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悍妻归来

这是让她保密的意思吗?

重生之悍妻归来 吴冯冯 2299 2018-10-02 22:06:13

  第二天早晨

  挽清居

  司徒舞正看着桌子上面的那包点心发呆,她想不明白战清晖这是什么意思。

  “公主,你说这将军是怎么回事呢?他为什么突然之间就给你买包点心啊!”小绿伸手就拿起点心边拆开边奇怪的问道。

  “我也不懂他这是什么意思呀?”司徒舞一头雾水的说道。

  昨天傍晚的时候,从来都没来过挽清居的战清晖破天荒的过来了,还给她带了包点心给她,还说什么以前是他误会她了,以后他会好好对她,不会再让她受委屈了。然后就把东西往她怀里一塞,就如我悄悄的来了正如我悄悄地走了。

  “咦!”小绿拆开油纸后发现里面的点心都是司徒舞爱吃的。就把点心推到司徒舞面前说道“公主,你看这些都是你爱吃的。

  ”司徒舞听到小绿说的就抬眼看向点心“还真都是我爱吃的呢!”

  司徒舞拿起一块桂花糕塞进嘴里咬了一口说道“你们说,这战清晖是不是突然良心发现了,觉得他之前对我太过份了,所以就买包点心来补偿一下我啊!”如果是这样,那他就太天真了,她是那么好打发的人吗?怎么着也要个七八包才行啊!

  嗯!这名店的点心就是好吃!软软的,糯糯的,还有那淡淡的花香味在舌头上散开,特别的香浓。司徒舞再把剩下的桂花糕塞进嘴里含着就眯着眼享受。

  小绿见司徒舞那享受的样子,也拿了块桂花糕塞进嘴里咬了一口,就说道“嗯!这个桂花糕好好吃啊!跟我们之前在府里吃的不一样。”

  然后又把手里的半块塞到嘴里,然后口齿不清的对着不远处正在绣花小碧喊道“姐,你快别绣了,先过来吃点心啊!”不然等下就被司徒舞吃完了。

  小碧听到小绿的叫喊声就把手里的荷包放下,站起来走到桌子旁边坐下来拿起一块糕点闻了闻说道“闻着还真挺香的。”然后才吃了一口。唔!确实是跟府里做的不一样,这香糯的口感。这八宝斋的糕点果然名不虚传啊!

  当司徒舞把嘴里的糕点吞下后,睁开眼睛就看到小绿像饿鬼投胎似的拿着糕点往嘴里塞。这是刚改造完出来的吗?

  看到这里司徒舞就抬起手用力拍向小绿拿着糕点的手说道“这是谁跟你抢了?”也不怕噎着。

  小绿口齿不清的说道“你啊!咳!咳!咳!”还没说完就被呛到了,然后把嘴里的点心咳了一些出来。

  “水,快给我水。”小绿掐着脖子说道。

  司徒舞见小绿差点喷到她了,急忙闪到一边,完全没有给小绿倒水的意思。

  小碧见小绿这样子非常嫌弃的倒了杯水递给她,然后站到一旁去。

  小绿赶紧伸手拿了就咕噜咕噜的喝下去之后就打了个饱嗝说道“嗝!好饱!”

  小绿缓过来后发现司徒舞和小碧两个人都离她远远的就问道“嗯!公主,你们站那么远干嘛?”

  司徒舞说道“呶!你自己看看!”真是可惜了那些糕点,她才吃了一块。

  小绿听了低头一看,这桌面到处都是糕点屑。难怪她姐摆着一副嫌弃她的样了。“我这就收拾。”小绿心虚的说道。

  司徒舞躺在院子里晒着太阳问道“小碧,你说这战清晖是什么意思呢?”她到现在都没想明白。

  “奴婢也不知道,也许是将军发现公主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就想着跟公主好好过吧!”小碧说道。毕竟任谁看到一个天天都低着头,阴沉沉的人都不喜欢吧!。

  “不会吧!他不是喜欢白……”司徒舞说着说着就停下来了。

  她懂了,战清晖这是要堵住她的嘴呢!应该是慕子清那个大嘴巴告诉他,她己经知道他跟白子玉的事情了,战清晖怕他把事情说出去了。所以他才买包点心给她,意思就是要堵住她的嘴,让她保密的意思啰。

  “公主,你说将军喜欢白什么?”小碧见司徒舞说了一半又不说了就问道。

  差点就说出来了,幸好啊!司徒舞说道“没什么!我是说战清晖当然喜欢像我这样的白富美啦!呵呵……”她还是先帮他兜着吧,怎么说他都给她买点心了。

  只是可惜了,她好不容易才看上个男人竟然是个同性恋。算了,之前的那些事,她也不计较了,谁让她嫁了个喜欢男人的人呢!那她做个好人帮帮他吧!毕竟他也不容易。

  “白富美?”小碧一脸问号的问道。

  司徒舞见小碧一脸不解,就给她解释道“白富美说的是肤白貌美还很有钱的女人。”

  小碧听司徒舞说完后非常直接的说道“公主,你说你是白跟美我就认了,但这富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司徒舞一听就不高兴了,她现在可是有资产的人了,怎么能小看她呢。

  “我怎么没钱了,你可不要忘了,昨日是谁给你发了一百俩银子!”司徒舞大声的说道。

  小碧认错道“是!是!是!公主现在是有钱人了。奴婢不应该小瞧你的。”现在她们两姐妹对司徒舞是越来越放肆了,也很喜欢这个样子的司徒舞,经过这一个多月的相处,对她也是有了一定的了解,也知道她很少会生气的人,要是她生气了,你哄她一下就好了。

  实在是气不过了,她会狠狠地揍你一顿,只要把心里的气发泄出来就好了。

  “哼!这还差不多。”司徒舞说道。她可是自己能养活自己的人了,怎么能让人看扁呢!

  “表嫂,表嫂,”宁宛婷从院外喊着跑进来就看到司徒舞躺在院子里晒太阳就是道“你在啊!”她还以为今天又见不到司徒舞呢!

  她在很奇怪吗?说得她好像离家出走似的。

  司徒舞翻了个白眼问道“你找我干嘛?”她还在生气中呢!

  “表嫂,你还在生气啊!你不要生气了,我也不是故意要骗你的。”宁宛婷走到司徒舞旁边戳着她的肩膀说道。

  “哼!你想我不生气,可以啊!让我揍一顿,我就原谅你。”司徒舞坐起来说道。

  “还有别的选择吗?”宁宛婷小心的问道。

  “有啊!把战清晖为什么让你接近我的原因告诉我。”司徒舞说道。

  “这个嘛!”宁宛婷纠结了一下说道“好!我告诉你。”正所谓死贫道不如死道友。

  “表哥他怀疑你嫁给他是要来偷他的兵符的,所以才让我来试探你。”宁宛婷眼睛一闭说道。

  “兵符?可以吃吗?”司徒舞平静的问道。

  “不可以啊!”宁宛婷愣了一下说道。

  “竟然不可以吃,那我要来干嘛?”司徒舞问道。莫名其妙,她一个女的要兵符来干嘛,难不成她还能造反当皇帝啊!

  司徒舞完全没有想过,这兵符她是可以帮别人偷啊,这也许她来说是个没有的东西,但对有用的人来说,这可是半壁江山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