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悍妻归来

她妒忌司徒舞

重生之悍妻归来 吴冯冯 2090 2018-10-08 23:51:47

  夜里,忆烈居

  老夫人的房间里

  “她真的是这么说的?”老夫人坐在椅子上问道。

  “娘,是真的,当时顾姐姐也在现场,她也听到了,如果你不相信我,你明天可以去找她来问问。”战清婉站在老夫人的背后帮她捏着肩膀说道。

  “乖女,你老实告诉娘亲,你是在什么时候发现慕子清就是慕寒的?”老夫人问道。

  战清婉身体僵了一下,她就知道她今天太冲动了,看吧!果然满不住了。

  四年前,慕子清他们出事的时候战清晖他们刚好去了青城,所以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当他们回来的时候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了。

  那时老夫人是知道战清婉对慕子清有着不一样的感情,怕她去满香楼闹着要找慕子清,所以就骗她说慕子清由于被打伤的原因被带到满香楼后没多久就死了。

  战清婉不相信,所以她在慕子清被贬到满香楼之后的一年时间里,几乎天天都到满香楼的青馆里,她想看看能不能找到慕子清一点蛛丝马迹,但结果很令她失望。因为在那一年里她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甚至连听都没听到过一点有关于慕子清的事情。

  那时的她并不知道满香楼是司徒漠的产业,而且他还下过命令,满香楼里的人不能讨论一切有关于慕子清的事情。

  由于慕子清和司徒亦帮过司徒漠的原因,所以司徒漠对慕子清照顾的特别周到,不但慕子清安排在三楼养伤,还帮他改了个身份叫慕寒。

  因为三楼是司徒漠的私人地区,没有他特许过的人根本就上不去,而慕子清躲在房间里不出门,战清婉上不去三楼,所以两人也硬是没见过一面。

  最后战清婉不得不相信老夫人说的,慕子清已经死去了。

  一直到两年前战清婉才重新见到慕子清。

  那时她跟顾凝约好了在满香楼碰面,然后无意中见到了慕子清,她追上去时,那人说他叫慕寒,但她坚信他就是慕子清。

  于是她就开始打听有关于慕寒的事情,发现他出现的时间刚好就是慕子清出事的时候。所以她才更加确定慕寒就是慕子清。

  一直到司徒舞嫁到将军府慕寒才承认他就是慕子清。

  她妒忌司徒舞,因为慕子清让她好好照顾司徒舞,她不明白,司徒舞都把他害成这样了,为什么他还是想着她。

  所以她才一直找司徒舞麻烦,只要司徒舞过得凄惨,她才觉得开心。

  后来她之所以会对司徒舞下死手是因为她问慕子清有没有喜欢的人的时候,慕子清脱口而出说了司徒两个字之后,就说他已经没有资格去喜欢她了。

  她不用想都知道他脱口而出的司徒后面那个字就是舞了,凭什么,她司徒舞何得何能可以得慕子清的喜欢啊!所以她恨,她恨不得司徒舞马上就死去,然后她才不动声色的把司徒舞推到莲花池里。

  但她没有想到司徒舞如此的命大,不但没死,醒来之后还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不但把她揍了一顿,还把老夫人给唬住了。

  害得她不但被老夫人骂了一顿还被关了一段时间。

  由于她当时怕被老夫人知道她已经知道慕子清没死的事,她没敢闹,顺势把她司徒舞的恨说出来,以掩盖住她已经知道慕子清没死的事情。

  但没想到还是被知道了。

  战清婉想了想说道“两年前,我就知道了。”

  “这么久了”老夫人说道。她是突然之间想起她在战清婉被打伤的时候一时情急就把慕子清现在的名字说了出来,她反应过来时发现战清婉并没有什么异常,还大声喊到,她恨司徒舞害死了慕子清。她还以为是因为她说漏嘴了,才让战清婉发现了的,没想到原来她早就知道了。

  你说按道理战清晖应该是知道这些事情的啊!但他愣是一个字也没跟老夫人说过。以至于老夫人一直都不知道战清婉已经知道了慕子清的事情。

  “你怎么说服你哥哥帮你一起满着我的。”老夫人问道。这战清晖也真是的,明明知道慕子清跟司徒亦的事情,也不帮着她就算了,还帮战清婉满着她,是想让他妹妹一直执迷不悟下去吗?

  “没有啊!我没找过哥哥帮我啊!”战清婉说道。

  那是因为她知道战清晖不会掺和她跟老夫人之间的事,老夫人要骗她,就骗呗,只要她骗得住战清婉一辈子。

  战清婉要满着老夫人,那就要看她有没有那个本事满得住老夫人一辈子啰!

  老夫人听到战清婉说的,无奈的叹了口气,她的这个儿子啊!自从她丈夫去世后就变了一个样。

  人变得冷清清的,也没见他开心笑过了,只要她们吃饱穿暖就可以了,从来都不会多管她跟战清婉之间的事情。

  也许是怨她吧!也是,如果不是她任性硬要带着战清婉回青城,她们就不会被人绑架,而战烈就不会为了救她们而死。

  其实她到现在都还无时无刻的在怨恨自己,怨自己的任性,怨自己的持宠而娇。

  “娘,你是不是又想起爹爹的事情了?”战清婉见老夫人面露悔意又似怀念的神情就问道。“娘,你不要这样,那只是意外,你也不想的。”当时她是昏迷过去的,所以她并不知道当时发现了什么事情。

  当她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是在傅家庄了,大家只告诉她战烈死了,为了救她们死了,但是他是怎么死了,没有有跟她说,就算她问,大家也是闭口不提。

  她记得那时候老夫人天天都是以泪洗面,一段时间后她就像是脱胎换骨了一样,人变得沉稳强势了起来了,但人苍老了许多,而战清晖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变了一个人了,从一个温暖的少年变成了一个冷清清的男子汉了。

  “好了!你说的事我明天会问问的,今天也晚了,你先回去吧!”老夫人脸色疲惫的说道。

  “是!娘,你也不要多想了,早点休息吧!”战清婉说完就退出了老夫人的房间。

  她知道老夫人这是又在想起她父亲了。

  老夫人看向窗外的月光自言自语的问道“烈哥,你在那边过得还好吗?”然后过了许久才走到床上躺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