李霂忆摸着饥肠辘辘的肚子,思考等下去哪里吃饭。学校周围的小吃店因为放假的缘故,基本上也都处于关门歇业的状态,发了半天呆,还是决定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市中心再好好饱餐一顿。

  正准备朝地铁站走,手机响了起来,是李霂扬。

  “忆忆,你在哪呢?”李霂扬坐在驾驶位等红绿灯,市中心即使是周末,车流量也仍是很大,他无聊地看着前面的车队龟速移动。

  “哥,我在学校呢,正准备找地方吃饭”。

  “那你先在学校等着我吧,我来Z市开会,中午一起吃”。

  李霂忆点点头在电话里应了声好,正好懒得再去挤地铁。

  “对了,这边有点堵,可能要稍等一会儿,你自己先找个地方待着”,李霂扬又说道。

  “嗯,知道啦”,挂完电话,没来由又想起周子宁对她说的那些话,李霂忆再三看了看电话,终究还是按耐住没吭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