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妃长安:携手天下平

五十三:妄自菲薄

王妃长安:携手天下平 一水静无澜 2528 2018-12-01 13:11:32

  “对了,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黄芩想起身无分文的宋露如今并没有归处,于是自动忽略了宋露的那句“无所畏惧”。

  被突然问起这个问题,宋露有些措不及防,犹犹豫豫地说道:“我还没有想好……”

  黄芩手撑着头,思考了一番。

  “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不如以后就跟着我吧!”黄芩抬头看向宋露,眼中散射出光芒。能在这个陌生的朝代遇到自己的志趣相投,还不让自己反感的人,不容易!

  “跟着你?”宋露显然没有这个想法,听到黄芩的话时显得分外惊讶。

  “难道你不愿意?”黄芩反问道。

  “倒也不是……”宋露面露犹豫。“只是我……”

  “只是什么?”

  “你不怕我不但不能帮你,反而会害你吗?”宋露的声音中夹杂着自卑。

  “你终究还是在意这个天煞孤星的无聊称谓……”黄芩微微叹息一声,似在惋惜。

  宋露低头没有说话,表示默认了。

  被称为天煞孤星十多年了,虽然她一直不认为自己是天煞孤星,但内心中还是在意的。

  两人陷入顿时沉默,气氛变得低沉,甚至能够听到两人细微的呼吸声。

  “罢了!我先借你些银子,待你有的时候再还吧!”黄芩取下一袋钱袋,拿出了三锭银子。站了起来,移步向宋露,准备将银子递给宋露。

  “我愿意跟着你!”宋露突然抬起头,圆圆的杏眼中充满了坚定,脸上似乎散发着自信的光芒。

  “刚才是我妄自菲薄了!我思考了会,想明白了。即使我可能不是你身边最好的帮手,但我会努力成为你最好的帮手!”宋露伸手慢慢地将黄芩仍停在空中的手放下,眼神坚定无比地看着黄芩,“请相信我,王妃!”

  没有刻意去闪躲,黄芩伸出另一只手作拳握住了宋露的手,“我相信你!”眼睛亦是充满坚定的光芒,认真看着宋露,“但请你也相信我。我让你以后跟着我,并不是想让你为我做些什么,而是因为你这个人,因为你的不认命不服输。”那与我分外相同……

  巳时,一身着水蓝色夹襦裙的女子走进王府,身后跟着一白冠束发,身着月白色衣衫,高出女子快半个头的男子。

  王妃回府,本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这却让守门的侍卫惊掉了下巴,王妃这不是明目张胆地给王爷带绿帽子吗?

  而且,王爷前脚刚入府,王妃后脚就带着男子进府。

  这怕是…、唉,难以想象王爷会怎么样……

  府内众人看到王妃身后跟着一男子,同样是议论纷纷。有愤愤不平的,有为黄芩惋惜的,有心疼陆长翊的……

  只是众下人不敢当面议论。

  昌平大管家对这个王妃还是极为尊敬的,而王爷的态度也很明确:即使他不喜欢这个王妃,但他是护着她的。

  毕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进入翠竹居,甚至住进去的……

  黄芩拉住一小厮,询问昌平管家如今在何处。而小厮却是眼神飘忽,时不时地看向身着月白色衣衫的殿中的男子,身子微微颤抖,似是在害怕什么。

  黄芩自然是知道的,知道小厮为何身子颤抖,也知道从进来王府以后,众人私下对她的议论纷纷不止。但她却懒得理会。

  知晓了昌平所在的地方,黄芩没有继续理会小厮。带着宋露径直向凌宇殿走去,而身后的小厮则是张大了嘴巴,大到足矣塞下一个鸡蛋………

  刚踏入凌宇殿,黄芩正准备说话,却被殿中的景象惊的说不出话来。

  此时陆长翊坐在殿中唯一的紫檀木桌子旁,却也是最高位,手上端着杯茶,正欲品茗。而昌平则是正准备离开的样子。

  不过,让黄芩惊讶的不是陆长翊,而是坐在下位的一身粉色衣衫的陆婕瑶。此时,陆婕瑶双手规矩地放在膝盖上,微微低着头,恬静乖巧极了,与之前骄横疯癫模样简直判若两人。

  不得不说,这样安静坐着的陆婕瑶很美,虽然旁边站着一个丫鬟,但陆婕瑶的美丽却让人自动忽略了丫鬟。陆婕瑶与黄花梨椅子,一人一椅,简单却自成一幅画。

  “参见王妃。”昌平如同往常一般,对黄芩十分恭敬。

  “既然王妃来了,昌平叔你就先下去吧!”坐于高位的陆长翊优雅的放下白色的茶杯。素色的茶杯碰到深色的桌子时,发出一道声音,很轻,却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听清楚。

  听到声音,陆婕瑶脸色瞬间变得难堪,手紧紧地抓着粉色的布料。陆婕瑶狠狠咬了下粉嫩的嘴唇,缓缓站了起来。

  “是。”昌平向陆长翊行了一礼,离开了凌宇殿。

  “婕瑶见过十皇婶!”陆婕瑶双手叠着放在细腰偏右的地方,微微弓下身体,脸上浮着大气而不失优雅的笑容。身旁的婢女则是跪了下来,“奴婢参见战昭王妃!”

  虽然陆婕瑶和婢女礼数极为周到,但是黄芩却能清楚感受到陆婕瑶的不甘与隐忍,还有婢女的不屑。

  “王妃,过来!”陆长翊向黄芩招了招手,无视陆婕瑶与婢女。

  黄芩不好拒绝,乖乖地走了过去。走到陆长翊旁边,却发现旁边根本没有其他可以坐的地方。黄芩下去不是,留也不是,一时陷入两难的境地。

  突然,陆长翊伸出手,搂住黄芩的腰肢,一把将黄芩搂过,抱坐在了自己的腿上,似乎不知道周围还有其他人一样。

  陆长翊的手来的措不及防,黄芩一时愣住。等反应过来时,红云顿时爬上了白皙的脸蛋。

  一直被忽视掉的宋露看着这一切也微微红了脸颊,毕竟她好歹也是一个未出阁的少女。

  至于陆婕瑶和她的婢女,则是保持着刚才行礼的姿势。因为在战昭王面前,她不敢放肆。

  而此时陆婕瑶的脸蛋也是红的,但却是被气红的。

  “不过一日未见,王妃倒是长进了……”陆长翊抱着黄芩的腰,把玩着黄芩的秀发。与其说是抱,实际上更像是禁锢。

  腰上传来痛感,黄芩却只能笑着,对陆长翊温柔的笑着,但却显得谄媚极了。“王爷哪来的话,怎么会呢?”

  “倒也是……”陆长翊说着,加重了手上的力度,黄芩更是动弹不得。

  黄芩痛的快要呼出声来,脸上却挂着笑容。死陆长翊,恩将仇报!

  “婕瑶起身吧!”陆长翊没有去理会黄芩此时的怨愤,转头看向了陆婕瑶。

  “谢皇叔!”陆婕瑶直起身子,娇俏的小脸上是数不尽的愤恨,咬着牙齿强迫自己说出“谢”字。转过身时,却挂着甜甜的笑容。

  “不用谢本王,要谢就谢本王的王妃。”说着,陆长翊又摸了摸黄芩的头,“王妃,是吧?”陆长翊故意提高尾音,配上低沉的嗓音,听来别有一番魅惑。

  黄芩脸上挂着牵强的笑容,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是!”字来。

  看着黄芩的怒却不敢表现出来的样子,陆长翊竟觉得十分可爱,心情好了许多,抱着黄芩腰的手也松了些。

  陆婕瑶牙齿咬的作响,脸上却是标准的微笑,看上去十分动人。“皇叔说的是!”说完,陆婕瑶又向黄芩微微欠了欠身子,脸上是僵硬极了的笑容,“谢皇婶!”

  黄芩皮笑肉不笑地回了一句,“不用谢!”

  陆婕瑶牙齿磨的呲呲作响,若不是这该死的战昭王,本公主怎么会来这……受此等委屈……

  想到这,陆婕瑶的眼眶微微红了起来,但却强忍着,脸上依旧是微笑,只是笑的过于牵强,看上去怪怪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