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悍妻归来

不是我打的

重生之悍妻归来 吴冯冯 2337 2018-08-28 22:44:55

  早晨

  清婉居

  “小姐,你一定要替老奴做主啊!公主太过分了,她把老奴的儿子给打了,小福他多处骨折了,手也折断了,还受了内伤,大夫说了,他至少要休养四到五个月才能完全恢复好。小姐你也是知道的,老奴是老来得子,人到中年才生下小福,老奴就这么一个儿子,如果他出点什么事,这叫老奴怎么活呀!”呜呜呜……

  “奶娘,你放心,我会为你们母子讨回公道的,我不会让那个女人好过的。”之前不是胆小如鼠吗?怎么才两天不见就这么大胆了。难道这回死里逃生,人就醒悟过来了。

  “嗯,小姐你一定不能放过她,也不知道她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我可怜的小福呜呜呜……”

  “奶娘,你别太伤心了,巧珠,拿二十两银子给奶娘。”

  “是,小姐。”巧珠应声就回到房间里,一会就拿了个荷包出来。

  “奶娘这些银子你拿着给小福哥买些好点的药,这件事我会处理的,你先回去照顾小福哥吧!”

  “谢谢小姐,那老奴先回去了。”魏氏从巧珠手里拿过荷包就退了出去。

  “巧珠,你怎么想?”

  “小姐,奴婢觉得那是魏家福罪有应得,他仗着他母亲是你的奶娘就在府里作威作福,你不知道整个府里凡是有点资色的丫鬟都被他调戏过了,只是大家都是敢怒不敢言,这回他被教训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拍手叫好呢!简直是大快人心呢!”

  “哦~这么说你是觉得那个司徒舞做的很好啰!”

  “小姐,冤枉啊!奴婢只是就事论事,没有别的意思。”

  “走,去看看她是不是真的这么厉害,竟然连你都觉得这事做得好了!”不管怎么样,她都不会放过她的。

  ……

  挽清居

  一大早的司徒舞就让小碧和小绿去厨房那边要了一大桌吃的,什么桂花糕呀,桃花糕呀,核桃酥呀,红枣糕呀,莲子羹呀,鹿茸粥呀,因为昨天的事情杨主厨二话不说直接就把东西给了小碧她们。

  东西拿回来司徒舞让小碧俩人坐下来一起吃,刚开始俩人不愿意。司徒舞就说“这么多东西,我一个人哪里吃得完,这里只有我们三人没那么多规矩,再说了你们看着我,我也不好意思一个人吃,都坐下来吃吧!”俩人才坐下来一起吃。

  吃着,吃着,司徒舞忽然说到“小绿等下你吃饱了就去告诉杨主厨,我中午要吃银耳木瓜羹。”

  小绿放下碗站起来说“是,奴婢己经吃饱了,这就去告诉他。”说完红着脸就跑了。

  “她这是怎么了,脸那么红。”司徒舞觉得莫名其妙,她也没说什么奇怪的话呀

  “奴婢,不知道”小碧也站了起来。

  小绿从厨房出来后,远远地就看见战清婉带着巧珠往挽清居走,她赶紧往回跑。

  “公主,公主,不好了,那个二小姐又来了”小绿一边喊着一边急冲冲的从外头跑进来。

  “喊那么大声干什么,还让不让人吃饭了,她又不是什么猛鬼野兽,那么怕她干什么?”司徒舞淡定的吞下最后一口粥说道

  “公主,你不是不知道,那二小姐每次来都没好事的,这次又不知道想干什么呢?”

  “兴师问罪呗,还能干什么?走,小碧跟我到院子里消消食。”嗯,吃太饱了。

  “是,公主。”小碧倒是淡定的很呢!

  “妹妹,你不要忘了,公主不再是之前的公主了,她不会再被二小姐欺负的,对了,你把餐桌收拾一下吧!”小碧说完跟着司徒舞出去了

  “对喔,现在不一样了,我们不需要忍气吞声了!”说完小绿就不再想了,收拾东西去。

  ……

  战清婉主仆俩人来到挽清居的时候,看到的是,司徒舞俩个人不知道在干什么,插着腰在扭着屁股。

  “不知廉耻,不要脸就是不要脸,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种下作的动作。”战清婉一脸嫌弃地出语讽刺道

  “真是搞笑了,我又没让你过来看,再说了,我在自己的院子里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别人管不着。”司徒舞站直整理了一下衣服说,

  “也是,如果你知道羞耻就不会这么死皮赖脸地要嫁给我哥哥了。

  “哎呀,原来你还知道我是嫁给你哥哥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抢了你的丈夫呢!”

  “你本来……哼,现在怎么这么牙尖嘴利了,怎么,不当哑巴啦!”这女人,怎么变得这么厉害了。

  “你喜欢啊!那你当呀!”切,当姐是原身呀

  巧珠在战清婉说话之前扯了扯她的衣袖,小声说道“小姐,奶娘”

  “你!哼~,昨天是你把魏家福打了的?”战清婉问

  司徒舞一头雾水回头小声的问旁边的小碧“魏家福是谁?”

  “公主,是魏管事”小碧提醒道

  “哦,不是我打的。”司徒舞认真的回答道

  “不是你打的,不可能!”战清婉大声说道

  “不用这么激动,真不是我,不信你问问小碧她们。”明明她都没有动过手好吗?

  “公主没有动手。”小碧回答到

  “她是你的人,她肯定是帮你的,小姐,要不奴婢去叫杨主厨过来就知道她说的是真是假了,昨天他也在。”巧珠建议道

  “嗯,去叫他过来,我倒要看看到时候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嗯,也可以啊!小碧跟着一起去,不要到时候让我背了黑锅。”

  小碧和巧珠走后,司徒舞才问战清婉“小姑子,你为什么这么恨我,恨到要我的命呢?”

  “呸,谁,谁是你小姑子啊!我就是讨厌你,替我哥哥和表姐感到不值,如果不是你,他们就不会分开,只要你死了他们就可以在一起了。”战清婉心里有些慌乱。

  “就算我活着,他们也是可以在一起的”这古代不是可以三妻四妾的吗?

  “我表姐是不会做妾的,我外公不会让她嫁过来做妾的,再说了,我们家有条家规,就是不可以纳妾。”也不可做妾,所以才要除掉你。

  司徒舞还想说点什么,但是看见小碧她们回来了,就没吱声了。

  “小人见过公主,小姐。”杨主厨小心翼翼地给俩人请安。

  “起来吧,我问你,小福哥是她打的吗?”战清婉问道

  “不是,公主没有动手。”公主只是下命令,动手的是小绿呀!为什么要问是不是公主打的。

  “不是,难不成是他自己打自己。”难道奶娘骗她。

  “怎么可能,那是小绿动的手。”司徒舞突然出声

  “司徒舞你是耍着我好玩是吗?一会说不是你打的,一会又说是那个婢女打的!”战清婉气愤极了,抬起手想给司徒舞一巴掌。却被刚好从屋里出来的小绿捏住了手腕。

  “对呀,人是我打的,怎样?”说着手里明显加重了力气,小绿老早就看战清婉不顺眼了,嗯!要说这府上她最讨厌的人可以说是她了,因为她最喜欢欺负公主,现在逮到机会了还不好好虐她一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