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悍妻归来

将军,公主把小姐揍了

重生之悍妻归来 吴冯冯 2214 2018-08-30 22:59:48

  这里的女人地位太低了,是不能出去抛头露脸做生意的,没嫁人时就在家里绣绣花,做做衣服,学一学如何管家,嫁人了就是相夫教子,如果一二年没生娃还要给自己丈夫搞几个小三呀,小四呀,小五呀……做的不好就说你善妒,容不下别人的女人,小三们生了娃,你还要帮她好好养着,没养好呢,出了点什么事吧!就说你为人恶毒,容不下别人的孩子。反正丈夫就是你的天,你的地。反正她是不想过这样的日子,因为这样的生活太没有自我了,再说了她也不想依附着一个男人来过一辈子,而且这个男人还不喜欢她。不行看来她还是想个办法才行,不然还没开始做生意,就让别人给骂死了,虽然她不在乎名誉什么的,但她也不想被别人的唾液给淹死呀!

  “姐姐,你怎么啦?”小绿一进门就看到小碧一脸忧愁地坐在客厅里。

  “我担心公主,她说想经商,但是女子经商是很低贱的,贫穷人家的女子宁愿卖掉也不会让她出来抛头露面做生意的,如今公主却想出去抛头露面。而且她还想离开将军府。”小碧一脸担忧的说道。

  “姐姐,你又想多了吧,公主只是说她想经商,又没说她要去抛头露面的,,而且她只是想想,再说了,就算是她要出面,你能阻止她吗?还有啊!这将军是有多么的不待见公主你也是知道的,公主这样考虑没有错呀。”小绿这回有点鄙视小碧了,就这思想,还不如她呢!主子还常常夸奖她有多聪明来着,啧……

  小碧看见小绿眼里的鄙视,一头黑线,只能当作没看见。

  ……

  清婉居

  “乖女,你醒了,怎么样了!”战清婉的母亲傅氏走到床边坐下拉着战清婉的手问道。

  “唔!好痛”战清婉想坐起来却拉扯到身上的伤,她记起来了。上午发生的事情是她这一生的羞辱,她,她竟然被司徒舞那个女人压在地上打,还毫无反抗能力。

  “乖女,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和巧珠两人是不是遇上劫匪了?”

  “不是啊,娘,为什么要这样问?”

  “你们被抬回来的时候衣服凌乱,脸上,身上都有伤,但身上值钱的东西却全部都不见了,人也己经晕过去了。偷偷地告诉娘,你们除了被打,还有没有被怎么样?”

  “哎呀!娘~,你想到哪里去了!我这是被司徒舞那个女人打的,娘,你一定要帮我报仇,她打得女儿好痛。”那女人竟然真的敢动手打她。

  “公主?她怎么会打你?”

  “娘,真的是她,我就是去,去问问她为什么要打小福哥嘛?”战清婉眼神闪躲地说道

  “我信你就怪了,她那性子我还还了解吗?胆小懦弱,她可不敢做出这种事情的。我之前就告诉过你,那个魏家福不是个正经人,让你不要跟他走太近,你怎么就不听呢!我告诉你,要不是因为魏氏是你奶娘,我早就把他赶出府了。”

  “娘,我没有,就是奶娘找我哭诉说司徒舞那个女人打了小福哥的。”她还需要魏家福对付那个女人呢!

  “真的?她变得这么厉害了?”她还是不太相信。

  “真的,女儿怎么会骗你呢!不信你可以去问问巧珠,她也看到了”

  “好了,我会去问问的,我告诉你,你不要以为你那点小心思为娘不知道啊,你做的事没有太过分,娘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但你千不该万不该想要害死她,幸好她命大大,不然你十个脑袋都不够砍,你不要忘了她除了是你嫂子,她还是个公主。”

  “娘,我就是恨她,我恨不得她死,要不是她,慕哥哥就不会死。”战清婉眼里含恨地嘶吼到。

  “够了,我说过多少次了,就算没有她,你跟慕寒也不会有结果的,他跟本就不喜欢你。”傅氏见战清婉还是执迷不悟生气地说道。

  “娘,你骂我,你为了那个女人骂我。呜呜呜……”果然那女人就不应该活着。

  “好了,快别哭了,好好养伤,为娘还有点事,先走了。过两天再来看你啊!”傅氏说完就走了。

  “小姐,你没事吧,老夫人她……”丫鬟香香担心地问道。

  “没事,你先出去吧!”战清婉敛下眼皮说道。

  “是,小姐,奴婢就在外面,有什么事就叫奴婢。”香香说完出去顺便把门也关上了。

  “司徒舞,今天我受到的耻辱,他日我一定会双倍奉还给你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到时候我们新仇旧恨一起算。”战清婉躺在床上恨恨地说道。

  将军书房

  “主子,今天公主把小姐给揍了一顿,还把她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拿走了,其中有慕公子的玉佩,但是公主看见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就像不认识一样。”暗二顿了顿说道“公主,好像想要经商,她说明日要出府去看看,主子,要不要阻止公主。”暗二等了许久都没有声音,正打算准备撤的时候。

  “嗯……我知道了,你回去继续盯着。”战清晖冷淡无情的声音传了过来。

  “司徒舞,你嫁给我到底是有何目的,又为何一直没有动静,而之前那般低调行事现在却又如此高调,是想干什么?……不管如何我都应该会一会你。”

  “暗七,通知白子玉,说我明日有要事要和他相讨,让他中午到满香楼等我。”

  “是”

  ……

  夜晚

  挽清居

  “公主,你在干嘛?”小绿看见司徒舞把今天收刮来的战利品都拿出来摆在桌面上就好奇的问道。

  “没干嘛,我在想这些东西能当个多少钱。”司徒舞拿起桌上的玉佩看了看,还是觉得眼熟。

  “你们之前有见过这块玉佩吗?”说完晃了晃手中的玉佩。

  “没有见过”姐妹俩异口同声的回答到。

  “嗯!”没见过,这么奇怪,看着眼熟,但就是打不到一点有关的记忆。

  “好吧,明天就把这些剩下都当掉,搞点资金来做生意。”司徒舞把玉佩收到怀里,把玉手镯带在手上。

  “公主,你真要经商啊?”小碧再次确认到。

  “是啊!还骗你不成啊!”

  “好了,不早了,早点休息,明日要出去,要养足精神才行。”司徒舞说完就打着哈欠往房间里走。

  “那公主明日是带谁一起出府?”小绿突然问道

  “带你一起。”司徒舞头也不回地说道。

  “真的!姐姐,那我也要早点休息了。”小绿说完也崩崩跳跳地回房间了。

  小碧叹了口气,收起桌上的饰品才回房间。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