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妃长安:携手天下平

四十九:冥语之毒

王妃长安:携手天下平 一水静无澜 2613 2018-11-13 06:56:46

  时间如梭,转眼间,七天已经过去,黄芩手臂上的伤也渐渐地愈合。在这七天里,天气越发的冷,每天都能见到白色的雪在空中飞舞。

  王府中的日子恬静,没有太大波澜。然而朝堂上却是另一番样貌。

  如齐瀚所料,安国对结盟之事,也没有选择的余地。即使安帝对自己各种提防打压,表面上对结盟之事不冷不热,但无疑安帝心中也是渴望结盟成功的。毕竟十六年前,泽国进攻安国时,他是亲眼见证了泽国的实力的,对泽国终究是有畏惧之心……

  自五日前,结盟之事确定后,各方势力便暗流涌动,争相与镇国候交好,争夺着去瀚州。只因众人心里都明白,泽国对安国不会发动实质性的战争,对瀚州充其次,为骚扰。去瀚州,不仅能获得兵权,还能够加深与云祁的关系。如此不费力,且能提高实力巩固地位的事情,又有谁不愿去做?

  黄芩并未离开过战昭王府,自然对朝堂上的风云变幻没有多少了解。这七天里,没有人来战昭王府,黄芩也未曾见到过陆长翊一面,慢慢地倒是有些记不清了陆长翊的样貌。

  夜色渐浓,雪在空中旋转,飘飞着落在在屋顶,树枝,小道……

  屋外寒风呼啸,叫嚣着,屋内烛光暗淡摇曳,似乎随时会灭。

  拉紧了身上的披风,黄芩正欲吹灭蜡烛,却突然听到“咔呎”一声,门被打开。随着寒风涌进,一个高大的身影也向屋内扑了进来。

  黄芩吓了一跳,顾不得其他,连忙后退,不会是刺客吧?接下来又该怎么办?

  自住进翠竹居后,除了陆长翊,便未曾见过他人在此。即使有下人进来打扫侍奉,但也绝对不会久留。

  后从昌平口中得知,陆长翊不喜他人打扰,所以翠竹居中没有专门的丫鬟婆子,亦没有侍卫。

  刚开始,自己还暗自欢喜,在翠竹居中可以轻松自在地许多。如今看来,怕是乐极生悲……

  来人扶着屋内的圆桌,身体微微的颤抖,似乎在努力克制着什么。若是没有寒风呼啸的声音,还能够听到有液体落在地上的“嘀嗒”声……

  虽然来人没有直接向自己袭来,但黄芩依旧一脸的警惕,脑中飞快运行,思考着如何自救。

  见人迟迟没有动作,黄芩轻手轻脚,小心翼翼地靠近门,准备趁机逃走。还未至门,却见扶着桌子的人缓缓抬起了头,“还不来扶本王……?”声音有些虚弱但却带着不可抗拒的威慑力。

  呃,这声音似乎有些熟悉……

  借着烛光,黄芩看清了来人的脸,小麦色此时却带着苍白的棱角分明的脸,英挺的剑眉,高挺的鼻梁,与初见时无二。这不正是消失了七天的陆长翊吗?

  确定过是陆长翊无疑,黄芩赶忙走了过去。只是他为何如此虚弱……

  将陆长翊扶起,黄芩只感觉似有一块巨石压在自己身上,拖着步子慢慢地将陆长翊扶去床上。刚准备将男人放下,陆长翊整个身体便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诶……”黄芩用手试图将身上的人推起,“你先给我起来……”

  只是此时的陆长翊已经陷入了昏迷,根本听不到黄芩的叫喊。

  叫喊了几声,身上的男人都没有反应。黄芩终于意识到男人已经处于昏死状态,于是放弃叫喊,将全身心投入到将身上的男人推开。如果不将男人推开,以陆长翊的的重量,自己怕是要窒息……

  “呼……”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呼吸到新鲜空气的感觉真好,“看着挺瘦的呀!没想到却如此的重……果然是人不可貌相!”

  寒风仍然呼呼地吹入屋内,黄芩抱紧身体,走去将门关上,顺便检查了一下门锁。

  “没有问题啊?他又是怎么进来的?难道是我忘记锁门了?”小声嘀咕着到火盆旁,炭火还未完全熄灭,烤了烤冰凉的手,“这鬼天气……”

  看向自己温暖的床,黄芩忍不住叹息:“真是麻烦!”刚才扶陆长翊的时候,黄芩便闻到了血腥味,知道他受了伤。只是不曾料到,伤的如此严重,竟然昏了过去……

  起身,拍了拍手,走向屋子的一边,拿出一个黑色木匣子。“算你好运……”正好这几天自己的手臂受伤,昌平给自己备了许多药与一些简单的药用品,这会倒是便宜了这男人。

  但是,黄芩却忘了,这些东西是用战昭王府的钱买的,自然也就是陆长翊的。

  走到床边,简单地检查了一下,黄芩脸上的表情却变得越发凝重。本以为只是受了刀剑划破皮肤之类的伤,却没有想到还中了毒。

  毒是从划破的地方慢慢渗透到血液中的,应该是刀剑之上被淬了毒药。而且这种毒毒性还不是一般的强,看来是有人想要陆长翊死。

  想来也是,能成为一个位高权重的战神,怎么可能是一个良善之辈?手上定是沾满了鲜血,脚下也不知踏了多少人的尸体……

  因位高权重,有人想要他死,譬如安帝……;因战神,亦有人想要他死,譬如敌国……

  成为一个战神不易,成了战神之后,更不易……

  既然陆长翊已树敌无数,想要他命的人是屈指难数,那自己成了这战昭王妃,岂不是也成了众矢之的?更何况,几日前,还惹上了皇后及那嚣张跋扈的婕瑶公主……

  上天对自己还真的是不薄呵……

  扒开陆长翊的衣服,黄芩从匣子中拿出布包,取出几根银针,迅速地在扎在了陆长翊胸前的一些穴位上。

  这毒虽然毒性强,还罕见,但是恰好《白翊医录》有记载。此毒名为冥语,一旦人中了此毒,便会全身寒冷,如同坠入冰窟,体温也会低得可怕。如果在一个时辰内,得不到及时的救治,中毒之人要么活活冷死,要么就是血液凝固而亡……

  今日也是他陆长翊幸运,中毒的时间没有超过一个时辰,否则就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他。

  世人皆以为,冥语之毒,无解药。中了冥语,必死无疑。然而却不知,冥语之毒的解法其实很简单,针灸足矣。只是,最重要穴位饮炳穴在普通医书中不曾有过记载,自己也是看了《白翊医录》,才知道有此穴位的存在。

  又取出一根布包中最长的银针,对准了陆长翊头部中央缓缓扎了下去,这便是不为世人所知的饮炳穴。

  银针扎完,将布包放在一边。黄芩脱掉了陆长翊上身的所有衣服,露出了陆长翊精壮结实的上半身。虽然已不是第一次看到,但黄芩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嘛……

  只是惊叹了一霎那,黄芩便快速地处理起陆长翊身上的伤口。

  陆长翊身上的伤不是一般的多,光新伤大大小小就有十多处。将所有新伤擦洗上药包扎完,已过了半个时辰。

  陆长翊的体温也渐渐升高,恢复成了正常人的体温。

  看着陆长翊的脸色已不似之前那般苍白,体温也与常人无二,黄芩将银针一一细细拔出,擦试干净,插回了布包。又随便收拾了药瓶与其他东西,将其全部放回黑匣子中。

  黄芩拿起黑匣子,走向拿匣子时的地方。将匣子放好,又顺手取了在瑞雪会那天穿的男装。

  陆长翊此时的衣服染满了血液,同时湿得不像话了,已经不能再穿了。

  将衣服随随便便套在了陆长翊的身上,褐色的棉衣穿在陆长翊身上,仍难掩其身上的冷硬气质与风华。只是此时黄芩已没有精力去注意这些东西,而是早已困得不行。

  强撑着将陆长翊的靴子脱掉,再将其弄到床上,盖好被子。黄芩再也抵不住困意,在迷迷糊糊中倒下睡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