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艺园之天空守望者

第四章 初见你时

艺园之天空守望者 江未澧 2972 2018-08-24 00:14:45

  回澧北这件事任静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当初自己一意孤行一定要留在英国和家里人闹得很不愉快,一直都没有再联系过,孟月知道自己和那个人的事之后甚至还一飞机坐来英国,把自己骂得狗血淋头,最后两人还是抱在一起哭了一晚上。

  她说:“任静,你一定要幸福。”

  那天晚上孟月留下的笑容或许她自己都不知道究竟给了任静多大的力量坚持下去……

  任静看着已经有了很大改变的澧北,心里感慨万千,兜兜转转十几年还是会到了原点,打听好一些事情以后就用这些年存下来的钱买了一栋小房子,开了一间和在马姆斯伯里小镇一样的花店,花店前种满了白玫瑰。

  而花店的斜对面正是孟月的家,任静并没有直接造访,甚至还刻意躲着孟月,连她的单子都不接,这就让孟月很纳闷了,这个新秀花艺师貌似很不待见自己啊……

  而心高气傲的孟月也犟着脾气再也没有去过那家花店,直到那天——

  箖隃箖棨放学回家,他们只相差两岁,姐姐上五年级弟弟上三年级,一路上像个小大人一样,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批判当时的政治格局(其实都是晚上被迫陪爸爸看新闻联播时偷偷背下来的),旁边同他们一起回家的小伙伴们都听得一愣一愣的,眼睛里闪着崇拜的光芒,在极大的程度上满足了箖家姐弟的臭屁心理。

  回到家箖隃缠着妈妈提前做了两碗蛋炒饭,和箖棨俩人坐在沙发上看《喜羊羊和灰太狼》,一遍嫌弃该动画片智障,一遍又像个智障一样笑得四仰八叉,蛋炒饭撒的到处都是。

  这时候,家里突然有客人造访,孟月走去开门,却被眼前笑盈盈的女人和女孩儿惊呆了,站在那里半天不知道该怎么办。

  “怎么,孟月,这么多年不见,你不会不认识我了吧?”任静笑道。

  “砰”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孟月什么话都没有说,冷着脸就把门重重地摔上了。

  “妈咪,你不是说这个阿姨是你最好的朋友吗?但是为什么她很讨厌我们的样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缘笙还没问完门又被一阵大力拉开了,孟月眼眶红红地看着任静,质问道:“你就是那个黑心花艺师吧,在英国不是过得很好么,还回来干什么?十几年没一点消息,任静,你可真行啊……”

  “月,对不起,我……”任静看着孟月情绪激动的模样心里涌起的愧疚快把她淹没了。

  “够了,你不用和我说对不起,你该说对不起的是你的女儿……”孟月和任静是从小到大的闺蜜,一个眼神她就能知道对方过得好不好,而如今这种情况,也只有那最坏的一种结局了……

  听见孟月冷酷却又真实的话,任静的泪水打湿了脸庞,她低着头,什么话都说不出口,像个犯了错的小孩。

  缘笙察觉到母亲的异常紧紧地拉住任静的手,皱着眉头,对孟月说:“阿姨,妈咪说你是她最好的朋友,可是你为什么要凶妈咪?妈咪对我很好,一点也没有对不起我。”

  孟月深深地看了一眼缘笙,张了张口,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叹了口气,拍了拍任静的肩膀,拉着她的手,说:“傻瓜,都过去了,欢迎回家,你倒是生了个好女儿啊……”

  孟月把任静母女领到客厅,一脸无奈地看着自己已经笑得扭打在一起的一双儿女。

  “箖隃箖棨,快起来,像什么样子!过来打个招呼。”孟月皱着眉头假装生气地朝姐弟俩呵斥道。

  “哦。”箖隃箖棨见自家母亲生气了赶紧起身,爬下沙发,乖乖地站到一旁。

  任静看到孟月为人母的样子破涕为笑,走过来,朝姐弟俩笑道:“箖隃箖棨,你们好,我是你们妈妈的好朋友呢,叫我静姨就好。”

  箖隃抬头,这个阿姨好有气质哦……

  “静姨好。”箖隃有礼貌地笑道,箖棨撇了撇嘴,象征性地打了声招呼。

  “小笙,过来。”静姨转身,朝缘笙招了招手。

  缘笙那天穿着一条白色纱裙,安安静静地样子像极了掉落凡间的天使,任静拉着她的手,给姐弟俩介绍道:“这是缘笙,希望你们以后能成为朋友。”

  论起颜值,箖家姐弟都还没怕过谁,可那一天,缘笙的到来,让姐弟俩都觉得有些自行惭愧,一个人竟然可以美到这种程度,以至于惊艳了彼时的年少时光……

  缘笙的头发是白金色的,而且是天生的波浪卷,湛蓝色的眼睛里像是盛着一片天空。

  “你们好,我叫缘笙。”缘笙面对箖家姐弟惊艳的目光有些羞怯,白皙的脸上出现了点点红晕。

  “你…你好,我是箖隃,这是我弟箖棨,哇噻,缘笙你好漂亮哦……”缘笙介绍完自己,箖隃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做了个自我介绍就忍不住把爪子伸向了缘笙粉扑扑的小脸蛋。

  箖棨看了缘笙两眼,张了张嘴又合上,最后什么话都没说,嫌弃地瞅了眼自家已被萌化的姐姐,坐回沙发上继续看喜羊羊如何智斗灰太狼。

  孟月恨铁不成钢地看了眼自家儿子,这小子,太不争气了,缘笙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在这都无动于衷,真是急死我了!然后对缘笙说:“小笙,你好,叫我月姨就行哦,就把这当自己家,你和我们箖棨同年呢,等你明天的转学手续办好后月姨就把你安排到箖棨一个班,以后你们就一起上下学吧!”

  “嗯,谢谢月姨。”缘笙甜甜地笑道,看了眼酷酷的箖棨,脸上闪过一丝潮红,飞快地移开了视线,生怕被发现什么一样。

  “箖棨,你在学校要好好照顾小笙,如果有那个男生对小笙告白……哦不,如果有谁欺负小笙你就冲上去揍他一顿,听见没?”孟月看着缘笙真是越看越喜欢,对箖棨说。

  箖棨把目光从电视上移开,一脸幽怨地看着这一屋子的女人,嘟嚷了一句:“你们这群女人真是麻烦!”然后把电视遥控器一扔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孟月和任静闻言对视一眼,哭笑不得。箖隃拉着缘笙的手坐到沙发上,“缘笙你别介意,我弟就那样,但是他还是挺好的,在学校就说你是我弟的女人,保证没人敢欺负你。”,把一颗葡萄抛起来,再用嘴接着吃。

  孟月闻言走过去揪住箖隃的耳朵,笑骂道:“你这丫头又偷看什么言情小说了?还我弟的女人?把书给我交出来!”

  “哎哟……疼疼疼……妈,我没看,最近我都书荒了,这不,电视上都这么演的,湖南电视台现在热播的《一起来看流星雨》,你都不知道,满屏的玛丽苏啊!我建议你也可以去看看,拯救一下你的少女心。”箖隃从孟月手中救下自己的耳朵,说道。

  “行了行了,箖隃你带着小笙玩,我和你月姨说会儿话。”孟月没好气瞪了箖隃一眼,拉着任静向另一间房走去。

  箖隃朝自家母亲扮了个鬼脸,然后拉着缘笙坐到沙发上,搬出一堆动画片光盘。

  “缘笙,你喜欢看什么动画片?《黑猫警长》还是《虹猫蓝兔仗剑走天涯》?哎哎哎,《神厨小福贵》也不错哟~”

  “最近在追《东京猫猫》呢,箖隃姐有没有看过?”说起《东京猫猫》缘笙的眼睛就开始放光。

  “小莓猫猫,变身!”箖隃和缘笙一起喊出了这句经典台词。

  正在房间里刷奥数题的箖棨听到这震耳欲聋的笑声忍不住偷偷超客厅看了看。

  能和自家姐姐这种奇葩产生共鸣且站在一起一点也不逊色的女孩儿可不多见。

  也许就是这一眼望去就被印在心底的冬日暖阳般的笑容在这一瞬间打破了某人心底的平静,对于年少的他们来说,喜欢一个人是一件很单纯的事。

  可是寒冬会很久很久,而暖阳只有一个。

  在缘笙离开之后时光里,箖棨才发现自己是多么贪恋她的温暖,自己也并没有强大到可以独自走完整个寒冬……

  “时间不早了,我们就先回去了。”任静牵着缘笙站在门口道别。

  “行,下次再来玩,对了,小笙明天就可以和箖隃箖棨一起上学了哦!”孟月朝任静点了一下头,又对着缘笙笑着说。

  “嗯嗯,缘笙,明天早上七点我和箖棨在门口等你。”箖隃朝缘笙眨了眨眼。

  “嗯。”缘笙甜甜地笑了,然后小心翼翼地看了看箖棨,拉着任静的手都微微出了点汗。

  箖棨感受到缘笙的目光,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别迟到,我不喜欢等人。”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这没礼貌的臭小子!”孟月一直拿自己这个骄傲得要死的儿子没办法。

  缘笙看着箖棨的背影,像天空一样的眼睛里溢出了星光。

  明天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