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悍妻归来

好的,相公

重生之悍妻归来 吴冯冯 2190 2018-10-06 19:53:26

  “娘子,你刚刚说的你只喜欢我一个人是不是真的?”战清婉她们走了之后,战清晖搂着司徒舞的腰问道。

  司徒舞推开战清晖说道“你不要误会了,我那是看在你给我买吃的份上才帮忙气气她们的。”话说,战清晖到底给她买了什么吃的这么香。

  司徒舞坐回躺椅上拿起包裹就拆。

  “哦!”战清晖应道。原来只是为了气战清婉她们,只是他也没说过要气她们啊!不过攻略说过,妻子说什么都是对的。

  “啊!是八宝鸡。”司徒舞给自己撕了一块肉放进嘴里“唔!”这鸡的味道刚刚好,香,嫩,滑。这看起来是像酱油鸡的做法,但吃起来这鸡皮还是很爽口的,而这个肉呢,煮的刚刚好,很鲜嫩,吃起来很滑,一点都不柴。

  八宝斋出品,就是不同凡响。好吧!看到战清晖这么舍得的份上,她以后尽量多帮帮他吧!

  战清晖看到司徒舞满意的样子,他特别开心,他就知道司徒舞肯定会喜欢这八宝鸡的,果然没错。

  司徒舞又撕了一块放进嘴里之后就对屋里大声喊道“小绿,你是在里面生孩子吗?这么久都不出来。”

  正在房间里偷偷做荷包的小绿被司徒舞吓了一跳,站起来把手里的东西塞到枕头下面,就跑出去,走到司徒舞面前说道“公主,你找奴婢有什么急事吗?”

  司徒舞没好气的说道“怎么?没事就不能叫你出来了吗?”说完,脸色一转,戏谑的说道“还是说你真的是在里面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了。”

  小绿一听说慌了,心虚的说道“没,没有啊!”她慌什么啊?不就是做个荷包送人吗?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真的?”司徒舞怀疑的问道。

  “真的,奴婢骗你干嘛?”小绿说道。“公主你到底叫奴婢出来干嘛!”

  “哦!”司徒舞把手里的鸡给小绿说道“拿到厨房里让杨主厨砍成一块块的,中午吃饭的时候吃。”

  “唔!好香!”小绿闻到香味低头一看说道“这是八宝鸡,公主你怎么会舍得买啊!”这八宝鸡一只就要五十俩银子了,就司徒舞那爱财的样子,这不像她平时的做法啊!

  司徒舞翻了个白眼说道“这不是我买了,是战清晖买的。”

  “哦!奴婢就说……”小绿见司徒舞瞪着她,立马说道“奴婢这就去找杨主厨。”说完就拿着八宝鸡跑了。

  哼!算她跑得快,不然她可要好好跟她打一架不可。

  司徒舞刚准备躺下,就发现战清晖还在旁边站着看着她就问道“你怎么还在这里?”

  战清晖没有回答她,还是一个劲的盯着司徒舞看。

  司徒舞被他看的头皮都发麻了,怒声吼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是吗?”

  听到司徒舞的怒吼声战清晖才回过神说道“嗯!是没见过像娘子这么美的人。”攻略上说过,一定要常常赞美自己的妻子,这样她才会保持自信,她的心情会每天都很愉悦,这样她才会对你喜笑颜开,她开心你也开心。

  哪个女子不喜欢别人赞她好看的。当然司徒舞也不例外,她就高兴的说道“这话我爱听,看在你这么上道的份上,说吧!你想怎么样?我会好好配合你的。”司徒舞还是认为战清晖这样做是想找她帮忙掩饰他和白子玉的事情。

  司徒舞说的配合是不是他想的那个意思吗?

  战清晖问道“娘子,你说的配合是?”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吗

  “就是你想的那样!”司徒舞说道。不就是配合演出一下吗?

  战清晖高兴的说道“我希望娘子不管在什么情况下都要叫我相公,而不是为了气某些人才这是叫我。”他还是很介意司徒舞刚刚说他的时候是说战清晖,就好像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的陌生人一样,他很不喜欢。

  “你的意思是,不管有没有外人在我都要叫你为相公吗?”司徒舞问道。

  “对啊!”最好就是在慕子清他们面前像刚刚那样扑到他怀里甜甜的叫他相公,他就不相信这样子还会有人肖想他媳妇。

  “这样啊!”司徒舞看着战清晖说道“如果你每天都给我买一份八宝斋的美食,我就答应你。”这一个八宝鸡的她就太亏了,如果每天都有美食还差不多。

  “好,我给你买。”战清晖说道。就算她不说他也会给她买的,谁让他自己以前那么混蛋呢!

  “好的,相公!”司徒舞说道。不就是叫一下吗?又不会少块肉,说起来她还赚了呢!

  院门口传来苏南的声音“将军!”

  战清晖看过去,只见他站在门口不进院就奇怪的问道“你站在院口干嘛?”

  “少夫人的院子里都是女子,属下就这样进去不太好吧!”苏南为难的说道。

  司徒舞说道“没事,进来吧!姐不怕什么流言蜚语”然后看了一眼战清晖说道“再说了,这将军大人还在这里呢!谁敢说你。”

  这个就是宁宛婷看上的了个男人,看着还不错嘛,秉性就不知道了,但为人还是可以的,至少有礼貌。

  战清晖见苏南看着他没动就说道“照你家少夫人说的做。”也不知道这小子哪来的这么多事,以前也没见过他这么守规矩啊!

  “是!”苏南应道。然后又腼腆的对司徒舞笑了笑才走到战清晖耳边小声说道“将军,刑天大人派人来信了!”

  战清晖听到刑天来信就知道应该是事关司徒亦,就对司徒舞说道“娘子,我有点急事要处理,就先走了。”走到院门口又走回来说道“我明天再来看你。”这次才真的走了。

  宁宛婷见战清晖走出院门就跑过去看了一眼,看到战清晖真的走远了才跑到司徒舞旁边问道“表嫂,表哥他今天是吃错药了吗?这么肉麻。”太吓人了。

  “也许吧!”司徒舞兴趣缺缺的说道。她也没看出来这战清晖平时看起来那么冷清的一个人,说起情话来还真让人不法抵抗啊,连她都差点沦陷了,可惜啊,他这是为了别人才这样做的,如果他真是这样子对她好的话,估计她迟早都是真正的爱上他。

  宁宛婷见司徒舞并不想多说这个话题,就以为她还是气战清晖之前的事情。就转移话题说道“表嫂,我还没吃过八宝鸡呢,我中午要留在这里用餐”不是她不想帮战清晖说好话,而是司徒舞才刚刚原谅她,所以她不敢再去提起之前的事情了,所以战清司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