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西菜市胡同

第二章 春山

西菜市胡同 李小二80 2391 2018-08-21 13:59:21

  写完顺哥就轮到春山哥了,他是顺哥的弟弟。他比顺哥小几岁不详,反正就是弟弟。我对春山哥和顺哥印象差不多,都是比我大的多的哥哥,玩不到一起去。我认识他那天起,就没见他上过学。不知道他是否上过学。春山哥和顺哥差不多,就是偷鸡摸狗。较之顺哥,我还是有点怕春山,因为他的眼神更加痞气。

  起初,春山哥和顺哥一起卖过冰棍,后来顺哥进去了,春山哥也没影了。反正院里的人都习以为常了,某天,他们当中的某个不见了必是进去了。

  对春山哥印象最深的一件事是我小时候。那时候胡同里只有一个公共厕所,胡同里的人都在这里解决大问题。公共厕所是男一间,女一间。我已经到了可以自己上厕所的年龄,女厕所是常去。但男厕所,因为知道了男女有别,从没光顾过。只是保持着小小的好奇心。某天,我自己在外面玩。现在想想那时候大人的心真是大呀,放一个小丫头在外面自己玩,不怕人贩子。或许那个年代制安比较好吧。春山哥从胡同外面进来,去了男厕所。他叫我也进去。有点胆怯,家教告诉我,这个地方我不能去,但好奇心战胜了胆怯。毕竟有春山哥,他在里面可以给我壮胆,真有鬼他可以打跑他们。那时候,我的认知不过如此。

  我飞似的跑了。这事我一直保密没有说,我居然有心眼保密,现在都想不明白自己是个什么思维。

  这事之后,春山哥又消失不见了。

  后来,顺哥喝了药了,他妈妈需要去医院照顾他。顺哥的妹妹自己一个人在家害怕。就让我陪她一起住。到了晚上,她会来叫我,我拿上作业去她家。

  一天晚上,春山哥回来了,带回来南果梨,瓜子,泡泡糖,好多我们平时只舍得买一点的零食,一堆的放在我们面前。然后,来了一群男男女女,坐了一屋子。抽烟,吃瓜子。我坐在炕上,打量这一屋子的时髦男女,心里默默评价哪个更帅,哪个更好看。可我的审美有啥用呢,影响不了他们。这些装扮的像海报一样的男男女女,平时在大街上能看到一两个就不错了,现在一堆全集中在这里,还真是眼花缭乱呢。

  春山哥他们又走了。我和春姐铺好了被子睡觉,明天还得上学呢。早晨起来。发现春山哥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的,和我们睡在一个炕上,那个我觉得最好看的女孩在他的被窝里。

  第二天,我还是去春山哥家给他妹妹做伴。晚上在我们睡着的时候他又回来了,早晨和我们一起起床的。他给妹妹做早餐。我们在他的被窝里发现了一把菜刀。

  回家,跟姥姥说了这两天的见闻。姥姥的脸变了色,给我一个耳光,让我以后再也不要去他家睡觉了。眼泪含在眼眶里,我去上学了。

  春山哥又消失了

  某天放学回家,看见胡同里的人都往大街上跑,说是游街了。那时候的游街就是犯了罪的人被押上一辆解放车,在上面站着,有人押着,脖子上挂着白底黑字的牌子,黑字是罪犯的名字,然后打个红叉。解放车的前面是一个面包车,里面有喇叭,播放犯人的信息及所犯罪行。车队就这样开着,在我们这个城市的主要马路游走一圈。这样的事一年发生的不多,在电视节目不是很丰富的年代,是不能错过的好戏。我也背着书包往胡同外面跑。

  我们胡同这里好像是一个驿站,在这里押犯人的和犯人都要休息一下,喝些水,然后上车继续前行。我挤在人群中,钻来钻去的竟钻到了犯人休息的地方。他们该被带上车了。一个一个依次被押着走上解放车。近距离的接触这些犯人才发现他们并无特别,这时候真看不出来有多恶了。有一个竟然瘫了,被硬架着上去的,好像还有尿裤子的。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了。我其实只看见了一双胶鞋,只不过是下意识的抬了头。或许这就是第六感吧。抬头发现,这双胶鞋的主人竟是春山哥。两个人押着他,脖子,上也挂着一个大牌子。“小春山”我竟然有勇气喊他。两个法警严肃的剜了我一眼,春山哥还是听见了,看着我笑了一下。现在想想,这个时候他还能笑出来,还真是不可思议。

  后来,这事在胡同里传开了,大家都知道,春山游街了。那天,因为太激动,竟然没看清他脖子上的牌子写的是什么。听大人们说才知道,他犯的是强奸罪,判了十年。

  春山哥就这么合理合法的消失了,再也不见。大人们说,他这辈子是毁了,肯定没有姑娘愿意嫁给强奸犯。

  我一直觉得有事干时间就过的挺快。比方说我,每天忙着上学,写作业,应付考试。不知不觉,我竟然上六年级了,马上要升初中了。顺哥和萍姐刚添了儿子,顺哥的妈妈也沉浸在当奶奶的幸福中。这家人平静了好久,没有啥动静了。就在我忙着备考小升初的某天。顺哥家又传来咣咣的响声和顺哥妈妈的哭声。然后是玻璃碎的声音。

  我和同学在家做功课。听见声音就跑出去了。看见顺哥的妈妈哭着跑出来,春山哥举着菜刀在后面追着。天了,时间过的真快,他竟然出狱了。这个快在记忆中消失的人竟然出现了。他说他放出来了,要跟他妈要钱买自行车,他妈不给,所以他才这样的。他说不给他就继续闹,直到给钱为止。

  这事过后,我们都知道春山出狱了。某天,他还带来了一个挺漂亮的女孩,说是他女朋友。他找了一个搓澡的工作。看来过的还不错。

  再后来看见那个女孩肚子竟大了。听大人们说,春山跟他爸要钱要结婚,他爸不给。他就把女孩的肚子搞大了,以此来逼他爸出钱给他结婚。不过计划破产了,他爸还是没给他钱。所以,只能把孩子引产了。引下来一个八个月大的男孩。他女朋友在顺哥家养伤。春山还是靠搓澡过活。

  后来,春山还是结婚了,引产了一个男孩并没影响他们后来的生活,他又生了一个女孩。他媳妇还是死心踏地的跟着他,据说,经常被家暴。

  有事做的日子就是过的快。他们结婚的时候我刚上初一,转眼,我大学毕业都工作了。

  我妈看见了春山哥的妈妈,那风流的女人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神彩,据说,春山哥已经不搓澡了,年龄大了,干不动了。

  年轻时的激情,换来如今一身的毛病,苟且残喘的活着。让我更加敬畏时间,一定不能虚度每一寸光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