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上神实乃良配

3

上神实乃良配 姜筱生 1676 2018-08-22 16:17:46

  傍晚回冥府之时,我微微组织了语言,想着怎么和余歆说起这件事的好。不知不觉竟然走到了一处石碑前,上面写着几个模模糊糊的字,看得出时间日久下来,石头表面已经长满青苔,在这幽暗的冥府,即便天还未黑,朦朦胧胧下也看不甚清。好像有种力量般,我想要伸手去摸那块石碑,而实际我也去做了,我的手附于其上,似曾相识般,我脑海里闪过一女子,在这青石上镌刻些什么。太快了,快的让人抓不住,我再仔细凝神去回忆,脑海里却一片空白。我只好俯下身,仔细去辨认石上的字。

  看不清,看不清……我似乎是着了魔一般,疯狂的去拨开附上的青苔,想看清上面的字,然而却什么也看不了,石碑上只剩下深深浅浅的几笔,无法辨认。

  “玉茗,你在这里干什么?”突然地女声将我拉回现实。我就像是做了亏心事一般,慌慌张张,点了点石碑:“没什么,婉儿,你知道这个石碑吗?”

  是蓟婉。我稍稍舒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我在害怕什么。

  蓟婉顺我的手指看过去,大惊失色,她将我拉过来,警惕着看着石碑,说:“玉茗,这块石碑听说是万年前一个很是厉害的神女刻下的,她神寂之前用鲜血刻上的,然而却听说她并不是圆满神寂,而是带着怨恨的。”我听了之后皱眉到:“怨恨?”

  蓟婉拉我到远处,朝着冥府的方向走去,慢慢和我道来:“是的,据说恨透了一个人,由于是神临终发愿,故而石碑带煞,旁人是触碰不得的。不过,你又是如何能够触碰的呢?”我听后不甚唏嘘,不禁也疑惑:“如此,我也不知道啊。莫约因了我只是一株山茶,不与这青苔犯冲吧。”

  蓟婉听后又是诧异又是疑惑的打量我:“青苔?这石碑上干净的和你穿的衣服似的,哪来的青苔,莫不是你看错了?且不说这石头上本没有青苔,要有,它也不敢往这石碑上长啊。”

  我听完愈发好奇,我亲眼看到的青苔……怎么就没有?石碑上刻了些什么?还有,那女子是谁。我突然想到我手上刚刚还摸过青苔的,一定会留下些青苔的,立刻抬手去看,却只看见双手干净如葱,哪有什么青苔啊。我忽然也就释然了,可能傍晚天昏,看错了也不是不可能。我刚刚想问蓟婉石碑上刻了些什么字,万年前发生了什么,然而看她转过身:“到了,玉茗。我走了。”我看到不远处缓缓而来的余歆,把喉咙里的话压了下去,罢了罢了,问余歆也是一样的吧。与蓟婉道别后,方想起来夏兰清的事情。

  把夏兰芝和夏兰清的遭遇同余歆说了一遍之后,余歆皱着眉头,似乎是很难决断的样子,浅酌一口茶后,“那我便同你一道去吧。正巧我在人间也有事情要去做。”听到如此答复,我自然放心不少,我原以为余歆是不同意我去的。

  “那好,那我先回房休息去了。”伸了个懒腰,转身时突然想起了什么,便又问他:“你可知忘川河畔那快石碑是怎么回事吗?”

  余歆听后微愣,随后似乎是苦笑一般,放下手中的杯盏:“你想知道吗?”

  我一听来了兴致,立刻坐到他身旁,做好认真听讲的模样,不停地点头。

  他也好像心情格外好的样子,又拿起了茶杯:“就是一块被诅咒的石头而已,没什么的。”

  我一听,他这是耍我呢,有些懊恼:“可蓟婉说这是神女神寂刻下的。”

  余歆突然就把手中茶杯往桌上种种一放,撒气一般:“神寂?!”委实把我吓了一跳。

  “激动个什么劲啊,人家神女和你有什么关系。”我抚上他的手,又疑惑,“她没有神寂吗?”他放缓了语气:“那你可曾,看到什么异常之处?”

  说道异常之处,我本能想要摇头,但又想起什么:“哦对了,我看到石碑上长了些青苔,盖住了上面的字。”

  余歆又紧张了起来:“此事还有谁知道?”

  我听得一头雾水:“蓟婉啊。我与她说了,她却说是我看错了。”说着我又回想看到的场景,又想说我并没有看错。

  只听余歆认真且严肃的告诉我:“此事不能让外人知道,不论什么原因,你都不可以让别人知道你在石碑上看到的什么。别问我原因了,也别在蓟婉面前提起。你自己也就当看错了。知道吗?”

  我似懂非懂,但潜意识里居然十分顺从余歆的说法。能看到大家所不能看到的,莫约会被当成异类吧。

  我点了点头。余歆舒了一口气,让我回去休息,顺便整理明天到人间去的物什。一听到明天的人间游,早就把石碑的事情忘记了。

  ……

  冥府大殿。余歆站在门前,负手而立,看着黑夜:“你终于回来了,锦儿。然而我却不能告诉你真相,原谅我的隐瞒。”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