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年少的归途

第二十八章 天下谁人不识君(4)

年少的归途 百世悲离 2186 2018-09-04 21:52:32

  经过此次一战,任平生可以说是彻底扬名。

  比赛结束后,整个篮球队在休息室开了一次大会,这次大会持续了三个小时之久,散会时,已经有大部分人看任平生时不会带上怀疑的目光。

  不过还是有人看任平生不爽,但这份不爽还是被即将到来的集体荣誉压了下去,篮球队员中有人心服口服,也有人排斥,但对即将迎来的一场大战,每个人都不会再去刁难任平生。

  你服也好,不服也罢,我任平生不是篮球队一员,但我为了篮球队的荣誉而战,这一战过后,荣誉尽归篮球队,我以后也不会再参加篮球队的任何活动,抛开一切怀疑不信任,只此一次,我们是并肩作战的队友。

  据说任平生在休息室,不知用了什么办法,竟然真的能征服这些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篮球队员,这也间接说明了任平生的强大之处。

  林瑶乐哼哼的高兴,她喜欢任平生,不是男女之间那种喜欢,只是单纯的喜欢,二人接触不多,但每次接触林瑶都能体会到任平生的真实,这份真实能掩盖一切,这份真实,就是任平生的超凡绝伦的人格魅力。

  和任平生接触后,你可能不会爱上他,但你也绝不会讨厌他,甚至还会惺惺相惜。

  就连郑初都说,任平生是个值得交往的好朋友。

  一想到郑初,林瑶就对沈佳琪说:“佳琪,你可得看好你家那个,你不觉得最近桃花有点多嘛。”

  没错,此时还没到季节,可桃花已经满天飞了,自从上次比完赛之后,任平生的名头最响,其次便是那场比赛的队员,毕竟现在是个看颜的时代,任平生虽然实力不俗,但相貌却平平,不像郑初这样的,直接就能吸引火力。

  郑初的个子高,人长得还帅,尤其是打篮球的时候,不知多少个女生要求着送水,借机揩油。

  沈佳琪确实闷闷不乐,她的占有欲其实很强,平时小打小闹也就算了,可真当自己男朋友成为了半个校园的追求对象,哪个没心没肺的会不上火。

  每次去球场上看郑初打球,总是会看到很多女生在为郑初喊加油,下场的时候有送毛巾的有送水的。

  虽然郑初已经公开过自己是有女朋友的,可还是不能避免一些人的疯狂。

  所以每次郑初下场的时候,沈佳琪拿着水心里都会踌躇,她不想去跟那些疯婆子抢,可自己正宫的地位也不能被抢,沈佳琪这时候就会坐在看台上,显得很无助。

  可手里的水每次都会被突然抢走,随之而来的便是郑初强有力的喝水声,还有喝完后郑初的抱怨声:“拜托,你在捂一会,冷饮就要变成开水了。”说完还会摸摸沈佳琪的头,每次都是如此。

  而且根据其他人的小道消息,郑初从没接过其他女人送来的东西,沈佳琪不在时他就会选择去水房喝水龙头里的凉水。

  所以虽然懊恼,但沈佳琪心里曾经的闷闷不乐确实消散了许多,而且为了不让郑初喝水龙头里不卫生的水,她每次都会去送水。

  其实郑初劝阻过沈佳琪不要每次都来,可沈佳琪不听,她心里的倔劲上来,郑初也没办法,只好逐渐减少了自己打篮球的次数。

  一听到沈佳琪说郑初有多么多么的好,林瑶心里总是有些不得劲,她会想起他们二人一起在游乐园的那段时间,虽然只是短短相处了一下午,可却处处让人铭记,使人开心。

  还有医院前,郑初说‘瑶瑶别闹’的时候,那时候郑初表情淡淡,语气中却充满着宠溺,一想到这,林瑶就会突然醒悟,然后猛烈的摇头,好像要把那张宠溺的脸甩掉。

  其实林瑶自己也不知道,郑初那张宠溺的脸和语气是真实的还是自己臆想出来的,真实性不得而知。

  她只是控制不住自己发呆的时候想到这幅画面。

  这幅美好的画面。

  尽管可能是自己想象出的美好画面。

  不过这份心思林瑶可不敢说,导致每次见申时和沈佳琪的时候目光总是有些闪躲。

  申时和沈佳琪好奇的追问,也只会让二人更加的摸不着头脑。

  日子就这样过去,比赛的日子即将到来,整个体育学院的气氛更加的紧张了。

  任平生每天都是照常练习,可心性强大如他,心中也有着忐忑。

  这天练习完之后,任平生准备回寝室,途径小树林的时候心情突然大好,便找了一处坐了下来。

  春天已至,老树开新芽,一切都停留在复苏与半复苏之中,虽然小树林里不是生机勃勃,却也生机盎然。

  任平生没来由的心情好了起来。

  这几天他的压力非常大,比赛日临近,球队内气氛越来越压抑,平时不会出现的失误接连出现,就连教练都有些萎靡不振。

  这样的状态,根本不可能打赢比赛。

  就算他任平生能力再强,凭他一个人也无法力挽狂澜。

  “呦,巧啊。”郑初平淡的声音响起,随后便是沈佳琪打招呼声。

  任平生看着前面这两人,没说话,不是因为结巴,只是不想说话。

  郑初跟沈佳琪说了几句话,沈佳琪点点头,跟任平生道别便向女生寝室方向走去。

  看着走过来的郑初,任平生还是开口说道:“来一场...关于...男人间...的对话?”

  郑初明显一愣,突然笑了起来。

  “能见...你笑真...不容易。”

  “能见你开玩笑才不容易。”郑初说完,一屁股坐在了任平生旁边,对他说:“男人间的对话你不需要,你很自信,对不对?”

  任平生点点头。

  他不需要男人间的相互诉苦。

  “但你需要一个人听你说话,你一定有很多话想说。”郑初看着他:“我今天正好有时间。”

  没错,这些天,任平生憋了太多的话,可这些话不能说,只能闷到自己心里,憋得越久,他就越是心烦意乱,他从不质疑自己的能力,可当这些话憋在心间,他有再强的能力也会被困扰其间。

  任平生解下手上的护腕,开始说些什么,郑初在一旁静静的听着,丝毫不介意任平生的语句不通顺,偶尔还会说两句提提建议,并且延展另一种可能。

  就这样聊了很长时间,任平生心中郁结一扫而空,而郑初也在这些对话之中了解了什么,体会到了什么,不由得更加佩服。

  今天二人遇到彼此,是彼此的幸运。

  “明天比赛加油。”郑初最后说道。

  任平生没有回头,只是挥了挥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