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悍妻归来

将军感到很不爽

重生之悍妻归来 吴冯冯 2115 2018-09-30 22:48:20

  战清晖发现自从事情露馅的那天之后,司徒舞是天天都往满香楼跑,看到他也是没有了当初刚见到他的那种热情了,而对他多了一层防备,这让他感到很不爽,只是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不爽什么。他只知道他很不喜欢司徒舞用那种冷清清的眼神看他,这让他很烦躁。

  “表哥,你是不是还是怪我把事情告诉表嫂了。”宁宛婷见战清晖最近都是冷着张脸,就缩到苏南身旁小心翼翼又带点自责地问道。

  战清晖见宁宛婷小心翼翼又自责的缩在苏南身旁问他,脸上的表情就缓和了一点说道“不是,表哥没怪你,你不用这么害怕!”

  “不是?那你怎么最近总是板着张脸啊!”宁宛婷不相信的问道。她才不信呢!这段时间他总是冷着个脸,都快把人冻僵了。

  战清晖神情一顿说道“是吗?可能是最近的烦心事太多了吧!”然后又似无意的问道“对了,最近怎么没见你去找你表嫂玩了?”战清晖自己都没发觉,他现在己经接受了司徒舞是他妻子了。

  “我有去找她啊!可是我每次去找她都被小绿拦住了,她说表嫂不在府里,出去了!我问她,表嫂去哪里了,但小绿不愿意告诉我。我想表嫂她肯定是生我的气了,她对我那么好,但我却欺骗了她。所以才不愿意见我的”宁宛婷失落的说道。

  苏南摸了摸宁宛婷的头安慰道“不会的,过段时间就好了,我看得出来公主她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真的?”宁宛婷高兴的问道。她真的很起喜欢司徒舞的,所以她一点都不想失去司徒舞这个好朋友。

  苏南点头说道“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等公主想通了,她就会原谅你的。”

  然后再对战清晖说道“将军,要不我们直接跟公主摊牌吧!说不定她会站我们这边呢?怎么说五王爷都是她嫡亲哥哥,她总不能帮着皇上来对付五王爷吧!”司徒舞救了宁宛婷,也算是对他有了救命之恩,照这段时间看来,他觉得司徒司是个很正直的女子,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种人,所以他不想再这样怀着恶意去揣测她了。

  战清晖犹豫的说道“这个还是找子玉商量一下吧!”虽然他也想相信司徒舞,那如果她真的像是白子玉所说的那样是装出来的呢?

  这些阴谋论什么的,他真的不在行,所以还是得问问白子玉他们。

  战清晖想了一下就说道“苏南,你等下就去约白子玉,就说我在海棠阁等他。”

  “好,要不属下现在就去。”苏南说道。

  战清晖说道“嗯!也好,去吧!”其实他这么急着要去满香楼,只不过是他知道司徒舞现在就在那里。所以他才想去看看她在那里干什么?只是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关注司徒舞的呢?是从她揍了战清婉开始的吗?还是她第一次叫他壮士,说她看上他的时候呢?他不知道,但他知道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她有一双特别清澈的大眼睛。

  “宛婷,我有事要忙,你看……”苏南看着宁宛婷说道。也不知道是不是死过一回的原因,宁宛婷现在的特别粘苏南,除了去找司徒舞的那一点时间,她基本上都是粘着苏南。

  “嗯!你去忙吧!我也许久没见姑母了,我去找她聊聊天。”宁宛婷善解人意的说道。

  待苏南走远了她才对战清晖说道“表哥,我想去姑母那里坐一下,我就先回去了!”

  战清晖也没留意宁宛婷说的什么,就胡乱的应了一声“嗯!”然后就坐在那里,一直到宁宛婷走远了他才回过神来起身离去。

  满香楼

  战清晖刚到满香楼就看到司徒舞从慕子清的房间里出来,也不知道两个人之前在房间里说了什么?反正他看到的时候,司徒舞是对着慕子清笑得很暧昧,而慕子清是红着脸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这是慕子清来了这满香楼之后第一次展开笑颜。虽然是好事,但对战清晖来说却异常的刺眼,同时也让他心里堵的很。

  “将军,怎么了?你怎么不走了?”掌柜见战清晖突然停下来就不动了,就奇怪的问道。

  战清晖收回目光说道“没事,走吧!”说完就往海棠阁走去。

  “刚刚那个不就是战清晖吗!他来这里干嘛?”司徒舞问道。

  “是啊!他去了海棠阁想必应该是有什么事要跟六王爷他们商量吧!”慕子清往海棠阁那边看了一眼说道。

  司徒舞收回目光道。“哦!”然后看着慕子清还想继续说刚刚的那个话题“我跟你说啊,你听我的准没错,你现在要多练……”但被慕子清阻止了。

  “行了,你快走吧!我会好好考虑考虑你说的。”慕子清红着脸说道。

  “那,好吧,我过两天再来找你。”司徒舞遗憾的说道。

  慕子清在楼上看着司徒舞走出满香楼后才收起脸上的笑容,往海棠阁走去。

  战清晖走到海棠阁的时候,白子玉跟司徒漠己经在里面等着了。

  “你有什么事啊,这么着急的把我们找来啊!”白子玉一见到战清晖就问道。真是的,早不找晚不找他,偏偏就在他正要沉迷温柔乡的时候打扰他。

  “是啊!清晖,你这么急的找我们,是不是五哥他又出了什么事啊!”司徒漠着急的问道。

  战清晖走过来坐下说道“不是!是有关于司徒舞的。”

  “小七,怎么了,是不是她又把谁给揍了?”司徒漠问道。

  战清晖的嘴角抽了一下说道“不是。”司徒舞现在这彪悍的形象是有多深入人心啊!

  “不是!那就是她有所行动了?”白子玉挑眉问道。

  “我没打扰到你们吧?”慕子清突然出现说道。

  司徒漠看到是慕子清就调侃道“哟!怎么,肯出房门啦!”

  慕子清面色尴尬的摸摸鼻子说道“让你们见笑了!”

  “话说公主这段日子天天往你房间里跑的,干嘛?是在给你赔罪吗?”白子玉好像无意的问道。

  慕子清想起司徒舞说的脸又红了说道“不是!”他才不会告诉他们,司徒舞是在教他如何成为一名合格的诱受,虽然他不太懂诱受是什么意思,但他却明白司徒舞的意思是让他有意无意的去诱惑其他男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