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悍妻归来

过往(八)

重生之悍妻归来 吴冯冯 3055 2018-09-17 22:40:16

  五皇子的宫殿

  司徒亦的书房。

  “亦,你最近都辛苦了,我给你熬了碗鸡汤,你趁热喝了吧!”慕子清从外面端着碗鸡汤走进来说道。

  “你先放着吧!我等会再喝。”司徒亦在处理手中案件,连头都没抬一下说道。

  “还是先喝了再处理公务吧!你看你,最近都瘦了。”慕子清把汤放在桌面上,走到书桌旁边伸手就把司徒亦手上的毛笔抽走说道。

  “清,你别闹了,我这刚好有点头绪,等等我把这事件处理完了,再喝也不迟。”司徒亦眉头紧皱把抢回慕子清手里的毛笔说道。

  慕子清见司徒亦又坐回去对着书桌上的纸张发愁,虽然他不懂这些案件什么的,但他可以做点别的呀!慕子清走到桌子前拿起汤,走到司徒亦旁边舀起一勺伸到司徒亦的嘴边说道“亦,我喂,喂你喝吧!”然后紧张地看着司徒亦。

  司徒亦抬起头认真的看着慕子清,看得慕子清的头皮都发麻了才开声问道“清,你是不是有什公不可告人的目的?”司徒亦怎么也没想到他无意中说中了慕子清的心思。

  慕子清顿时就慌了,紧张地说道“没有啊!我这不是看你最近忙得都瘦了吗?才想说帮你补补,那你到底喝不喝啊?”难道司徒亦他发现了什么?虽然说这秘药无色无味,但他还是忍不住心虚。

  司徒亦低头把勺子里的汤喝了才戏谑地说道“喝,怎么不喝,难得清你特意为我熬的鸡汤。”

  于是慕子清就红着脸把碗里的汤喂给司徒亦喝,一会之后汤就没了,待这汤都喝完了慕子清悬着的心才落下来,这吓死他了,还以为被司徒亦知道了呢!

  慕子清也没再打扰司徒亦,就默默地把碗拿到到桌子上放下,然后就坐在那里等那药效发作。一个时辰之后慕子清知道那药就要发挥作用了,他走到司徒亦面前问道“亦,你有没有觉得身体有什么不一样的。”

  “什么不一样?怎么,你在这鸡汤里下了媚……唔!”司徒亦话还没说完就觉得这心口传来一阵刺痛,紧接着就吐了一口血出来。“你在这鸡汤里下了药。”司徒亦捂着胸口问道。

  “怎么会这样?大皇子明明说了,这药不会对你的身体有害的。”慕子清看到司徒司吐血一下了就慌了。

  “你为什么要……”司徒亦话还没说完为就昏迷过去了,他怎么样也想不到慕子清竟然会对他下药。他对他是那么的喜欢,那么的信任,这到底是为什么?

  “亦,亦,你醒醒,醒醒,你不要吓我,呜呜呜……来人啊!快来人啊!”慕子清慌乱地对门外喊道。

  司徒亦的房间里

  “皇上,五皇子这是中毒了,只是臣等无能,并未能查出五皇子这是中了什么毒?”一众御医都跪在地上说道。这搞不好都是要掉脑袋的大罪呢?

  “怎么会?”慕子清跪倒在地上说道。

  “联要你们有何用,中的什么毒都查不出来,还一天到晚自羽自己医术多高来着。联告诉你们啊!如果亦儿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头上的脑袋也保不住,还不滚进去想想办法。”皇帝大怒地指着御医们骂道。

  “是,皇上”一群御医没办法了,又回到里间想办法去。

  “程太医,你可有想法?”其中一位太医问道。

  “我暂时也没头绪啊!”程远,程太医说道。他可是太医院里医术最好的那一位了。

  “那如何是好啊!”“是啊!”“是啊!”众御医都是急得团团转。

  一会后“我真是笨啊!怎么就没想到呢!”程太医一拍脑袋就向外间走去,然后从御医也跟着出去。

  “皇上,臣有话要说。”程太医跪在地上说道。

  皇帝看他一眼道“说!”

  “皇上,可否请絮妃娘娘过来一趟。”程太医见皇帝没说话,又道?“这絮妃娘娘是神医谷的人,她应该可以查出五皇子所中的是何毒。”

  皇帝这也想起来絮妃是神医谷,谷主百里云的女儿百里絮,于是对着外面的侍卫喊道“来人,去把絮妃请过来。”

  然后走到慕子清的面前问“慕子清,你和亦儿不是好朋友,好兄弟吗?你为什么要下毒害他。”

  慕子清摇着头说道“我不知道那是毒药,我不是故意的,大皇子说那药是不会伤害到亦的身体的,对了,药是大皇子给我的,那他一定有解药的,皇上,皇上,找大皇子,他一定是有解药的。”慕子清着急的对着皇帝说道。

  “湛儿,他为什么给你药?”皇帝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这司徒湛可不是个省油的灯,他心里想什么,皇帝可是一清二楚的,这慕子清又怎么会跟他有交集了。

  “我,我……”慕子清说不出口,他不敢让皇帝知道他的心思。

  絮妃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皇上,小亦他怎么了?”絮妃和司徒舞得到消息之赶了过来。

  “臣妾见过皇上”

  “儿臣见过父皇”两人进来之后先对皇帝行了礼。

  “起来吧!”皇帝走到絮妃跟前伸手扶她起来。

  “父皇,哥哥他怎么啦?还有子清哥哥为什么跪在这里啊?”司徒舞看了一眼慕子清问道。

  “是啊!皇上,来报的人说小亦出事了!这是怎么回事啊?小亦呢?”絮妃也在一旁问道。

  皇帝见司徒舞跟絮妃两人都看着他,于是叹口气说道“亦儿在里面,你们去看看吧!”

  司徒舞看到这里,不知为何心里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进里间之前看了慕子清一眼,嘴唇动了动,到底还是没说话。转身跟着絮妃走进里屋,当看到司徒亦脸色苍白地躺在床上的时候,她才明白发生什么事了。

  “小亦,小亦这是怎么了?”絮妃走到司徒亦的床上坐下,抓起他的手问道。

  “回絮妃娘娘,五皇子这是中毒了,但臣等无能,并未能查出五皇子中的是何毒。”御医程元说道。

  “中毒?”于是絮妃把手放到司徒亦的脉博上,帮他把了把脉,然后就哭了起来。

  “母妃,哥哥他怎么了?”司徒舞见絮妃把了脉之后都不说话,就着急的问道。

  “你哥哥他中了一种叫做噬心的毒,中了这种毒的人,进入昏迷之后三天后就会,会死去。呜……”絮妃说着就哭了起来。

  “怎么会这样?母妃,这毒你都解不了吗?”司徒舞的小脸刷的一下就白了,双唇颤抖地问道。絮妃没有回答,只是流着泪摇了摇头。司徒舞无法相信絮妃说的“这不是真的,哥哥怎么会?”司徒舞像是想起了什么事,跑到慕子清的面前跪在地上抓着他的肩膀问道“是大皇兄对不对?是他给你的药对不对?”

  “小舞,你怎么,你怎么会知道!”慕子清一下就惊呆了,他怎么都没想到司徒舞会知道这件事情。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皇帝在一旁问道。而絮妃听到司徒舞说的也走到外间来看着他们。司徒舞看了一眼慕子清,抿了抿嘴唇,便开口把她那天在御花园听到的事情说了出来,待她说完之后,絮妃捂着自己的嘴巴,一脸不敢相信,而慕子清却是惨白着脸没有出声辩解。而皇帝大骂一声混账之后就走了,想必是去找大皇子拿解药去了。

  一个时辰之后,也不知道大皇子跟皇帝说了什么?皇帝黑着张脸回来,什么都不说,也不问问,直接就吩咐侍卫把慕子清打了五十大板后就丢到满香楼里当小婠。然后对着絮妃乱骂一通,连解释的机会都没给慕子清他们,就甩甩衣袖,生气地走了。

  第二天皇帝不但没有追究大皇子的罪行,还下旨封大皇子为太子,其他皇子都封王,并让搬出皇宫。消息一出,絮妃就收拾东西把司徒亦送到了神医谷,而司徒舞看到事情变成这样子,她很自责,如果不是她说出那件事情,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她也没有想到平时对她们那么宠爱的父皇,会这么不信任她们,连解释的机会都没给,就直接定了罪,于是整天都很忧虑,本来身体就虚弱,不料当天晚上就发起高烧,当絮妃赶回来的时候,司徒舞都己经昏迷半个月了。一个月后,司徒舞清醒过来,却忘记了所有事情,絮妃看到自己的一对儿女都出了这种事情,对皇帝的不信任很是失落。等皇帝气消了,反应过来时,再来哄絮妃的时候,絮妃对他己是心死了,觉得这帝皇之家跟本就没有真情,于是也不争不抢了,带着司徒舞默默无闻地过日子。

  慕子清被带到满香楼是己是昏迷状态,并不知道后面发生的事情,等他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司徒漠跟白子玉,他才知道原来这满香楼是司徒漠开的,白子玉在他养伤其间也时不时的也会跟他说说皇宫里发生的事情。那时他才反应过来自己是被人利用了。而慕子清的父亲慕思远厂慕子清被贬满香楼之后,就辞去了太傅之位,也没去看慕子清一眼,就离开了京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