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风过天阑

风过天阑

迟遥遥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8-08-20上架
  • 4988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楔子

风过天阑 迟遥遥 1229 2018-08-20 15:03:53

  楔子

  那一年隆冬,她穿着特意赶制的白色纱衣站在布满银色雪挂的枝桠上踮起脚尖运轻功起舞,她的笑容美得像含苞待放的栀子花,清澈洁白。

  那一年,澜珊站在树下拍着手掌,被她动人的笑容感染,冻红了鼻子。

  她说,明天她就要嫁给他了,曾经在宴会上惊鸿一瞥的绝美男子。她说起他的时候眉眼弯弯的特别好看,那是澜珊第一次听说爱情。

  可是后来,她一袭白衣被鲜血浸染,斑驳的辨不出原本的颜色。她倒在血泊里,将双手轻轻放在澜珊的脸上,她说,别哭,你看,我现在就好像穿着嫁衣一样。

  她的眼睛望向远处,嘴角依旧轻轻上扬,那一刻,澜珊仿佛在她的眸子里看见了那个男人驾云而来,可是最后澜珊却只能抱着她冰冷的尸体嚎啕大哭在遍尸狼藉的荒原上。

  她是边域特封的郡主苏卓莞尔佳.雅珠,要嫁到白国和亲的苏卓莞尔佳.雅珠。

  这是故事的开篇,一切故事的起点。

  那一年澜珊九岁,忽伦草原的风从齐连山脉袭来,带着浓烈的血腥气息。倒塌的帐篷里羊奶还是温热的,围起的巨大篝火只剩下暗淡的灰烬,尸俘遍野,毫无声息,她握着九天白绫颤颤巍巍的双腿发软。

  父皇和母妃不知所踪,三个哥哥战死草原之上,戎羌族一夜之间被屠,只剩下她一个。

  那一年,她被兰因收为徒弟,她握着这条雪白的白绫在兰因住的山洞里欢快的跳起来。也就因此耽搁了回来的时间,躲过了这一场浩劫。

  幸,是她活了下来。

  不幸,是她这一生,都注定背负着这血海深仇,就此,万劫不复。

  文案

  如梦令·大梦江山

  指点江山宏幕,剑过尘沙如渚。

  一梦美红妆除,难悟命理何宿。

  无路,无路,君伴佳人依故。

  “澜珊。戎羌语意为草原凤凰。这一句话,是对她最好的诠释。”

  也许这一生注定在骨血里,深深将仇恨溶进血脉,她从来都别无选择。

  承蒙上苍及师傅眷顾,她有幸得到这个世间最美好也最欢乐的童年。她在十六岁邂逅一场爱情,在十九岁幡然醒悟自身的承担,而后褪去一身粗布麻衣,从此翻山越岭,五洲四海,征途。

  ——祁楚白:楚江东岸,白水以南,以此之名冠江国河山。

  他含玉而生,身携三重妖光而降,母妃一胞三子,却在杂乱的脐带中,独活下来。出生不到一个时辰,母妃甍逝。

  七岁之前未曾有名字的江国独子,十一岁带兵阔江国国土,将七国横扫成五国,江国收邻国最为富有的白国与文化最为巅峰的枫国,容纳进江国版图。

  妖行天下,祸乱九州的传言在十八岁达到顶峰。

  老皇垂暮,单凭十三岁皇子之身竟破天荒垂帘听政,台下大臣从未得知。五年里江国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版图日益扩大,与黎国及奕国三足鼎立。

  遇她,是十年九不遇的劫,是久旱逢甘霖的幸。

  他和她无所畏惧,却惟独不会承认他们彼此相爱。

  ——陆风绝:淡化感官,紫锦遮目。你问我为何执着,因为你值得。

  黎国幼子,黎国传奇,历史上最为惊才艳绝的皇子。

  他因智商过高,拥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脑内根本没有办法停止思考。自幼便离群索居,不喜争斗,心系苍生,举世名医,无论是民间还是宫廷,都享有非常尊贵的地位。

  “真正的爱不是把她抱在怀里,而是让她学会走路,学会奔跑。”

  “哪怕她最后学会的是离开你?”

  “其实野心谁都有,比如说,想一辈子都陪在她身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