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年少的归途

第二十四章 历史遗留问题

年少的归途 百世悲离 2400 2018-09-01 20:28:19

  这几天,申时一直跑亲戚家,林瑶便乐得清净,收拾了一下东西,便又跑去了溪河村,上次匆忙离去,还没有好好的向溪河村的人们解释。

  等到了地方,林瑶放好行李,出了门来向着孙叔家走去。

  孙叔一家还是那么的热情,大娃更是上蹿下跳,开心异常。

  林瑶向孙叔一家解释了当初回到村子里的人并不是陈海,只是他的一个朋友。

  “瑶瑶。”孙姨问道:“那你现在不想见到陈海了?”

  孙姨的疑问是所有人的疑问,毕竟当年固执的非要回乡下住的人是林瑶,上次得知陈海是谁慌乱的不能自已的人也是林瑶。

  “我可能会有些问题要问他吧。”林瑶说道:“就是没有当初那么强烈,非要找到他不可了。”

  大娃在旁边嘻嘻笑着。

  林瑶不理解,可孙叔孙姨什么也没说,大娃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怎么问也不愿说,林瑶只好不去管。

  辞别孙叔一家,林瑶回到家中准备做饭,发现米已经没有了,便又动身去往粮油店准备买些米。

  在经过陈海家的时候,林瑶发现她挂的红灯笼还在,只不过被风吹得有些七零八落,再然后,林瑶的目光下移,便看到陈海家的门已经被打开了。

  林瑶下意识的以为进了贼,便捡了块石头慢慢走了过去。

  快要走到大门前,林瑶听见了一种特别奇怪的声音,好像什么东西在滑动,又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吞食。

  这大白天的,不能见鬼了吧。

  林瑶掉头就走,想着大娃胆子大叫他过来。

  可林瑶的好奇心也是很严重的,她很想看看那个鬼长什么样子。

  于是她又慢慢的踱了回去,靠在门板上,悄悄往门口看了一眼。

  这一眼不打紧,林瑶直接叫了出来。

  门后的鬼茫然抬起头,使劲吸溜了一下,把最后一口泡面吸入嘴中,囫囵吞枣般的咽了下去。

  “马羽?!”

  “林瑶?!”

  俩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你怎么在这?”

  还是异口同声。

  “你管我。”

  依旧异口同声。

  俩人各自沉默了几秒,林瑶看着马羽身前凌乱的垃圾,皱了皱眉,说:“你就吃这个?”

  马羽扫了下身边的泡面袋,极少见的苦着脸道:“里面的东西...他不让我动。”

  这确实很无奈,林瑶知道马羽的手艺,他曾经在别山上露了一手,至今让林瑶记忆犹新。

  不过再好的厨艺,缺少了根本的工具,也只能是吃泡面的命。

  “他在里面?”林瑶看了里屋一眼。

  “没,我一个人来的。”马羽又恢复了平静。

  林瑶看着他不说话。

  马羽叹了口气:“上次是我替他回来的,所以这次依旧是我。”

  “他为什么自己不回来?”

  “因为走不开,别再问了,再问真不能回答了。”

  林瑶挠挠头:“见一面就这么难?”

  “不是见面难,难的是见面后。”马羽一针见血。

  “我只是有些问题要问他,难道我们不是朋友?”

  马羽今天叹气格外的多:“有什么话你可以问我。”

  林瑶好奇,自打认识马羽以来,就没见到他今天面部表情这么丰富过。

  “你能回答我什么?”

  马羽看着他,嘴角突然上扬了一下,不过下一秒又恢复如初,林瑶以为自己看错了。

  “我认识他,比你认识他的时候,还要早。”马羽示意林瑶找个地方坐下,林瑶也不客气,在墙边找到一个小马扎,坐到马羽身前。

  “我们俩家的父母本就是好友,所以打我有记忆时候起,这家伙就一直跟在我屁股后面,怎么甩也甩不掉。”

  林瑶这才知道,原来马羽跟陈海是从娘胎里就认识的朋友,俩人的母亲甚至一起听过胎教。

  “不过后来他家生了变故,陈涵你还有印象吧。”

  林瑶点头,陈涵是陈海的亲妹妹,生下来时就有些心肺机能衰弱,所以一直是个病秧子。不过陈海每次提起自己妹妹的时候,总是有一股自豪感。

  “因为陈涵的原因,陈海的父母一直矛盾不断,所以才有了你与他相识的三个月。”

  林瑶还是没说话,马羽接着往下说:“你所谓的陈海突然离去,不过是你们二人没有再见最后一面的缘分,陈海搬走的那天,你不在对么?”马羽看着林瑶,不说话了。

  “那天我跟父亲回到了市里。”良久,林瑶才说,“那一度是我最后悔的事。”

  “所以陈海去了美国你并不知情,而且走的匆忙,这个村子里都很少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马羽突然冷笑了一声,吓了林瑶一跳:“这个扫把星,我刚到美国不到一个月,就在美国又看到了这小子,他怎么就这么阴魂不散。”

  林瑶笑了起来,多年之后,还可以听到那人小时候的事,是一件很让她舒心的事情。

  “所以陈海改了名,随了母姓,他告诉过我可能要改名,可他没告诉我要改成什么。”

  “可能当时他忘了。”马羽望向林瑶:“也可能是他故意不说。”

  林瑶沉默。

  马羽继续说道:“在美国的几年陈海过的很苦,他的爷爷渐渐的年事已高,后来又惹了风寒,本来他家一个病人已经够受,现在又多了一个。”

  林瑶怒视他,陈海爷爷是个很和蔼的人,况且人现在也已去世,马羽更不应该用这种语气。

  “说个事实嘛,我对陈爷爷很尊敬的,陈爷爷去世后,陈海的父母便离婚了。”

  “陈叔叔把陈爷爷骨灰带了回来,还带回了陈海亲手刻的墓志铭,不过之后就不知他去了哪里,你别这么看着我,陈海那几年过的是很苦,但这不代表我没帮过他。”

  “那他妹妹的病?”

  “已经得到了医治,虽然彻底除了病根,但这虚弱的体质是无论如何也治不好的了。”

  “是么。”林瑶知道陈涵是多么活泼可爱的一位小姑娘,所以替她欣喜的同时也替她难过。

  “还有什么要问的?”马羽说。

  “陈海到底改叫什么了?”

  马羽举手投降:“我不能说。”

  “为什么不能说,我们两个见面就这么难?”

  “那是因为意义不同,陈海不想打扰你,你们见面只会让彼此更加伤心罢了。”

  “就因为这?你告诉我他在哪,我现在就去打醒他。”

  “他的名字一说,你就知道是谁了。”马羽心想今天都突破自己叹气的次数了。

  “你是说,我现在认识陈海?”林瑶惊道。

  “我什么都没说。”马羽突然想到什么,说:“对了,你还记着自己对陈海的印象吗?”

  “印象?”林瑶一愣,自己对陈海的印象?该怎么形容?林瑶想不出什么贴切的词来形容那个时候的陈海。

  明明那种感觉就在嘴边,林瑶却不清楚那个词。

  “等你能想到一个词就能完全形容出陈海时,你自然便会知道他是谁,我的话,言尽于此。”马羽显然是不会再透露出一个字。

  林瑶指了指地上的垃圾:“好好收拾掉。”便头也不会的走了。

  不过在路过老槐树时,还是情不自禁的摸了一把,然后才离开。

  “造孽。”等林瑶走远,马羽的嘴里才蹦出一个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