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悍妻归来

婆婆,我们将军府是不是很穷啊

重生之悍妻归来 吴冯冯 2140 2018-09-04 22:38:13

  “少夫人,老夫人让你去她那一趟。”突然传来了一个女生声音。

  司徒司回头看到一个不认识的丫鬟站在门口“老夫人?她找我有什么事?”她想起了老夫人就是她婆婆。

  “奴婢不知。”这少夫人还真的变了,以前不管跟她说什么,她都不搭理人。

  “好,我知道了,我等会就过去,你先回去吧”该不会是替她女儿找场面来的吧?

  事情是这样的。之前是因为老夫人不待见司徒舞,更不想每天一大早的就看见司徒舞那张苦瓜脸,所以就让她每逢初一,十五才到她那里请安,而今天正好是十五,所以老夫人一早就等着司徒舞来请安,想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像战清婉所说的那么大变化,顺便帮战清婉讨个说法。谁知道这左等右等也没司徒舞的半个影子,却等来了战清晖战将军。

  “娘,你这是在等谁”战清晖见老夫人翘首往外看,就想她应该是在等人了。

  老夫人看到战清晖走了过来就把头一扭“哼!还不是在等你娶的那个好媳妇,你说说你都干的都叫什么事啊?娶个媳妇回来,天天苦着张脸,阴沉沉的看着都晦气,听说她性子变了,昨个不但去厨房那大闹了一场,还把婉儿给打了一顿,今个本来是她要来请安的日子,可等了半天没见人过来。”老夫人生气地对着战清晖说道。

  “娘,你是打算帮清婉讨个说法吧!”战清晖一眼就看出她的想法了,本来他是不想管了,但想起白子玉说的话,再加上司徒舞现在不一样了,所以他不得不管。

  在战清晖说穿老夫人的想法后,老夫人也不装了“是又怎么样?她打了我的乖女,我还不能问她两句啦!”

  战清晖声音微冷地说道“娘,清婉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是不知道,她胡闹你也跟着胡闹,娘,你不要忘了她还是个公主呢!她以前不计较你们做的事情,不代表她以后不计较,你真以为她不知道你做的事情吗?你也不想想,清婉就一个小姑娘,她哪里有这么大的权力让下人满着你做那些事情。不要把别人当傻子。”

  是啊!她还是一个公主呢!昨晚她还说清婉让她不要忘记了司徒舞还是个公主呢?自己却忘记了呢!是因为司徒舞唯唯诺诺,胆小懦弱的样子让她觉得她是个好拿捏的人吗?所以不管清婉对她怎么过分,不管她吃的穿的多差,她都当看不见吗?甚至清婉想杀她,她也没有阻止,还把消息满了下来,她怎么就忘了,如果这一切司徒舞追究起了,她们这是诛九族的大罪。老夫人想着想着一身冷汗都出来了。

  战清晖见老夫人脸色难看了起来,就知道她是把他说的听进去了。

  “娘,清婉被打,那是她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还有你最好劝她收起她那点小心思,那不会有好结果的,我要出趟远门,府里的事情我希望回来的时候你己经处理好了。”

  老夫人这会己经整理好心情了。“什么时候出发,去几天?”

  “等会就出发了,最少也要五,六天。”出发之前他还要去见一个人。

  “今天就留在这里跟娘一起用个早饭吧!来人,把早饭端上来吧!”于是两母子就一起吃了个早餐。战清晖走了之后老夫人就让她的贴身待女香桃去请司徒舞到她那一趟。

  于是就有了刚刚那一幕。

  小绿看到香桃离开后说“公主,这老夫人找你干嘛?不会是帮二小姐报仇吧?”

  “是啊!公主,这老夫人还是第一次找你,还是让她的贴身丫鬟香桃过来通知你,看样子还挺严重的。”司徒舞没认出香桃但小碧认出了。

  “怕什么?”司徒舞无所谓地说道。

  老夫人不来找她,她也是要去找老夫人的,有些帐是要算一算的。

  “公主,老夫人不能打的。”小碧无奈地提醒司徒舞。

  “知道啦,我人品还不至于那么烂,小绿你跟我一起去吧,小碧留还家缝制衣服。”说完司徒舞就带着小绿出门去了。

  而小碧看似是在穿针引线,却是一脸沉思,她相信一个人的性格可以变,脾气可以变,生活方式可以变,但她不相信一个人的内心可以变,现在的公主会武功,却看不出有内力,从她打战清婉就可以看出她打的是有章法的,打的都是些穴位,打起来痛,但不会伤到要害。她会许多奇怪的想法,但她好像不太了解我们天朝,许多事情她都不知道,她好像也不太在意他人的想法,就算是做女商人还是和离,被休也好,她都不在乎,只要她自己开心就好,现在的公主就像是换了一个灵魂一样。

  ……

  忆烈居

  老夫人的院子

  司徒舞带着小绿走到院前,看到门口有两个丫鬟站那就问“婆婆在吗?”

  “啊!在。”见司徒舞跟她们说话了,两人都有点惊着了,反应过来了就赶紧行礼“奴婢见过少夫人”两个同时说道。

  “起来吧!”司徒舞说完就带着小绿走了进去。

  进去之后就看到老夫人半躺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也不知道醒着还是睡着了,而香桃就在帮老夫人捶腿。

  香桃看见司徒舞带着小绿进来了,轻声叫到“老夫人,老夫人,少夫人来了。”

  “唔,”老夫人睁开眼睛看到司徒舞就站在她面前。

  “公主,你来了,坐吧!”现在她可不敢再让她行礼了。

  司徒舞也没想要给老夫人请安的想法,,于是她也是直接的找了个椅子坐下问“婆婆,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这一声婆婆却把老夫人给惊到了“没,没有什么大事,就前几日公主落水了,老身因为身体不适,没有去看望公主,还望公主不要见怪。”老夫人一脸歉意地说道。

  “没事,你的身体要紧。”演戏谁不会呀!“只是婆婆,我们将军府是不是很穷啊?”司徒舞假装担忧地问

  “不是啊!公主为何这样问?”老夫人奇怪的问道。

  “不是吗!那为何小姑子要拿我的嫁妆变卖,为何你的身体不好,还有我落水的时候都没有请大夫,为何我们吃的是冷饭冷菜,用的是粗布麻衣。婆婆你可以说实话的,儿媳不会介意将军没钱的。”看她不把属于她的东西都拿回来,她的东西不是那么好拿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