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妃长安:携手天下平

五十一:再遇李归

王妃长安:携手天下平 一水静无澜 2325 2018-11-24 19:06:31

  接近十天没有感受到太阳的温暖,今日受到阳光爱抚的黄芩心情也如天气一样,从灰蒙蒙的阴天变成了阳光明媚。

  跟昌平打了声招呼,黄芩也不想带上其他人,独自一人出了王府。不过,随身携带了一个小包袱。

  来到安国这么久,自己对安国还基本上处于一无所知的状态。自己可不愿意做这些男人口中的头发长见识短的女人!

  六安茶楼

  一身着月白色长衫的,长相分外清秀儒雅的少年郎走了进来,却并没有引起众人的注意。

  穿戴得讲究些的,应是读书人,在滔滔不绝地讨论着事情,偶尔端起桌上的茶水品茗一口。而一些穿着不太讲究的,亦是一边嗑瓜子一边论天论地,桌上的茶水基本没有动过。

  “客官……”一眼尖的伙计将大块的帕子搭在肩上,走了过来。

  “我要二楼,你们店最好的位置与最好的茶最好的茶点。”说着,黄芩将一袋鼓鼓的银子递了过去。这么多银子,应该够了吧!

  “客官,请!”果不其然,银子足够甚至多了许多,伙计的脸上浮起了笑容,动作也变得殷勤了许多。

  上了楼,楼上的人很少,小二很快带黄芩来到了一个房间门口。黄芩抬头一看,门右侧上有四个潇洒却不失端庄的大小适中的字,“天字一号”。

  “客官,请进。还请稍等。您的茶和茶点马上就来。”说完,伙计走了出去,顺便轻轻地将门关上了。

  环顾四周,还真是应有俱全。格局也十分的合理,望去,心情都变好了。

  精致的香炉中传来若有若无的兰花香,似又是龙涎香。轻轻地嗅了一下,顿时神清气爽,又想要沉沦在香味中。

  打开门,黄芩走到栏杆旁,闭上眼睛,手也随意的搭在木制的栏杆上。旁人看来,这是在享受些什么东西。然而,黄芩正在仔细地听楼下的人们讨论的事。

  “战昭王好不容易腿好了,近几日却又卧病在床。那个宁国来的长安公主真的是克夫……”

  “难道她要将战昭王克死才安心吗?”

  “谁说不是?她一到安国就得了恶寒,但却活了下来。肯定是有什么妖术,吸收王爷的灵气……”

  “这长安公主最好早点死掉,别再祸害战昭王和安国了……”

  黄芩将眼睛睁开,目光凌厉地扫向说话的那群人。竟然是一群书生打扮的人,难道这些读书人都闲得无聊,一个个都成了长舌妇?

  楼下的那群人中的一个穿青色衣衫的男子正对着二楼黄芩所在的地方,注意到了黄芩的目光,也朝黄芩打量地看过去。同群的人自然也是感受到了后背的一阵奇怪的冷意,也转身朝楼上看去。

  当与青色衣衫的男子目光对上时,黄芩感到了一阵诧异,竟然是李归?怪不得,一群读书人会像长舌妇一般八卦……

  而李归显然也认出了黄芩。上次见时黄芩是男装打扮,如今认出男装打扮的黄芩自然不难。

  冤家真的路窄!

  黄芩转身,走进房间,仿佛刚才根本没有看过那群人。

  李归也收回自己探究的目光,微微眯了眯眼,嘴角也扬起了一抹笑容。

  如今万事将全,只欠东风!

  “李兄,为何突然发笑?难道和刚才那人认识?”

  李归收起笑容,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的确是好茶!

  “兄台看错了吧!我怎会与那人认识?”李归将茶杯轻轻放下,抬头看向说话那人,脸上带着笑意,一副谦谦公子作派。

  那人摸了摸头,“应是看错了……”可他明明看到李兄脸上露出了一抹算计的笑……

  将茶喝完,茶点吃完,黄芩准备离开茶楼,而刚才的伙计却突然叫住了她。

  难道是银子不够,幸好还备了另一袋银子!

  “客官,您的银子!”伙计将钱袋递了过来,还剩着半袋银子。

  黄芩也不扭捏,接过银子,说了声谢。

  毕竟自己的银子也不多。到王府的时候,身上也只带了十两银子。只是怪老头离开时,留下了一千两银给自己,而她也是在怪老头离开两天后才在房间内梳妆台下的抽屉里发现的。

  怪老头真的是深藏不露,自己肯定还有许多事情不知道。

  临走时,怪老头还特地叮嘱她不要主动去找镇国候夫妇,也不要在别人面前说他们是自己的亲外公和亲外婆……

  这些叮嘱很奇怪,但其中肯定是有自己不明白的道理。黄芩也听了进去,也做到了。只是,越发的感觉到事情不简单,怪老头越来越难以琢磨……

  出了茶楼,黄芩没有直接回王府,而是在街上转悠。

  “你们想要干什么?”到了一个人少的地方,突然传来一道惊吼声,但声音却很小,微乎甚微。若非黄芩常年跟着部队在外行动,对一切声音都敏感极了,怕是也难以听到。

  声音是从离这较远的地方传来的。

  “不要过来!”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明显是遇到了危险。女子的声音中虽有怯意,但却更像是命令。

  顺着声音,黄芩走到了一个巷口。

  果然,只容得下两人同时通过的巷道内,有一个穿着破烂的女子被一个穿的花花绿绿的妇人和身后的三个大汉包围住。

  “你已经被你爹娘卖给我了!也真是让人不省心,才第一天,就逃跑。”那身材丰腴的女人招了招手,示意后面的两个大汉上前。

  “先把你抓回去,再好好收拾你这贱蹄子!”女人声音中尽是狠戾。

  “慢着!”黄芩大喊一声,制止住了女子的动作。

  看着清秀儒雅的男子走了过来,为首的女人脸上有明显的不耐烦,“希望这位公子不要多管闲事!”

  “这些银子足够了吧!”黄芩将刚才剩下的半袋银子丢了过去。

  女人接过钱袋,打开看了一眼,顿时喜笑颜开。脸上堆着笑,对黄芩弓头哈腰,“自然是够了……”又转过身,看向墙角的女子,恶狠狠地说了一句,“小贱蹄子,今天算你走了天大的好运气!”

  说完,领着身后的两位大汉准备离开。

  忽然,似是想起了什么,那妇人转过身来,一副殷勤模样,“公子,看在你出手如此大方的份上。我就好心提醒你一句,这个女子命中为天煞孤星,还是离她远点的好……”

  黄芩站在原地,静静地看着女人离开。

  天煞孤星,呵,一出生就被决定了命运,被决定了不被人待见,成为黑锅之王,承受一切不属于自己的责任却无法反抗。世俗之人,敬仰神灵,亦畏惧神灵。神的旨意,他们永远不会违背,只会去遵从。因为他们坚信心中有神,神心中有自然有他们,神不会做出伤害他们的事。

  但是,世界上有神吗?就算有神,神又怎会去为他们眼中卑若蝼蚁的人们费心呢?人们永远不会知道,他们信奉的神,从来没有将他们看进眼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