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妃长安:携手天下平

五十二:卷发——天煞孤星

王妃长安:携手天下平 一水静无澜 2643 2018-11-25 11:33:53

  等到那四人在视线中彻底消失,刚才在墙角的女子拍了拍身上破烂的衣服,向黄芩走来。一步一步,不慌却也不慢。即使身上的衣服不堪入目,但就那份气质来说,也足矣让人无法忽视她的不同。

  女子没有像其他古代人般动不动就跪下谢恩,而是向黄芩深深地鞠了一躬,“谢谢姑娘的救命之恩!”

  “我的确不是男人。”这女子眼睛好生的尖,既然能看出自己并非男子。虽然自己装扮的没有男子应有的硬气,但翩翩少年郎还是称得上的。

  “不过,姑娘言重了,救命之恩算不得。”黄芩看着眼前穿着破烂,像极了乞丐的脏兮兮女子,非但没有生出厌弃的感觉,反而对其有一丝的敬意。不为其他,就为这女子此时脸上的淡然,似乎刚才那件事根本没有发生过,更为她身姿挺直,遗世而独立的气质。

  “怎会算不得?”女子眸中明亮,“若非姑娘及时相救,此时,我恐已撞死在墙上……”许是说到了伤心处,女子转而眸中添了几许暗淡。

  这女子还真是刚烈!不过,换作我,大概也会像他一样吧!看着女子,黄芩心中颇有感概。

  突然注意到女子身上脏而破烂的衣服,黄芩想起如今正处寒冬,当即提议:“不如我们先离开这里吧!”

  听了这话,女子有些许诧异,“我们……?”

  “难道姑娘不怕我给你带来不幸?”黄芩本欲询问女子因何而诧异,女子却更快一步地蹦出了这句话。

  “那你信吗?”黄芩反问道。

  女子似乎也没有想到,不过却是坚定而自信地说:“我从来不信!我始终只相信我命由我,人定胜天!”

  “志同也!”黄芩面露赞许,这女子真的是好生不同,与自己有颇多相似之处。

  黄芩突然上前,拉住女子的手,“我们走吧!”

  女子显然没有想到,黄芩会拉她的手,顿时面露呆滞。但并没有愣在原地不动,而是跟着黄芩走出了巷子……

  “你很美丽!”的确是美丽,而不是漂亮。漂亮仅仅是外表的好看动人,而美丽却所包含的意思却有多种。

  眼前的宋露丝毫没有刚才的肮脏乞丐模样,身着一白色素裙,领口、袖子及裙摆处的蓝色夹金色的绣边为素裙增了色彩,使素色的流仙裙不单调。

  刚沐浴完没有多久,因而自然卷的头发还未完全干。卷卷的头发此时松松地披在肩上,没有完全干透时的蓬松,相较直顺的头发,多了一种别样的美感。

  宋露的白皙的鹅蛋脸上露出了惊讶,显然是没有想到黄芩会这样说。“还从来人没有说过我美,你是第一个人。”说完,嘴角扬起一抹无奈的笑,似乎在自嘲。

  说实话,宋露长得算不上很漂亮,单眼皮的杏眼也不符合古代人的审美。尤其是那卷卷的头发,与传统的柔顺长直的头发背道而驰。总之,在古人眼中,这一头卷发显得很是突兀。

  但是,宋露的长相让人很舒服,没有疏离感,很是耐看。特别是那蓬蓬的卷卷的头发,让人很想伸手触摸。

  “每个人的审美观都是不同的!”黄芩站起来,走向宋露。摸了摸宋露的卷发,宋露没有拒绝。

  “你的头发倒是很特别!”身为现代人,黄芩对卷发见怪不怪,但却很少见到自然卷的头发,甚至摸过。

  宋露的眼里闪过容易察觉的悲伤,转瞬间又恢复了自信。“它是我身体的一部分,我自然为她骄傲。但是别人可不这么想!”说后一句话时,宋露语气中充满了嘲讽。

  “只要自己喜欢就好了。何必介意他人的想法呢?”这也并不奇怪!因为人们追逐特别,但也排斥特别。世间上的事哪能没有两面呢?

  “你不懂。”宋露说这话时,很平静。但黄芩知道宋露的内心绝是没有波澜的。

  “或许如你所说,我不懂这一切,但是我懂你。”是的,黄芩懂宋露,因为她与自己的性格相差无二。

  “我懂你被人称为天煞孤星的痛苦,也懂你与命运抗争的艰辛。因为我和你一样!”黄芩没有刻意避讳宋露被称为天煞孤星,因为她知道宋露不会去逃避这个话题。

  虽然黄芩遭遇与宋露不同。但不都是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却因为别人的主观臆断,而被千夫指。不过,宋露是天煞孤星,而自己被称为妖女,又何尝不是?

  “那你究竟是什么人?”在来客栈的路上,她和黄芩对自己都作了简单的介绍,但却她不知道对方的身份。但据判断,怕不会简单。

  “你应该听说过宁国来的和亲公主吧!”黄芩走到桌子旁坐下,拿起了一块枣糕,“我就是她。”说完,黄芩将小块的枣糕全部放入嘴中。

  虽然早料到黄芩的身份不简单,但却没有料到会是这几日百姓嘴中议论的妖女——战昭王妃。

  “你是战昭王妃?”看着眼前吃着枣糕,一副恬静模样的黄芩,宋露依旧有些不信。

  “难道不像?”黄芩用手随意擦了擦嘴角,然后打量起宋露,“你也不像天煞孤星!”

  “倒是我愚钝了……”宋露略感尴尬,垂下眼睑,笑了笑。

  “那你知道你最近……”

  宋露还未问出,黄芩便说了宋露想要说的话,“很出名,被称作妖女!”

  宋露点了点头,“我想问的也是这个。难道你不害怕吗?”

  对于这些人的迷信与愚昧,宋露可是深有体会。

  因为是个女孩,宋露出生后便被亲生父母丢弃在山林中。但婴儿的她命却出奇的大,被丢弃在山林中两天两夜,依然没有死。

  一个路过的道士听到了她虚弱极的啼哭声,发现了奄奄一息的她,并把她带到山下的医馆中救治。

  道士经过询问,找到了宋露的亲生父母,将活过来的她交还给了他们。并且留下一句“此女不可死!”,便云游而去。

  宋露的父母虽然足够狠心,但却对鬼神之说深信不疑,将道士的话牢记于心。因着重男轻女的思想,宋露的父母虽然不忘道士的叮嘱,但也没有善待宋露。

  贫穷的他们吃不起白面,也吃不起米饭,所以米汤之内的东西对他们来说,珍贵至极。然而婴儿的宋露却只能喝东西,想让宋露活下来,唯一能够提供的便是宋露母亲的奶水。

  宋露母亲虽然吃不起好的东西,但奶水却出奇的多,宋露也因此活了下来。只是,看着一个女儿吸着自己的奶,本就不情不愿的她越发的不高兴。一个赔钱货怎么配喝自己的奶水?

  因而对还是婴儿的宋露百般虐待,本应是白白胖胖的婴儿肌肤,却常常是青一块紫一块。

  宋露五岁时,之前的道士回来了。

  道士看着瘦的只剩下皮包骨的小女孩,没有心生怜意。摸着宋露的乱糟糟的卷发,道士大惊,忙唤人叫来县太爷。

  县太爷自然是不愿意来的,只是迫于对妖魔的恐惧与对神的敬意。

  道士摸着宋露的卷发,面色难看,语出“此乃天煞孤星之相也。此卷发,卷走运,带来祸!”

  众人立即决定将五岁的孩童活活烧死,而宋露的亲生父母却无动于衷,只是埋怨道士为何要让他们将这赔钱货养活,也默默地擦了一把汗,幸亏发现的早。

  然而道士却阻止了众人,天煞孤星不可杀死,否则将会天降怒火,生灵涂炭……

  “怕什么?又为何怕?”黄芩脸上丝毫没有担心,反而一脸坦然。“我又不是真的妖女,任他们说的再如何天花乱坠,我也不会成为妖女。一群愚人罢了!何必费神理会!”

  “而且就算是妖女,那又如何?”说完,黄芩不屑地哼了一声。

  “你真是无所畏惧啊!”宋露叹了口气,大概是没有经历过吧!经历过的话,就不会如此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