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悍妻归来

谁稀罕那个小白脸啊

重生之悍妻归来 吴冯冯 2230 2018-09-21 22:31:22

  早晨

  挽清居

  香桃从外面进来看见司徒舞无精打采的趴在餐桌上,就走到她面前行个礼说道。“奴婢见过公主。”因为司徒舞的院子里只有她们三个人,又没有通传的丫鬟,所以香桃直接就可以进挽清居。老夫人不是没给过丫鬟给司徒舞,但被她打发了。

  司徒舞坐直身体挑了挑眉问道。“小桃子,这么早,找我有什么事吗?”这香桃一直都挺懂规矩的,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

  “回公主,老夫人请你过去一趟。”香桃很有规矩的回答道。

  “哦!我知道了,不过我还没吃早饭呢!等我吃了早饭就过去。你先回去吧!”司徒舞毫不在意的说道。不用猜都知道了,肯定是让她过去认识认识那位表小姐啦!

  “好!那奴婢先告退了。”香桃说完又看着司徒舞,见她点了点头,这才往院外走去。刚走到院门口的时候刚好碰到拿着早饭回来的小碧两姐妹,于是就点点头算是打招乎就离去。

  “公主,香桃过来是有什么事吗?”小碧把手中的东西摆在餐桌上问道。

  “嗯!老夫人让我过去一趟。唔!应该是见见那位表小姐吧!”司徒舞顺手拿起个小笼包塞进嘴里说道。

  小绿见状也赶紧坐下拿起一个小笼包塞到嘴里说道“那公主你去吗?”这些天来她可算是看透司徒舞这个人了,跟她吃饭是手快有,手慢无,她不但吃的多,还吃的快。而且跟她在一起不用太讲规矩,她不兴这套,所以现在她们两姐妹对司徒舞也是随意的很了。

  “去啊,怎么不去,”司徒舞吞下嘴里的桂花糕说道。

  “那如果老夫人找你说纳妾的事怎么办”小绿又拿起一个小笼包说道。

  司徒舞不在意的说道。“纳就纳呗,谁稀罕那个小白脸啊!”想起那个小白脸就心塞,这也太幻灭了。

  司徒舞看到小碧坐下拿起筷子又神情无奈的放下筷子。一就问道“小碧你怎么不吃啊?”

  小碧的嘴角抽了抽问道“公主,你想让奴婢吃什么?”她倒是想吃啊!

  司徒舞一看这都光盘了,就小绿那还剩碗莲子粥和两块桂花糕了,她是不是太能吃了。看到这里司徒舞就不好意思地站起来说道“我要去老夫人那了,小绿一起去。”说完拖着小绿就走。

  “公主,公主,你放开奴婢,奴婢还没吃完呢!”小绿一边挣扎一边叫唤道,她好不容易抢的。

  “叫唤什么呀?少吃一点又饿不死你。”没有商量的拖着走。

  小碧见状也没说什么,直接拿起小绿剩下的糕点和粥就草率地吃完,就收拾东西拿到厨房去,她能怎么办,最近她都饿瘦了,但又抢不过她们,现在有得吃就很不错了,还挑个蛋啊!

  “将军,你以前是不是虐待七公主她们了?”正在屋顶上偷窥的苏南对战清晖问道。

  “没有啊!虽然清婉之前吩咐厨房给她们冷饭菜,但份量还是足的”战清晖一脸认真的解释道。

  “那七公主她们怎么好像饿了好久一样。”苏南一脸怀疑地看着战清晖说道。

  “我怎么知道。”战清晖说完就用轻功飞向老夫人的院子。司徒舞说的小白脸是谁?

  “将军,将军,你走了,我怎么下去啊!”苏南着急地对着战清晖叫道。

  “真是麻烦!”战清晖暗骂一声,又飞回来把苏南往肩上一扛又往老夫人的院子飞去。

  忆烈居

  “婆婆,你找我来到底是有什么事情啊!”司徒舞看着老夫人跟那个表小姐在那都讲了半天,她都在这坐了一个小时了,还没理她,就不耐烦地问道。

  “嗯!噍我这脑袋。”老夫人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说道。“宛婷,来”老夫人拉着宁宛婷的手走到司徒舞的面前介绍道。“这位就是公主,你表嫂,也是七公主。”然后又对着司徒舞说道。“公主,这位就是清晖的表妹,宁宛婷,护国公的外孙女。”

  宁宛婷乖巧地说道“表嫂你长得真好看。”可不是吗?眼前的这位女子并没有外界传的那么胆小懦弱,而是充满了自信。一身嫩黄色的轻纱,显得她的肌肤更加的白皙水嫩,巴掌大的小脸镶道一双大而明亮的眼睛,正微笑地看着她,显得落落大方,倒是与表哥挺配的。

  司徒舞点了点头说道“你长的也不差啊!”这表小姐长的虽然不是很美,但很耐看,肌肤白净,冬瓜脸,眼睛大而清澈,鼻梁不是很高,双唇粉色,一身青衣显得她娴静而清雅,倒是与那小白脸挺相配的。

  “真的?还是第一次有入说我好看呢!表嫂你真有眼光。不像表妹道,老说我不好看。”宁宛婷高兴地拉着司徒舞的手说道。

  “嗯!小姑子她是嫉妒你长的比她好看。毕竟她长得跟个白面包子似的。”司徒舞一脸正经的说道。

  “嗯嗯嗯!我也是这么觉得的。”宁宛婷激动的说道。终于有人的想法跟她一致了,战清婉那家伙可没少笑她长的不好看呢

  ……

  老夫人在一旁见两人这样聊她的乖女,想出声打断,她想了一会,还是没出声。

  一个时辰后。

  “婆婆,要是没有别的事,我就先回去了!”司徒舞看了看外面说道,这都快中午了,她都饿了好吗?

  “嗯,这也快中午了,要不在这用了饭再回去?”老夫人问道。

  “不了,我还是回去吃吧!”司徒舞拒绝道。

  “竟然这样,公主你就先回去吧!”老夫人也不是真的想让司徒舞这她这用饭。

  “姑母,我想去表嫂那看看可以吗?”宁宛婷见司徒舞要走了,她就对着老夫人问道。

  “这都快吃中饭了,你等会再去吧!”老夫人看了一眼司徒舞说道。

  “我去表嫂那里吃,可以吗?表嫂!”宁宛婷睁着大眼睛看司徒舞说道。

  “可以,赶紧走吧!”司徒舞说完就带着小绿往外走。天大地大,吃饭最大。

  “姑母,我先过去了。”宁宛婷也赶紧跟老夫人打个招乎就屁颠屁颠的跟在司徒舞的后面。

  屋顶

  “将军,我们可以先回去吗?这都半天过去了,都没听到什么有用的信息。”苏南有气无力的问道。他这一早就被战清晖拉起来,先跑到司徒舞的挽清居听墙角,现在又在老夫人的忆烈居听了半天。他滴水未进,又饿又累的,还硬生生的晒了半天太阳,差点没把他晒成人干。

  战清晖看了苏南一眼,见他脸色苍白,嘴唇干裂就说道。“可以。”这苏南的体质也太差了,这才半天时间就不行了,剩下的也只能看宛婷表妹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