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小说 现代耽美 分子定义

第二章 不解

分子定义 贰缕光 2133 2018-08-31 07:07:00

  凌乱的书桌上有一盏蓝色的小台灯,发出橙色的柔光。昏暗的卧室,因它而有了些许明亮。

  男生趴在桌上,一动不动,似乎睡着了。已是深夜,不大不小的房间,安静得只有一人发出的呼吸声。水漾没有睡觉,只是在想白天的事。

  自便当事件后,两人却出奇的没有调换座位,或是争吵不休,而是若无此事般地继续做同桌,和谐极了。但这才是最奇怪的地方。

  而且白天时,那个“被害者”居然还主动邀他这个“嫌疑人”一起去食堂,简直是细思极恐。

  水漾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那在云书锦旁边一起吃饭的十几分钟。

  云书锦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究竟是假意的讨好,还是……变相的原谅?

  他从笔盒里拿了支铅笔,无意间转了起来。

  算了,还是睡吧。

  水漾放下笔,躺在了床上,熄灯,盖上被子,闭上双眼。

  翌日。

  云书锦很早便到了教室看书,但看时目光偶尔会移到窗外,貌似在等一个人的到来。从窗户向下看,就是学校大门。很少人会比他早,包括水漾。这个现象从他来的第二天开始,就一直保持着。

  今天的云书锦却没有在一定的时间内看见同桌进校门。这让他隐隐不安,总觉得有事会发生。

  男生微微皱眉,低头看着空荡荡的座位出了神。

  “叮铃铃~”的上课铃响了。

  但他还没有来。

  而此时水漾那边。

  一身穿蓝色校服的男生被三个小混混困在巷尾。

  “小子,听说你很厉害啊!我们老大决定收你做小弟。”为首的肌肉男对着男生说道。

  但他并没有被对方吓到,反而一脸不屑的样子,回了句:“休想。”

  之后就一拳打在了男人的脸上,后者毫无防范地被打趴在地。水漾趁着机会立刻跑了出去。

  男人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血……血!给我追,打到他妈都认不出为止!”

  “是!”剩下的两人马上追了出去。

  水漾他,还没来。云书锦又看了看窗外——是紧闭的大门。

  面无波澜,实则早已被桌上紧握的手所出卖。

  小男生而已,肯定是逃不过三个男人的追捕。被追时又扭了脚,可以说是倒霉透了。

  水漾被两人分别抓住手腕,一身狼狈,书包也半路上丢了。

  “臭小子,居然打我?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还真以为自己能上天!”为首的人眼中透着愤怒,仿佛要把水漾吃了。

  “啪”的一声,男生脸侧到一边,一个红手印子贴在了他的脸上,嘴角缓缓流下血。

  “打!”

  “哈哈哈……”刺耳的笑声让男生不由得绝望。

  ……

  下雨了,水漾的伞昨天没带回家。云书锦起身道:“老师,我想请假。”

  他拿起伞和书包就出了教室。

  不管不顾,从来不是这人的行事风格。但不好的感觉让他坐立不安,与其在教室担心,不如放开学习,去找那人。

  云书锦顺着水漾上学通常走的路,一边走,一边找。终于在一个巷中看见了坐在地上的他。

  雨淋在他身上,顺走的还有少许红色的液体。

  来者见了此景,先是一怔,后又一步一步向水漾,手上的伞帮他挡住了雨。

  那人抬头,不知该如何开口。

  说他过了,其实没过;说他没过,却又过了。

  “你……还好吗?”终是云书锦打破了沉默。

  “是不是很难看?”沙哑着的嗓子,让人又生几丝怜悯。

  “其实还好。”

  “哈哈哈……”水漾一听就笑了,“你可不适合撒谎。”

  那人听后颇为紧张。

  “但谁叫你那么一本正经呢?逗得我都笑了。”

  云书锦松了口气。

  “能起来吗?”

  “如果我说不能,你背我?”水漾问他。

  “嗯,背你。”

  他沉默片刻:“好啊!(´・v・`)”

  水漾笑了,虽然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笑。

  或许是高兴有人来找他;或许是高兴云书锦原谅了自己;亦或许是高兴别的什么。

  俩人在半路上还意外捡到了那个可怜书包,就是有点脏了。

  在诊所里,水漾一直在看着云书锦。后者则在与医生交谈。

  这就是他一直渴望的友情……真好,有人关心的感觉,真好。

  那人目光一斜,看向坐在儿童椅上的……“小朋友”?

  他发现了那道目光。

  啊咧?生气了?

  水漾见了,立刻变成一副乖宝宝的模样,笑得可甜了,一点儿也不像被打了的样子。

  “我这个同学比较内向,能让我来帮他包扎伤口吗?”

  “可以,但步骤不能忘了。”

  “好。”

  之后云书锦便拿来了许多瓶瓶罐罐,还有纱布,给水漾处理伤口。

  说来也奇,过程中这位“小病人”没有闹,也没有吵,十分安静。

  这若是让同学看到,肯定会以为水漾被什么脏东西给上了身,因为这太不可思议了。

  包扎好后的“小病人”有些慌,因为他估了估自己身上的伤口,至少十处。而那个人处理好后又去买了些药。

  嗯……

  自己怕是要“负债累累”了。水漾表示:有钱了再还。(●—●)

  但这伤落在另一个人眼里,却是别的意味了。

  之后云书锦背着自己书包,左手提着他的蓝书包,右手撑着伞,而一侧的人手中却是只有一小袋药。俩人就这样走在回学校的路上。

  原来这就是“优待”吗?不过,为什么一路上的女生一看见他们,就笑了?

  难不成是自己身上的包扎太多了,有点好笑?

  真奇怪。

  云书锦见他一直若有所思的模样,问了句:“在想什么?”

  “啊?”水漾回过神,笑道:“没什么。你知道下午有什么课吗?”

  “今日下雨,怕都是室内的。”他回答。

  “我忘了问了,云大少爷,你是怎么出来的?莫不是……装病?或者别的什么?”

  问的那人比他矮些,此时仍是穿着校服,衣服拉链还是自己帮他拉上的。今日,那人好不容易才温顺点儿,平时可都随性得很。校服从来是一套,就来了,就怕自己不知道这样会感冒一般,让他次次都担心。

  不过现在,好多了。

  “我自有办法。”

  “你告诉好不,我也想翘次课。|•ˇ₃ˇ•。)”

  “不好。”

  他不会告诉他的,若被他知道,水漾肯定是要笑他。

  “云书锦?云书锦,你告诉我,告诉我。”

  ……

  

贰缕光

嗯……我对这改不了的格式感到无奈。   (●—●)   是不是感觉画风突变?   放心,甜也不会甜太久……因为我不适合写甜……so,担着点。   2018.8.2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