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悍妻归来

哟!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呢

重生之悍妻归来 吴冯冯 2252 2018-09-18 22:43:56

  慕子清来这满香楼也有三年多了,因为这里是司徒漠的产业,所以他在这里的待遇还是不错的,但他也鲜少出门,外面有什么新鲜事和其它的一些小道消息都是白子玉告诉他的,这些年来,有关于司徒亦的所有信息都是白子玉告诉他的。他无数次暗恨自己傻,恨自己天真,如果在不是他,司徒亦就不会中毒,也不会被皇上放弃,更是高高在上的太子,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吃尽苦头,还不知道能不能活下去。

  所以今天收到司徒亦中的毒可以完全解了的时候,他真的好开心,这是他这几年来最高兴的一天了。就算以后司徒亦要报仇,杀了他,他都无所谓,只要司徒亦能好好的活着,他就心满意足了。

  “你也不要太过自责了,毕竟你也不知道那个司徒湛竟然会骗你,让你下此毒手,要怪也只能怪你太天真了,竟然相信他。”白子玉说道。

  “是啊!司徒湛那个人本来就心思深沉,你被他骗了也正常。何况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了!现在重要的是五哥他回来之后,你该怎么跟他解释解释当年的事情。”司徒漠挑重点说道。

  “我,我想亦他应该不会再相信我了。也不会想看见我的。”慕子清低下头说道。而且他也没有勇气去面对司徒亦,再说了,他现在还是个小倌呢,就算他没有接过客,但他也没资格再站在司徒亦的身边了。

  司徒漠抓紧慕子清的手说道“不会的,五哥他那么……”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哟!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呢!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司徒舞一进来就看到司徒漠紧抓着一个男人的手,情绪激动的正在说什么?

  司徒舞的声音一传过来,司徒漠赶紧松开慕子清的手,而慕子清僵着身体不敢抬头,而白子玉则是扭头头来一看,这一看就不得了了,对面的少女一身水绿色的轻纱,巴掌大的脸显的那双眸特别的明亮,肌肤也白皙水嫩,不点而红的嘴唇正微笑的看着他们,显得特别美。这一刻白子玉觉得自己的心跳的特别快。好像要蹦出来了一样。

  “小七,你,你怎么来了”司徒漠从司徒舞的美貌中清醒过来问道。他也觉得司徒舞这一打扮特别的明**人。

  “没事我就不能过来找你吗?怎么?嫌我打扰到你们啦?”司徒舞好笑的问道。

  “不是,小七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们只是朋友,没有别的意思,你不要误会了……”司徒漠着急地解释到。

  司徒舞好笑的说道“不用紧张,放心吧!我不歧视同性恋者的。”司徒舞自言自语道“唔!只是子清这个名字好耳熟啊!”

  “公主,你来找六王爷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白子玉也反应过来了,大声地问司徒舞。

  司徒舞被吓了一大跳,顿时就指着白子玉的鼻子大声骂道“干什么!这么大声,你想吓死谁啊!”

  白子玉尴尬地摸摸鼻子说道“没,没想吓死谁。”他又不是故意的,至于这么凶巴巴的吗?

  “好啦!小七你来找我是?”司徒漠站起来问道。司徒舞奇怪的看了司徒漠一眼,总觉得他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我不是来找你的。”司徒舞指着白子玉说道“我是来找他的。”

  “找我?”白子玉指着自己问道“找我干嘛?”他跟她又不熟,才见过一面好吧!难道看上他的美貌了。

  “别想太多,就你那娘炮样,姐还看不上,”司徒舞看他那表情就知道他想多了“我是来找白战清的。”完了还嫌弃的看了白子玉一眼。

  “我哪里娘炮了,六王爷你说说,我哪里娘炮!”白子玉一下子就毛炸了。哼!司徒舞一定是嫉妒他的美貌。

  “这白战清是谁啊?”司徒漠小声问道,他没有正面回答白子玉的问题。因为他也觉得白子玉有点娘炮,特别是这身红装。

  白子玉一下子就冷静下来了,附到司徒漠的耳边说道“白战清就是清晖。”

  “你找他有什么事?”白子玉问道,看样子他和战清晖都己经忘记司徒舞之前说要出墙的事情了。

  司徒舞翻了个白眼说道“当然是找他处对象啊,还能干嘛?”

  “处对象?他不是你相啊~你干嘛呀!”司徒漠踢开白子玉的脚,坐下来抱着自己的脚问道。

  白子玉非常淡定的收回自己踩在司徒漠脚上的脚说道“嗯哼!战清他有事离开京城几日,你那天说的事情,等他回来再说吧!”白子玉总算是把那天的事想起来了。

  “离开京城。”司徒舞走到旁边坐下问道“干嘛去?”看他那紧张的模样,还有司徒漠差点说露嘴的相公,看来是被她猜对了,白战清就是战清晖,只是他们这样做又是什么用意呢?

  “我也不知道,他没说。”白子玉回答道。

  “哦!”反正她也知道他是谁了,来日方长,她总会找到原因的。只是这位又是谁?

  “小七,喝怀茶”司徒漠见司徒舞看着慕子清,就倒了一怀茶放到她面前说道。不想她这么注意慕子清,而慕子清的头却更低了。

  司徒舞拿起茶杯喝了一小口说道“我说,这位小哥哥,你是不是长得很丑啊?不然你为什么一直低着头啊!”

  别以为她不知道,他们一直转移她的注意力,不就是怕她留意到这位男子,这是为什么?

  “不是,小七啊!他只是害怕见到生人。”司徒漠还一旁解释到。他要是敢让司徒舞看到就好了

  “是吗?”好像上次也是他,有点可疑。

  司徒舞一直盯着慕子清的脑袋看,虽然慕子清尽量低着头,但眉眼还是能看到一些的,而司徒舞越看就越觉得这眉眼之间有些熟悉,但就是没能想起来是像谁。

  白子玉看到司徒舞好像在认真思考着什么!怕她想起慕子清,于是想开口说“公”主都还没说出来就被司徒舞打断了

  司徒舞就一拍桌子站起来说道“我想起来了!”激动的隔着桌子弯下腰把慕子清的头抬了起来说道“我就知道是你。”

  白子玉三个人都被司徒舞的行为惊呆了,特别是慕子清,他怎么也没想到司徒舞竟然会突然把他的头抬起来。

  “我就说嘛,怎么那么眼熟呢!原来真的是你啊!子清哥。”司徒舞高兴地说道。

  司徒舞失去记忆的事情,只有絮妃她们几个人知道,其他人都不知道他们只是以为絮妃和司徒舞她们是因为司徒亦的事情被吓到了,才会这么低调,这么胆小懦弱。

  所以慕子清他们了也不知道司徒舞失忆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