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妃长安:携手天下平

五十:王爷回来了

王妃长安:携手天下平 一水静无澜 2227 2018-11-17 19:57:18

  黄芩一倒下,床上的人便睁开了眼睛,如一潭幽水般无波无澜的眸子,开始有了一丝波澜,透着疑惑,也透着凌厉。果然不出所料,这女人不只是一个相府不受宠的嫡女那么简单……

  当得知中了冥语,本已不抱希望。毕竟冥语之毒无药可解。死,并不可怕……但还有重要的事情尚未完成……

  想到绝命老仙,可绝命老仙七日前已经离开了云城。应是心中还残存一丝希望,当强撑着进入翠竹居,看到此屋还亮着灯,鬼使神差的撞开了门……

  本来也只是抱着渺茫的希望,然而自己竟然活过了一个时辰……

  空中无月,风肆虐地吹着,漫天的白雪在空中旋转,久久不肯落下。两道黑影快速飞入翠竹居,转眼便消失不见,似乎被黑夜风雪吞噬……

  “属下没有保护好王爷!请王爷责罚!”温景和离风单膝跪着,低着头,言语中尽是自责。这次究竟是谁,竟然能够伤到王爷?

  陆长翊负手而立,背对着离风和温景,定定地看向窗外。翠竹在风中不断摇动,发出“沙沙沙”的声音,似是处于绝境的战士在做最后的挣扎……

  许久,陆长翊才微启薄唇,淡淡地吐出四字:“自行领罚!”

  “是!”离风和温景听到领罚并没有一丝抱怨,反而轻松了些许。如果他们没有中计离开,也许王爷就不会受伤……

  将窗户缓缓关起,飞进屋内的雪花越来越少。陆长翊转过身,没有看向跪在地上的两人,而是走向一旁的桌子,拿起了一块红紫色的令牌。令牌没有多余的花纹装饰,牌面上刻了一道深深的痕,除此便无其他。

  “起身!”陆长翊走向两人,用手指轻轻地摩擦着令牌,表情凝重。这些人究竟来自何方,不仅使用冥语这种罕见的毒,竟然还能够伤着自己……

  “离风,你去查清楚这块令牌的来历!”陆长翊将令牌拿给离风,“温景,你去调查南冥族的近况。”

  冥语的配制秘方,历代只有南冥族族长及嫡系长孙知晓,且南冥族数百年来从未离开过江城。

  在夭国未被泽国灭掉之前,江城表面上属于夭国林氏皇族,然而南冥一族实际上才是江城的实际掌权者。在夭国被灭了之后,江城独立出来,成为南冥族的地盘,族主便是城主。

  如今的江城城主是南宫锦烨,南宫锦烨表面上不忘上一任城主即他的父亲的遗训,不干涉五国之事,让南冥族在江城长长久久地安居乐业,但是暗中就不为人知了……

  日已上三竿,黄芩才悠悠转醒。从床上起来,伸了个懒腰,又揉了揉迷惺的睡眼。看着床上掀开的被子,不禁疑惑,自己昨晚睡在床上?

  昨晚不是让陆长翊睡床上,而自己……

  “王妃,王爷回来了!”咚咚地敲门声响起,打断了黄芩的思路。

  陆长翊回来了?那自己昨晚的事情不是做梦喽?

  打开门,果然是彩莲那个丫头。瞟了彩莲一眼,转身走到桌子旁边坐了下了。“不就是王爷回来了吗?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看着王妃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彩莲显得更着急了,连忙走了进来,“王妃,王爷刚回来,宫里就有人传旨,要让王爷进宫。我听府里的那些听到旨意的丫头说是好像和王妃有关……”

  “那又如何?”黄芩仍然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准备倒一杯水喝,却发现壶中的水冰冷的厉害,“彩莲,去给我弄一壶热水来,我口渴了。哦,我还没有洗漱,顺便去弄一盆热水来,我洗把脸!”

  “王妃……”彩莲无可奈何地叫了一声,“要是宫里那些人想要害你呢?毕竟……”那次惹上的可是出了名难缠的婕瑶公主,还有婕瑶公主背后的皇后洵王。

  “我不去宫里,他们又害不到我。”黄芩站起身来,走向梳妆台,将头上仅有的一根红色发带解了下来,拿起木梳子开始梳如黑色瀑布的头发。

  没错,这几天,黄芩都是将头发随便梳整齐,然后用这根亮丽的鲜红色发带将头发低低地绑在一起。这种发型很简单,甚至有些偏向现代,但是奈何黄芩的脸生的颇具古典美,一种温婉的大家闺秀之美。

  彩莲自然是不愿意的,这样的发髻太过简单,甚至根本算不上发髻。就连普通百姓家的女子都不会梳得如此简单,这种发型,实在是有失王妃身份。

  只是,黄芩一意孤行,况且王爷并不在府中,而昌平管家也未说些什么,自然身为丫鬟的她这就没有发语权

  但是,如今王爷已经回府了。若让王爷看到王妃这种样子,怕是会嫌弃王妃丟了面子。更何况,宫中的那些人,指不定各种胡编乱造,诬陷王妃,让王爷对王妃心生不满。或者,皇上或皇后会直接给王妃安上罪名,好牵扯到王爷……

  毕竟,八天前在宜芸门发生的那件事,可算不上是小事。皇上向来就忌讳这种事,更何况还发生在战昭王妃,宁国来的长安公主身上。皇上甚至会用这件事向王爷发难……

  还有皇后和婕瑶公主,怕是不会善罢甘休!

  看着王妃即将将头发绾起,彩莲急忙走了过去,“王妃,王爷都回来了”

  “难道,我梳个头发还有王爷有关?”黄芩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将蝴蝶结打好,一切就完成了。

  “王妃,都火烧眉毛了,你怎么还这样?”彩莲有些气极,就差气的的跺脚了,“这样的发髻绝对不能让王爷看到……”

  “我叫你打的热水呢?”黄芩已经将头发梳好,慢慢站了起来,声音中透着凌厉。

  这其中的利弊,她又何尝不知。自然也知道这丫头心是好的,是真心为自己着想。

  不过,果真是应了皇上不急太监急这句话。自己都不担心,这小丫头就急成这样。

  彩莲自然是感受到了黄芩的怒意,当即低下头来。“奴婢这就去……”

  刚才是自己太担心了,竟忘了尊卑之分,逾了规矩。

  看到彩莲头低低埋着,闷闷不乐地走了出去。心中生了愧疚,自己刚才的话是不是有些过分了?毕竟这丫头一心一意为了自己……

  也罢,总该让这小丫头懂些规矩。

  走出房门,抬头看向天上,太阳竟已升到半空。在这寒冷的冬日,阳光照在身上,真的是暖和舒服极了。

  院内,扫雪的丫鬟将雪堆得足有半丈高。黄芩早已见怪不怪了,因为这几天基本都能在翠竹居看到许多座小山似的雪堆。

  都说瑞雪兆丰年,可今年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