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年少的归途

第三十六章 影

年少的归途 百世悲离 2240 2018-09-12 21:58:04

  郑初回到寝室,很罕见的大家都在,连马羽都躺在床上看书。

  “怎么今天都没出去。”郑初走到桌前喝水,看到了一个建筑模型,正是郑初拜托马羽帮助林瑶做的那个。

  模型是一栋三层别墅,并不是特别复杂,但模型制作的非常精致,小到房间内部的小细节都可以观察清楚,并且这三层建筑可分别拆卸,就是为了以后对里面内部装饰填充模型方便一些。

  “模型过两天你拿给林瑶。”马羽在床铺上说。

  “谢了。”郑初头都没回,二人自从上次闹了矛盾以来,关系一直不怎么好,几乎不怎么说话,而一旦必须交流时,二人间的交流也不会超过五句话。

  卫何也在看书,只不过目光却一直在郑初马羽之间瞄来瞄去,肥龙则是在睡觉,有鼾声渐起,郑初做回自己的床上,打开了电脑。

  其实这就是郑初寝室的日常,并不热闹,也可是说比较冷清。

  卫何本人并不是什么善于交谈的人,再加上郑初马羽两个高冷,纵使肥龙是个很热情的胖子,也挽救不了这个寝室诡异的气氛。

  就这样沉默了近一个小时,马羽的电话突然响了,他接起电话,和对面说着什么,如果仔细去听,还能听见某个女人的声音。

  马羽的声音中带了疑问。

  随即便挂了电话。

  又沉默了几秒,马羽对郑初说道:“林瑶和申时分手了。”

  郑初抬头看他没说话。

  马羽则是继续说,只不过语气已经有了变化,是想笑却又笑不出来的那种语气:“沈佳琪让我找你呢。”

  “找我?”

  “是找陈海。”马羽冷哼道:“如果沈佳琪知道你就是陈海,不知道会怎么想。”

  郑初又看了眼卫何,卫何连忙举手投降:“我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不知道。”

  郑初没理,直接说道:“不要告诉他们。”

  “怎么,现在林瑶身边没有了申时,你也不准备潇洒现身了?”马羽的语气中满是嘲讽。

  “与你无关。”郑初冷漠的回了一声。

  房间内,又安静了下去。

  期间肥龙醒了一次,挠挠头半睡半醒间出了寝室,再也没回来过。

  郑初的心里其实很不平静,林瑶分手了,自己应该再没有顾忌,可真的...再没有顾忌了吗?

  不,沈佳琪还在。

  当初为了彻底断了自己对林瑶的念想,他主动向沈佳琪表白,就是为了阻止自己不再牵扯到林瑶,可自己的本心却不允许。

  这一点林瑶和郑初一样,他们心里都有彼此,并不允许其他人暂居,所以纵使郑初对林瑶排斥,使劲在林瑶面前使其讨厌自己,消减路人缘,郑初还是忍不住对林瑶展现出他骨子里的温柔。

  这份温柔,他之对自己的妹妹展现过。

  在外面,郑初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生人勿近,如果了解的多,还能发现这个人不止生人勿近,好似从不在意自己的人际关系,可他的办事能力又极强,无法交恶又无法交好,郑初就是这样一个矛盾所在。

  郑初从小到大,排除掉林瑶,他真正的好朋友只有马羽,因为马羽跟他很像,不管是性格还是办事风格。

  走出房间,郑初觉得有些闷,他以前从不觉得自己这个状态会感觉到闷,可今天他感觉到了,他想出去走走。

  寝室楼外面,郑初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行走着,此时樱花含苞待放,郑初这才知道,原来是要到夏天了,大一生活竟然已经快要接近尾声。

  这一年发生了太多事,自己找到了林瑶,却因为种种原因导致自己无法向林瑶坦白身份,如果当初自己知道林瑶的心意,他可能就不会把自己的身份隐瞒到现在致使已经无法坦白自己的身份。

  当初因为误解了林瑶对申时的感情,所以郑初把沈佳琪带进了这趟浑水,现在郑初才知道,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多么的愚蠢以及无可救药。

  所以当眼前这个机会来临时,郑初也不得不放弃,因为马羽的话一直在耳边:“不要伤了另一个人的心就好。”

  如何才能不伤到另一个人的心?那就是永远的隐瞒这件事。

  是他对不起沈佳琪,所以不能再让她受伤,这就像是莫比乌斯环,当你以为走到了尽头,其实你只是回到了起点。

  一阵悠扬的小提琴声让郑初清醒,原来自己不知不觉间竟然走到了音乐学院附近。

  音乐学院的演播厅此时正在排练曲目,郑初在美国学过一些,有些好奇,便走了进去。

  随便在舞台下找了个座位,因为是排练,此时观赏的人并不多,郑初只是找了角落慢慢欣赏。

  此时的舞台上是一人独奏,穿着一袭长裙的少女,披散着头发,专心致志的拉着小提琴,舒心悠扬的曲声如小桥流水沁人心脾,郑初听着也很舒心。

  不过舞台正中央还摆放着一架钢琴,此时无人用钢琴演奏,但钢琴的盖子是开着的,上面还摆着乐谱。

  原来这是一场合奏。

  场上的少女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竟然没有人选择和她一起演奏。

  一曲毕,场上响起稀拉的掌声,长裙少女下台,便有另一位上台,这次上台的人是两个,其中一个便是钢琴伴奏。

  又仔细的听了一场,觉得这二人弹的稀松平常,明明是二人合奏,却还没刚才那个长裙少女一人演奏的效果来的强烈。

  郑初的目光向四周扫去,看到坐在角落的长裙少女,她一个人坐在那里,小心的擦拭着自己心爱的小提琴。

  郑初心里一动,这个场景,让郑初想起九年前,自己在村里山崖的巨石旁,看到的那个抱着玩偶却眼神空洞的少女。

  那个少女看起来楚楚可怜,眉宇间却透露着坚强,好似对生活对未知有着无限的忐忑和向往。

  使劲摇了摇头,抛出脑中这些幻想,起身便要离开,走到门口的时候,郑初正好看见门口的公告牌上,有着一个招人启示,正是找钢琴伴奏的启示。

  正常来说这样的排练,老师们都会安排一个钢琴手来伴奏,可这位少女竟然一位伴奏都没有,可想而知她是多么的不招人待见。

  郑初想了想,撕下了公告牌上的招人启示你,回身走到长裙少女的身旁说:“是你在招钢琴手?”

  长裙少女看了看他,点了点头。

  郑初亮出招人启示,说:“我来应聘。”

  “你?”长裙少女有些不敢相信:“你是哪班的?”

  “我不是你们音乐学院的。”郑初说:“不过我听你刚才演奏的不错,少个钢琴伴奏可惜了。”

  长裙少女眼中明显浮现出了好奇。

  “要不要,试一试?”郑初如此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