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悍妻归来

喂猪吗?

重生之悍妻归来 吴冯冯 2196 2018-08-25 22:24:04

  小碧抬头看着天边的白云,回忆起司徒舞出嫁前的那个夜晚。

  “你可知联宣你前来所为何事?”皇帝司徒焱看一眼小碧,好似漫不经心地开口道。

  “奴婢不知”小碧头都没抬一下回答道。

  “联知道你们神医谷的人都对我有怨气,也知道絮儿为什么要将小七的性子养得这么胆小怕事,哎……联也知道她是怕小七步亦儿的后尘,只能这样保护她。只是明天小七就要嫁给战清晖了,她这样的性子也不知道是好是坏,所以联想让你和家妹俩人帮助她独立,让她学会不让自己受到伤害,尽量让她自己面对新的生活,让她知道有些事情不是逃避就能解决的,所以只要不危及生命危险你都不要出手帮她,让她自己成长。毕竟你们不可能一直都守着她,路怎么走也是还靠她自己……”

  “姐姐,姐姐你在想什么想的这么入神呀?”小碧回过神来发现小绿一脸好奇的看着她。

  小碧敲了敲小绿的头说“没想什么。怎么了?”妹妹性子单纯,有些事情不宜让她知道是。虽然她不喜欢皇上,但他的话不全无道理,所以她才一直冷眼旁观,想让公主自己成长起来,只是没有想到公主差点失去性命了。

  公主却因祸得福,想明白了一些事。公主想开了是好事,但是主子一直都希望公主就这样平平淡淡地生活下去,也不知道公主的转变要不要告知她。

  “没有,我看快中午了,想着公主醒来也该饿了,我去熬药,顺便带些饭菜回来”小绿一边说一边往院子外面走。

  “好,莫要跟别人起冲突”小碧嘱咐道

  “知道了,我又不是小孩子”

  ……

  ……

  “公主,公主,醒醒,该起来吃点东西再休息了”小碧轻轻地摇了摇司徒舞。

  “嗯~不要,好困”司徒舞翻了个身想继续睡,但是下一秒就立马睁开眼睛了,她记起来了,她穿越了。……心塞。

  “现在是什么时辰了。”不知道是不是着凉感冒的原因,司徒舞还是有点迷迷糊糊的。

  “中午了,小绿己经把饭菜拿回来了,你洗漱一下就可以用餐了。”小碧把拧干水的毛巾帮司徒舞擦了擦脸,再帮她梳个简单的发型就扶着司徒舞走到客厅饭桌前坐下。

  这时司徒舞才清醒过来,看到小碧俩人站在一旁,正想叫她们坐下一起吃饭,低头一看这饭菜,脸都绿了。

  “我们中午就吃这玩意吗?”司徒舞弱弱地问了一句。

  “是的,公主,怎么啦?”小绿觉得奇怪,这饭菜有什么不对吗?

  “怎么啦!这是人吃的吗?分明是猪吃的,你看看这菜,冷冰冰的不说,这叶子都黄得它姥姥都不认识了!”司徒舞气愤地夹起眼前的菜说道,“还有这一整盆肥肉白花花,连个肉末都找不到,油腻腻的,看到都倒胃口,这饭也是半生不熟的。”司徒舞用筷子翻了翻发现这饭菜没一样能吃的。

  “我们都吃了三四个月了,怎么能说是猪吃的”小绿小声地嘟囔道。

  “……”

  “公主,是不满意这饭菜?”小碧还是想试探一下司徒舞是不是真的改变了。

  “你吃得下,反正我是吃不下。”司徒舞白了一眼小碧说道。

  “小绿你去重新拿一份,不对,我们一起去,我还真是要看看那二小姐的话是不是真这么管用了。”太过分了,也不知道原身是怎么忍下来的。

  “好啊,好啊,公主,奴婢跟你说啊,厨房里有叫魏管事的太讨厌了,每次看到奴婢都色迷迷的,有一次还想摸奴婢的手,被奴婢折了他的手,还有那个……”看着俩人越走越远,小碧叹一口大气,慢吞吞地跟上去

  “听说那个公主醒过来了”

  “是醒了,你说好端端的干嘛要想不开呢?要是死了多可惜啊!”

  “谁知道呢?说不定是因为太寂寞了,你看看她嫁进来也有小半年,大少爷一次都没有去过她那过夜。”

  “也不知道大少爷是怎么想的,放着这么一个大美女不要,为了那个表小姐守身如玉吗?”

  “是啊,每次远远地看见公主我都心痒难耐啊,那小脸,那身段,真想把她压在身下好好疼爱,疼爱,让她欲仙欲死。”

  “嗯,嗯,还有她身旁那个丫鬟小绿也肯定特别有滋味。”

  “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可以尝一尝,哈哈哈……”

  “哈哈哈……”

  “公主,他们怎么能这样,太过分了。”小绿真的很愤怒了,觉得这俩人真的该千刀万剐才能解她的心头之恨了。

  “小绿,踹门,我倒要看看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竟敢yy姐,呸,是本公主。”真是气死她了,太恶心了。

  砰~小绿一脚把门踢开,司看到是魏管事和杨主厨,立马打小报告。

  “公主这就是我说的魏管事和杨主厨,那个色迷迷,长得贼眉鼠眼就是魏管事,那个肥得像猪一样的就是杨主厨了,他们两个都不是好人,一个仗着他老娘,一个仗着二小姐,就胡作非为,府上很多婢女都被他们摸过了。”

  “哦~,刚刚是哪位说要疼爱疼爱本公主的。”保证让你欲仙欲死。

  魏管事反应过来准备行礼,不知道又想到什么又器张起来了“是我说的,你又能怎么样?怎么,想被本大爷疼爱疼爱吗?”

  而杨主厨站在一旁没有说话也没有行礼,看着她们充满恶意地笑了笑。

  “不怎么样,想疼爱你一下,让欲仙欲死。”司徒舞咬牙切齿地说道。

  “哈哈……你想怎么样让我欲仙欲死啊?”说完还用不怀好意的眼神往司徒舞身上扫。

  “放心,等等你们就知道了,小绿,把他们捆起来”司徒舞这个人有个好习惯,就是别人得罪她了,她也不太记仇。因为她一般都是当场就有怨报怨有报仇。

  报不了的,她会记心里很久很久,久到她报了仇之后就会忘了。

  “是,公主。”

  “你们要干什么,动了我二小姐不会放过你们的。”杨主厨觉得只要搬出战清婉,司徒舞她们就不敢对他怎么样了。

  “对,对,对,我娘也不会放过你们的,你要知道我娘可是二小姐的奶娘。”魏管事也是这么想的,只要他母亲跟战清婉说一下,战清婉一定不会放过她们的,两人都在小绿这吃过亏,知道反抗也没用,只能放狠话来吓唬吓唬她们。

  “好啊,我等着啊!”也许之前的那个司徒舞会怕的,可惜啊,己经换了个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