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悍妻归来

将军,公主把老夫人气晕了

重生之悍妻归来 吴冯冯 2050 2018-10-10 23:59:05

  满香楼

  海棠阁

  战晖清一大早就过来满香楼把刑风送来的消息跟司徒漠他们分享了,他是打算跟他们说完就去给司徒舞买早点的,他答应了司徒舞每天都要给她买八宝斋的美食,不能食言。

  “子清,你怎么心不在焉的?”白子玉问道。这不应该啊!这在说事关司徒亦的事情慕子清竟然能走神,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呢!

  慕子清听到有人在跟他说话,但他没听清,就说道“子玉,不好意思,我刚好在想点事情,没听到你说什么?你能再说一遍吗?”他刚刚正在想司徒舞跟他说的那些话,他这几天一直都在纠结,他到底要不要试试。

  “我说你最近怎么了,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白子玉说道。

  “啊!没有,只是在纠结一些事情!”慕子清说道。

  他说完抬头一看就发现战清晖跟司徒漠也正看着他,于是又说道“五王爷这样做真的是太不爱惜自己的身体了。”

  “是啊!就算他再怎样着急报仇也不能不顾自己的身体健康啊!”司徒漠附和道。

  “你们懂什么?对于有些人来说,让仇人多快活一天,对他来说都是一种耻辱!”白子玉说道。

  慕子清一听,脸色刷的一下子就血色全无了,那他还活着,对司徒亦来说是不是耻辱中的耻辱了。

  是啊!他最近总是想着要怎么重新回到司徒亦的身边,却忘了他对司徒亦来说是他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白子玉看到慕子清脸色悲凉苍白的样子,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解释道“子清啊!你不要想太多了,我并不是在说你,我只是在说某些人,你不要想太多了。”让你嘴贱。

  他怎么能忘了这里还有一个罪魁祸首呢!

  “对啊!子清,你要相信五哥,他一定会理解你的。”司徒漠说道。

  然后看向战清晖,想让他帮忙劝一劝慕子清,这一看,只见战清晖神情怪异的看着慕子清,那专注的样子就好像在看自己的心上人一样。

  司徒漠一惊问道“清晖,你干嘛呢?”该不会也看上慕子清了吧!

  战清晖收回思绪说道“没什么?”

  “哦!那就好!”司徒漠说道。他可不想司徒舞这么年轻就守活寡了。

  “主子,楼下人来说是将军府的人,说找战将军有急事。”掌柜的声音传来。

  司徒漠看了战清晖一眼说道“让他上来吧!”

  “该不会又是公主把谁给打了吧!”白子玉在一旁笑着说道。

  这话一出,战清晖脸色一僵。不会吧!又谁这么不知趣,去招惹司徒舞了。

  慕子清也忘了悲伤。突然之间,他的脸在隐隐作痛。

  司徒漠也是正憋着不笑。看来这将军府以后应该是会挺热闹的。

  一会,将军府的小厮过来看到战清晖就说道“将军,你快回去吧,公主把老夫人气晕了,府里现在是一团糟。”

  战清晖一听,什么也没说就急忙忙的走了。

  小厮见战清晖走了,就又司徒漠他们弯了下腰,也急冲冲的走了。

  剩下的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的眼中都写着,想看热闹几个大字。于是白子玉就站了起来说道“平日里老夫人待我也不错,现在她身体不适,我应该去看看的。”

  司徒漠也说道“嗯!我也许久没去看过老夫人了,刚好今日去看看她吧!”

  于是两个人就往外走,走到门口,司徒漠就想到慕子清也很久没出过满香楼了就回头问道“子清,你要不要也去走走!”

  慕子清说道“我去不太好吧!”他还是怕出去见到以前认识的人。

  “去看看吧,就当散散心吧!”白子玉也说道。

  慕子清想了一下说道“好吧!我也该出去走走了。”我

  明明都是想去看热闹,却一个个都说的那么好听,你们不要忘了,人家老夫人还昏迷着躺在床上呢!

  ……

  将军府

  忆烈居

  “司徒舞,要是我娘有个什么意外,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战清婉说道。一

  本来她听到老夫人找司徒舞来问话,她心里还挺高兴的,这说明老夫人己经把她说的听进去了,但没想到,她还没开心一会就听到说老夫人晕倒了。

  当她赶过来的时候,老夫人己经躺在床上了,而香桃站在一旁用控诉的眼神看着司徒舞,她就知道这事跟司徒舞脱不了关系。

  司徒舞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这简直就是莫名奇妙就背了黑锅嘛!

  “你还翻白眼,你是不是看到我娘躺还床上很得意啊!”战清婉说道。

  “我有什么得意的。”司徒舞问道。她没那么黑心。

  吱!林大夫从老夫人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战清婉看到林大夫出来了,也顾不得跟司徒舞吵了,就赶紧跑过去问道“林大夫,我娘怎么样了?”

  “老夫人是因为怒火攻心导致气血一下了没供上来才晕倒的,一会我开点药给熬给她喝了就好了。”林大夫说道。

  林大夫说完就在一旁写下药方,交给战清婉说道“就按这个方子服药两次就可以了。”

  “好的!谢谢林大夫。”战清婉接过方子拿出五俩银子给林大夫说道。

  林大夫收下银子之后说道“那老夫就先告辞了!”

  “香桃送林大夫出去,顺便把药抓回来。”战清婉把药方给香桃说道。

  “是!二小姐”香桃应道“林大夫这边请。”说完就带着林大夫走了。

  战清婉见香桃带着林大夫走了之后才说道“幸好我娘没什么事,不然有你好看的。”

  司徒舞见老夫人没什么事,也懒的理战清婉了,转身就想走,再不走她怕她忍不住想打战清婉的冲动。

  但战清婉哪里那么容易放司徒舞走啊!说道“司徒舞,我警告你,你不要再想着勾引子清哥哥了,他是不会喜欢你的。”

  “我知道他不会喜欢我,但他也不会喜欢你,所以你还是不要肖想他了,你们不合适。”司徒舞说道。

  “你!”战清婉被说中了心中的痛,抬起手就想扇司徒舞巴掌,但她忘了,司徒舞以经不是之前的那个司徒舞了。

  于是她又杯具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