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年少的归途

第四十章 解释和态度

年少的归途 百世悲离 2155 2018-09-16 21:30:20

  沈佳琪站着没说话,林瑶也不好开口,俩人就像电线杆那样杵在那里。

  一曲毕,郑初合上了乐谱,又轻轻的将钢琴合上,静坐了两分钟,好像在想什么事情,接着起身,在熟睡的丰紫前站了几秒,随即关了灯,轻声出门。

  郑初出了门,才看见沈佳琪和林瑶,沈佳琪好似要哭出来一样,委屈写在了脸上,林瑶则是义愤填膺,好似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

  “你们怎么在这?”郑初询问道。

  “就许你俩在这练琴,就不许我俩来听听?”林瑶颇为沈佳琪打抱不平。

  郑初没理林瑶,对沈佳琪说:“怎么回事?”

  “没什么,看你这么辛苦的练琴,来慰问慰问,可能打扰到你的好事了。”沈佳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郑初。

  “好事?”郑初明白沈佳琪这是误会了:“哪有什么好事,她练练的就睡着了,我只能自己练。”

  “还好心的给人家披了外套哦。”林瑶阴阳怪气的说,沈佳琪也在等着郑初的回答。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给她披外套了?”郑初反问林瑶。

  “我两只眼睛都看到了。”林瑶气鼓鼓的说。

  郑初不理她,对沈佳琪说:“你看我今天穿那件外套了吗?”

  沈佳琪想了想摇了摇头。

  “那外套本来是挂在椅子上的。”郑初说道这还咧了咧嘴:“丰紫为了睡觉舒服,她自己拿去披在身上的。”

  林瑶不信,跳到郑初身前说道:“你别骗佳琪,看你平时一副老实样,没想到和刘宇宁一样沾花惹草。”

  郑初不耐烦的看着她:“所以,我和佳琪的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

  林瑶顿时气得跳脚:“有什么关系?关系大了我跟你说...”

  林瑶还想继续谴责,沈佳琪打断了她。

  “我为什么要信你?”

  郑初微微皱了皱眉:“你我交往这么长时间,你见过我跟你说谎?”

  “也许你的谎言,我根本看不透。”沈佳琪这话说的很明白,他认为郑初隐瞒了很多事情,也许今天关于丰紫的事情他没有撒谎,但以前的种种,沈佳琪总是认为郑初对她隐瞒了什么。

  郑初沉默。

  “我如果向你隐瞒,你根本不会找到蛛丝马迹。”郑初说道:“我没有想隐瞒你任何事情。”

  沈佳琪抬头看他:“我怎么知道你这句话是不是谎言。”

  郑初忽然握住沈佳琪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口,沈佳琪能感受到郑初胸腔里那强有力的心脏跳动。

  “我说过。”郑初看着沈佳琪的眼睛:“我不会向你隐瞒任何事情,这是我的承诺,如果我这句话里有半点谎言,我就不配拥有你。”这句话郑初说的斩钉截铁。

  沈佳琪的手掌紧紧的贴在郑初的胸膛,过了能有一分钟,沈佳琪缓缓的放下手:“我信你。”

  林瑶在一旁只能干着急。

  “佳琪,你这就相信了,太草率了...”

  “好了瑶瑶,我知道了相信他,这就够了。”

  郑初看了林瑶一眼,又握住沈佳琪的手说道:“我送你回去。”

  已经有些疲惫的沈佳琪点了点头。

  郑初也没有理林瑶,牵着沈佳琪的手逐渐远去。

  林瑶心里憋了一肚子气,自己好心跟着出来,到最后受气最多的人竟然是自己,这个郑初真是可恶,真该千刀万剐。

  就这么想着,林瑶转身便准备回寝室,眼睛余光一瞥,发现好像有个人站在音乐室门口,林瑶吓了一跳,郁闷心情顿时烟消云散,双手合十直念耶稣佛祖。

  一声人打着哈欠从音乐室走过来,背后背着小提琴,手上拿着郑初的外套,正是丰紫。

  她好像刚睡醒,睡眼朦胧,慢慢悠悠的从林瑶身边走过,招呼都没打,只是在经过林瑶身边时顺手一塞,把郑初的外套塞进林瑶手中。

  可能是恍惚也可能是错觉,林瑶好像听到了可怜虫三个字。

  等林瑶反应过来时,丰紫也走远了。

  看着手里的外套,林瑶面色有些惨白,刚才的丰紫确实吓到她了,神出鬼没,做事毫无逻辑,果然是个疯子。

  林瑶突然想相信郑初刚才说的话了。

  使劲摇了摇头,甩出脑中一切不切实际的想法,暗骂了几句,看着手里的外套,不知是好奇心使然还是没从恍惚中醒过来,林瑶不自觉的闻了闻。

  两种味道。

  一种是刚才丰紫路过时的香味,应该是她的香水味,林瑶皱了皱眉,觉得这股味道真难闻,而自己也真无聊,竟然去闻这个挨千刀的外套。

  不过那第二种味道林瑶印象深刻,林父身上也有这股味道,不过郑初的这股味道极淡,要不是自己以前就耳聪鼻子灵的,还真闻不到这个味道。

  林瑶一边想着一边往寝室走,心里不由得还埋怨沈佳琪两句。

  走到寝室楼下,林瑶想着让佳琪明天把外套还给郑初,却看到了路边的椅子上,有两个小红光,小红光来回晃动,还伴随着说话声。

  “郑初?”林瑶走上前去:“佳琪呢?”

  郑初没料到林瑶会突然过来,嘴上说着已经送回寝室,左手却将小红光往后躲了躲。

  旁边那人则是很淡定。

  “你竟然抽烟?”林雅冷哼道,她终于知道那股味道是什么了,那是烟味,自家父亲身上也有,怪不得自己很熟悉。

  “看来你得在解释一次了。”旁边那人说。

  “马羽?你都被郑初带坏了。”林瑶说。

  郑初一口烟呛到了嗓子里,马羽则是哈哈大笑。

  “你们笑什么。”林瑶把外套扔给郑初插着腰问道。

  “我是跟他学的。”郑初指了指马羽,马羽则是莞尔一笑并不介意。

  “两个大男人,竟然在女生宿舍附近偷摸抽烟,谁给你们的胆子哟。”林瑶威胁道。

  马羽摆了摆手,没让林瑶再说下去:“我发现你俩真是冤家,单独在一起的时候就没有不斗嘴的,明明一个面瘫一个...”马羽好像在寻找一个词来形容林瑶。

  “端庄儒雅,美丽大方的女子,谢谢。”林瑶报以微笑:“你们俩,完事了赶紧回去,这烟呛死个人还熏眼睛。”

  郑初和马羽对视一眼,极有默契的一同把烟掐灭。

  “这又是怎么事?”

  “没事,你赶紧回去吧,大晚上的还在外面瞎溜达。”郑初说道。

  林瑶做了个鬼脸,刚准备走,马羽却低声和郑初说了什么,林瑶本就听力极好,听到这句话不由得豁然转身:“你刚刚说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