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悍妻归来

事情败露

重生之悍妻归来 吴冯冯 2355 2018-09-27 22:35:03

  顾凝本来就是想要宁宛婷死,于是就小声的对战清婉说道“婉妹妹,公主她怎么能这样啊!这两个女子亲吻,这要是传出去,以后让表姑娘怎么嫁人啊!”她是希望战清婉出言阻止司徒舞。可惜了,这次战清婉让她失望了。

  其实战清婉何尝不知道这样对宁宛婷的声誉不好呢,但想到司徒舞刚刚说的,但她更怕宁宛婷就这么去了,所以她才不敢出声阻止。

   司徒舞来来回回给宁宛婷做十来回人工呼吸后,宁宛婷才把水吐出来,人也有了意识,慢慢的清醒过来了。

  司徒舞见宁宛婷睁开了双眼才松了一口气,拍了她胳膊一掌说道“傻样,不枉费我把初吻献给你了。”总算是救活了。

  宁宛婷顿时睁大双眼问道“表嫂,我还没死啊!”然后看到司徒舞也是浑身都湿透了,也明白这是司徒舞救了她。

  宁宛婷对司徒舞感谢道“表嫂,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我怕是就这么去了。”没人能知道她当时的恐惧,她当时真的很害怕,怕她没法报父母恩,怕她没法陪苏南到老,也怕再也见不到大家了。

  “没事,说起来还要怪我呢!如果不是我要在这里钓鱼,你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司徒舞自责的说道。

  宁宛婷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但一看到苏南向她走来,她就一把推开司徒舞,站起来跑过去,扑到苏南的怀里哭道“呜……南南,我好怕,我怕我再也见不到你了。”苏南也后怕,于是他把宁宛婷搂在怀里说道“乖,现在没事了,别哭了。”

  他也怕,怕再也看不到她傻傻地样子,她笑的样子,还有她喜欢他的样子了,这让他清楚的知道他不能失去她。

  战清晖见状,知道事情要满不住了,于是对顾凝说道“顾小姐,你还是先离去吧,战某有点家事要处理。”

  顾凝虽然想留下来,但她不想给战清晖留下不好的印象,于是善解人意的说道“既然是家事,我一个外人也不好留在这里,那我日后再来找婉妹妹吧!”

  “谢顾小姐谅解,只是今天府上发生的事情……”战清晖盯着顾凝说道。

  顾凝哪里能不明白战清晖的意思呢,说道“我今天从未来过将军府。”说完就走了。

  走出将军府后,顾凝又回头看着将军府,她迟早都会是这座府邸的女主人。

  婢女流香也知道顾凝心仪战清晖己久了,其实她不明白像顾凝这种才貌双全的女子其他男子都争着抢着想要娶她,而顾凝却偏偏就看上战清晖那个木头呢。

  流香收起思绪问道“小姐,走吗?”

  顾凝回头说道“流香,我们今天是去游湖了,你可明白?”

  流香低头说道“小姐,奴婢明白。”她只是个婢女,只要伺候好主子就可以了,其他的都跟她无关。

  “我也累了,我们回府吧!”顾凝就向马车走去。

  司徒舞看到这里就觉得这情况不对了,这难道这是要兴师问罪了,那她还是先走为妙,天知道这男人吃起醋来可是六亲不认的。就在司徒舞正打算偷偷溜走的时候。

  战清婉看不过去了。大声说道“表姐,你怎么能当道我哥的面跟别的男子搂在一起,你把我哥当什么了?”

  这把司徒舞吓了一跳,回头一看,只见战清婉满脸怒气的站那里。不过这小姑子真是中气十足啊,这一声吼,吓得她的小心脏都差点跳出来了。

  宁宛婷听到战清婉的质问,顿时就觉得很不好意思,就拉着苏南走到战清晖面前说道“表哥,对不起,我好像把事情搞砸了。”

  战清晖摸摸宁宛婷的头说道“没关系,你没事就好。”幸亏司徒舞救了她。

  宁宛婷见战清晖没怪她就说道

  “嗯!谢谢表哥。”然后又走到司徒舞身前说道“表嫂,对不起,其实我不是表哥的恋人,我和南南才是真心相爱的恋人。我骗了你,你能原谅我吗?”宁宛婷期待的看着司徒舞。

  司徒舞看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想必是战清晖想让宁宛婷来试探她的吧!难怪之前宁宛婷两人胆子那么胆,敢在府里私会呢。

  那这样说来,宁宛婷跟她这么亲近也是有着别的目的也说不定呢!说一定她的一举一动战清晖都一清二楚呢,呵!她还傻傻的想让宁宛婷帮忙呢!

  司徒舞并没有理会宁宛婷,而是对战清晖直接问道“将军,你明明那么讨厌我,但为什么又是娶我,你到底有什么目的?”

  这时战清晖才注意到司徒舞只穿着一件里衣,湿答答的贴在她身上,把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段显得一清二楚。看到这里战清晖就转头看向白子玉,见他正睁大双眼看着司徒舞,于是低声的对他说道“再看,我就挖了你的狗眼。”

  说完就走到小碧那拿过司徒舞的外衣,给她披上说道“小心着凉了,谢谢你救了表妹。”战清晖并没有正面回答司徒舞的问题,而且他决不承认他是不想让别人看到这样子的司徒舞。

  “切,真是小气。”白子玉收回目光小声说道。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心里不知为何有点悸动。

  “请不要回避我的问题。”司徒舞并没有这样放过战清晖,别以为给她披个衣服,就可以蒙混过关了。

  “这件事,我迟点再跟你解释。”战清晖说完也不等司徒舞说话,就大声说道“谁能告诉我,这是发生什么事了吗?为什么表妹和公主会在水里上来。”

  战清婉见状就说道“哥,是我不小心把表姐撞水里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你怎么会这么不小心,你可知道你表姐差点就没了。”战清晖严肃的说道。

  “我又不是故意的,那我也不知道是谁踩到我的裙摆了啊”战清婉委屈的辩解道。

  司徒舞全身都湿答答的,她并不想在这里听他们废话就说道“我先回去了。”说完就带着小绿两人走了。

  宁宛婷见司徒舞走了,也说道“表哥,我也先回去换身衣服了。”说完就拉着苏南走了。

  战清晖见两个当事人都走了,就对战清婉说道“你表姐和苏南是真心相爱的,之前那些只是我找她帮忙,她才不顾名誉的帮我,说起来还是哥哥欠他们人情呢!所以你莫要胡闹了知道吗?”

  战清婉说道“我知道了”她就说嘛,战清晖怎么会看上她呢!

  战清晖见战清婉己经明白他的意思就说道“好了,就今天的事情你回去反省反省,写个检讨给我。”

  战清婷一听就嘀咕到“我又不是你手下的兵,写什么检讨。”

  战清晖听到战清婉的嘀咕说道“怎么,想吃板子吗?”

  战清婉一听说道“我立刻回去好好思过。”说完立马就跑了,开玩笑,这家法一出,就算是老夫人都救不了她。

  是的,他们战家的家法就是打板子。而且还是家法一出,谁都不能求,不然连求者也一起打,听说这是她太太老大爷传下来的家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