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悍妻归来

听说,将军带了个女人回来

重生之悍妻归来 吴冯冯 2118 2018-09-20 23:31:09

  将军府

  挽清居。

  自那天司徒舞在满香楼把慕子清揍了一顿之后又顺便把白子玉给噎了一顿就被轰了出来还下令说一个月内都不准司徒舞进满香楼,于是司徒舞就灰溜溜地回了将军府。

  这都六天过去了,司徒舞也没出过门了。这战清婉也没来找茬,也不知道是不是伤还没好,所以这些天司徒舞过的可滋润了,吃饱就睡,醒了又吃,跟某动物差不多了。

  这不,司徒舞刚吃完早饭就躺在院子里晒太阳,正享受着呢!突然小绿从院外跑进来喊到“公主,不好了,奴婢听说将军他带了个女人回来。”

  司徒舞听到一下子就从躺椅上坐了起来问道。“真的?”他竟然敢找小三了。

  小绿接过小碧拿给她的水咕噜咕噜喝完了才对司徒舞说道“真的,奴婢还听说将军对那个女子可好了,还亲自扶她下马车呢!”

  “走!让我去会一会那个女子!”司徒舞站起来就往外走说道。老虎不发威,就当我是小奶猫是吧!看姐不给他点颜色看看。

  司徒舞突然停了下来。小碧和小绿两人就觉得奇怪了,正想问问司徒舞为什么不走了,就看到她眼睛直盯着对面的凉亭,于是两人也看过去就发现有两人一男一女站在那里,不知道在说什么?

  突然那个女子就扑到男子身上去,紧紧地抱着他,神情激动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小绿,你能听到他们在说什么吗?”司徒舞对小绿问道。

  小绿认真的听了一下摇摇头说到“公主,这离得太远了,奴婢听不清。”

  “不是说有武功的人耳朵都很灵敏吗?原来是骗人的。”司徒舞翻了个白眼吐槽道。

  小绿的嘴角抽了抽说道“公主,耳朵再灵敏也不能听到离自己一个鱼塘那么远的声音啊!”

  司徒舞看了一圈,发现她们刚好是跟凉亭隔了个鱼塘,尴尬地说道“是喔,哈哈!”干笑了几声,发现两人都没反应,于是摸摸鼻子问道“那你大概听听他们在说什么吧!”

  凉亭里

  宁宛婷本来约苏南出来是打算好好聊一聊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顺便解释解释她的身份还有她跟战清晖的关系。谁知道苏南刚见到她,就对她说他高攀不起她,也不想插足她跟战清晖之间,还让她以后都不要找他了,以前发生的一切都当作没发生过吧。

  宁宛婉一听就急了,这怎么可以,她好不容易才把他追到手的,怎么能就这样算了呢!于是也不管什么男女有别了,就直接扑过去抱着苏南说道“不是的,我和表哥并不是你想的那样,更不是你听到和看到的那样的。其实表哥他根本就不喜欢公主,他只是想知道公主嫁他有什么目的,所以才会对外说我是他青梅竹马的恋人,这次找我来也帮忙试探公主的。还有你明明知道我喜欢的人是你。”

  “宛婷,我不值得你这样委屈自己的,我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我只是一名乡野村夫,而你不但是将军的表妹,还是护国公的外孙女,我配不上你。”苏南情绪低落地说道。

  宁宛婷摇摇头说道“不委屈,只要能和你在一起,让我做什么都不委屈,表哥说了只要我愿意帮他这次,他就会帮我,他有为法能让我娘同意我跟你一起,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能和你在一起。所以你不要再拒绝我了。”

  “嗯”苏南顺手搂住宁宛婉问道“宛婷,你打算怎么试探公主呢?”

  “我也不知道!等我明天去见见她再说。”宁宛婷皱着眉头说道。“表哥也真是奇怪,他不喜欢公主,怕她有目的的话可以拒绝不娶她的啊!”

  苏南想了想说道“也许将军觉得他拒绝了公主,皇上还是会赐给他别的女人,这样还不如娶了公主吧!”

  一会后苏南推开宁宛婷说道“好了,你还是先回去吧,怎么说这里都是将军府,被别人看到我们这样就不好了。”

  宁宛婷想到这里并不是在军营里了,她现在在挂着战清晖心上人的名义呢!也不好被人发现,于是就点点头说道“真希望表哥能早日把公主的目的找到,这样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

  苏南伸手摸摸宁宛婷的头说道“嗯!快回去吧!”

  “那我走了!”宁宛婷说完摆摆手,转身就向对面的小路走去。

  而苏南则是在那看着宁宛婷的背影,等到看不见了才转身往司徒舞她们这边走过去,待苏南的身影走远了,司徒舞她们三人才从旁边的花众里走出来看到苏南的背影。

  直到苏南的背影再也看不到了,司徒舞才收回视线问道“小绿,他们刚刚都说什么了。”

  “公主,奴婢好像听到他们在说什么表哥,不喜欢公主,喜欢你,不委屈,表妹,皇上,公主,光明正大在一起什么的。”小绿不清楚的说道。

  “难道他们就是将军跟表小姐吗?”小碧在一旁说道。

  “也许吧!”司徒舞说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女子应该是这样说的。表哥,表妹喜欢你,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就不委屈。而男子是这样说的表妹,表哥也不喜欢公主,如果不是皇上把公主赐给我,你也不会受委屈,你放心,我们一定可以光明正大的在一起的。”小碧在一旁分析道。

  “姐,你好厉害,这也能猜出来。”小绿在一旁崇拜的说道。

  司徒舞听了想了想说道。“还真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呢!”那她之前猜的都是错的啰,白战清并不是战清晖,不应该啊!看他们那反应证明我并没有猜错啊!难道那是我想多了。

  “只是,将军都长得跟个小白脸似的吗?”司徒舞问道。“看看他那手无缚鸡之力的双手,还有那风一刮就能刮跑了身形,还长得白白嫩嫩的,哪里像个打仗的,这活脱脱的书生好吗?”司徒舞毫不客气地吐槽到。

  “公主,不能这么说的,正所谓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说不定他的武功特别高强呢!”小绿不赞同的反驳道。

  “对啊!公主,奴婢也赞同小绿说的。”小碧附和道。

  “算了!回去吧,真没意思!”司徒舞失望的说道。她还以为白战清就是她相公呢,白高兴了一场。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