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重生之悍妻归来

改变

重生之悍妻归来 吴冯冯 2048 2018-08-24 19:30:00

  “公主,公主,你醒了。怎么着坐在这里,你这还生着病呢,吹了风再着凉就不好了,快躺着”丫鬟小碧一脸担心的跑到司徒舞身边把她拉到床上躺着,盖好被子。

  “嗯~还好退热了,公主,不是奴婢多话说你,你受的委屈和羞辱奴婢们都知道也明白,你何必要自寻短见呢”小碧摸了摸她的额头念叨道。

  “我没事了,你不用担心。”司徒舞眼里闪过一道暗光说,她明明是被推下水的,怎么会变成自寻短见了,看来战清婉做的还挺隐秘的,她怎么也没想到此司徒舞非彼司徒舞了,这个仇她记下了。

  司徒舞抬头看了一眼小碧说“我在鬼门关走了一糟,想明白了许多事情,我一个皇家公主下嫁到他们将军府不是来受苦受难的,我以为我的忍让会让他们看到我是真心为战清晖着想的,我真的是想和战清晖好好过的,我还不想让别人看将军府笑话,毕竟我也是将军夫人呢,闹大了谁都没脸,却没有想到他们这么不待见我。呜……”要从身边的人开始改变印象,让别人觉得她是死了一回性情大变,以后就算她做什么奇怪的事情才不会被怀疑,怎么说她和以前的司徒舞是两个不同性格的人。

  “公主,快别哭了。你能想明白就好,你是公主,他们是臣,就算你嫁给了将军,你还是公主。他们这样做是很不应该的。你该强势起来,不然往后的日子该是更加难过了。”小碧心里其实也是觉得司徒舞的性子太过软弱了。

  “嗯,我知道了,以后我不会这么傻了,我会改变的,让自己强势起来,不再被别人欺负了”司徒舞也很赞同小碧说的,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句话一直都没有错过。

  说起来司徒舞身边的这两个丫鬟也是点本事的,如果她没有没事记错的话,小碧是会医术的,还是挺厉害的那种,而小绿是会武功的,还是个高手。看来司徒舞的母亲也不是个简单的人呢!好像是跟神医谷的人有点关系,至于她为什么要这么低调,默默无闻地生活就不得而知了,看来有机会要试探她一下。

  “气死我了,欺人太甚了,”小绿气冲冲地从外面进来就说。

  小碧转头看了一眼说“怎么了,小绿你不是去给公主熬药了吗?药呢?”

  “是啊,本来我熬好了,被二小姐身边那个大丫鬟巧珠故意打翻了。还说这么不要脸的人,吃什么药呢!死了才好呢,死了我们大少爷就可以娶表小姐进门了。要不是公主说过不要生事,我非打得她们满地找牙不可。”小绿是那种性子直率的姑娘,想法简单,没什么心机,她的肤色白皙,瓜子脸,单凤眼,微微一挑特别勾魂,小嘴巴,身材高挑,前凸后翘的,很像现代那种御姐型的人。而小碧的性格沉稳,想法效多,有点腹黑,但她的长相却很有欺骗性,一张娃娃脸,皮肤白净,眼睛大大的,小嘴有点微微嘟的感觉,看起来非常可爱,很萝莉。她和小绿是俩姐妹,她是姐姐20岁,小绿是妹妹19岁。

  平日里小绿也不是没有埋怨过司徒舞,每次战清婉过来找麻烦司徒舞都是不说话,忍受着,不然凭她的武功打残那些人都不是问题。

  “好了,不要生气了,以后我不会这样让别人欺负你们了,以前是我太过善良,不想生事非,处处都让着他们,才让他人觉得我软弱无能,让他们忘记我还是一个公主,可以随便连个下人都能够欺负到头上来,从今往后我会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君,什么的臣,我司徒舞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羞辱的。”司徒舞看着小绿认真告诉她,让她知道司徒舞己经改变了,不再是那个软弱的司徒舞了。

  姐妹俩惊呆了,她们觉得司徒舞变得霸气了,之前不管别人怎么羞辱她,讽刺她,给她吃冷饭冷菜,穿着粗布麻衣。她也是一句抱怨也没有,默默地忍耐着,感觉她对什么都不是很在意,现在居然能说出这么有气势的话来,再认真的看看她,发现她整个人的气质都改变了,整个人都明媚起来了。之前的她总是闷闷不乐的,不怎么说话,没什么存在感,整个人都显得有点阴沉沉的,现在反而自信满满的,性子也开朗了一些,看上去很柔和,才发现原来公主长得很美,相比第一美人顾凝差了一点点。

  “公主你能这样想奴婢真的好开心,也为你不值,你都生病了,将军也没来看望过你一眼,就连夫人她们也没……嗯嗯嗯嗯。”小碧一把捂住小绿的嘴。

  “公主你现在需要的是休息,养好身子,奴婢们先出去了”小碧一脸淡定地对司徒舞说完,拖着小绿就退出了房间。

  “姐,你捂着我干嘛?我又没有说错。”小绿很气愤地说道

  “你小声一点,不要让公主听到了,你也看到了,公主才刚刚想开,你就不要给她添乱了。”小碧对这个小绿这个妹妹有点无奈。

  “嗯,是哦,姐,你说,公主怎么将军这么讨厌公主是不是因为,皇上说要公主生下第一位小主子才能让将军纳妾呢?”

  “不知道,可能吧!”她也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也不知道皇上是怎么想的,下这么一道圣旨。”

  “想必皇上是知道将军有心上人了,怕公主过的不好,所以才想让公主先生下嫡子,以后好有个倚靠。”

  “也是,如果不是这样,将军怕是早就娶那位表小姐进门了,那时公主更可怜。其实皇上他们对公主也是挺好的,只是公主和皇上他们不亲近罢了。”她们是司徒舞十三岁那年到她身边伺候的,自然是知道一些事情的。皇上每次看着司徒舞的眼神都是有点复杂。

  “嗯,公主有她自己的想法,我们不要说了,被别人听到就不好了。”她想皇上对公主应该是恨铁不成钢吧!不然怎么让她,除非公主有生命危险才能出手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