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妃长安:携手天下平

四十八:多情伤离别

王妃长安:携手天下平 一水静无澜 2729 2018-11-11 01:00:50

  “朕的安国……”安帝用手摇摇晃晃地指着齐瀚,“哈哈哈……兵强马壮……”举起酒樽又一饮而尽,“一个小小的泽国……哈哈……何惧矣?”

  “来人!”安帝突然站起身,绣着龙纹的袖子一甩,将身前紫檀木桌上的东西掀翻在地上,“一个小小的云祁国镇国候竟然敢在……我安国放肆……”

  伸手指向齐瀚,“来人,将他们给朕……”话还没完,安帝在摇摇晃晃中倒了下去,吓得身旁的刘德全连忙扶住安帝,发出令人不适的尖叫,具体来说,是怪叫,“来人啊!有刺客!”

  正在喝着酒的臣子中许多人也慌了起来,不知所措,站起身来,看向上方的皇帝,想上前却又犹豫不决,一时竟不知该作何。而另一些臣子则是稳坐在座位上,没有动作。

  殿外的禁军也很快冲了进来,一把把锋利的刀散发着令人心生畏惧的寒光。

  “就是他们,快将这些云祁来的刺客抓起来!”刘德全一只手扶着安帝,另一只手指向齐瀚与身旁的夫人,声音怪里怪气。

  众禁军立马将齐瀚及夫人围了起来,用刀指着两人。

  齐瀚波澜不惊地看着这一切,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安帝绝对没有这个胆量杀了自己,即使喝醉了酒。

  “哈哈……”安帝突然推开扶着自己的刘德全,袖子一甩,给了这太监一巴掌,“谁让你假传朕的命令!”

  刘德全立马“咚”地跪了下来,不断的磕着头,“陛下恕罪,陛下恕罪……”

  摇摇晃晃地抬脚又给了刘德全一脚,“狗奴才,即使朕醉了……”转身坐了下来,“也轮不到你做主……”

  “你们全都下去!”安帝挥手示意禁军退下。又揉了揉太阳穴,抬眼看向齐瀚,“让镇国候受惊了。”

  “无妨!”齐瀚此时总算是明白了,安帝根本没有醉,只是想借此来杀杀自己的锐气,让自己明白他现在是在安国,已不是云祁国。

  “今日朕喝高了,头甚是晕痛,恐难再陪镇国候了!还望见谅!”安帝扶着自己的额头,朝仍跪在地上的刘德全招了招手,“狗奴才,还不来扶朕回宫!”

  刘德全立马站起身来,哈着身子,将安帝扶起。

  齐瀚与群臣也快速地起身,面向安帝拱手弯腰,“恭送陛下回宫!”

  回到安国为云祁使者准备的淇雨馆,进到了自己的屋子,将门关上。

  拉过凳子坐了下来,齐老夫人看向自己的夫君,“老头子,我们现在是不是应该去……”

  话还没有说完,齐瀚立马打断了夫人的话,“夫人说的对,老夫自去谒见安国皇帝到现在,都还没有进食,已经饿了许久,的确应该去叫人送些食物来了!”说着,齐瀚头看向门口,齐老夫人自然意识到了不对劲,顺着夫君的视线看去,门口处果然有人影一闪而过。

  转过头,脸上浮起轻蔑的笑容,“这安国皇帝真是时时刻刻不忘提防我们啊!竟然派人监视我们。”

  “夫人,我们最好还是不要去见他们了……”齐瀚面色沉重。

  虽然雨蕊是自己的女儿,但却除了黄宇忠及安芩知道外,其他人都只是认为相爷的夫人是云祁国镇国候夫妇的恩人,所以镇国候夫妇才对相爷夫人如此上心。

  若让安帝知道黄芩是自己的亲孙女,那势必会让自己在此次谈判中处于下风……

  “师父,清云,我会想你们的。”黄芩坐在床上,虽然她此时想哭,但她知道她不能哭,即使已经红了眼眶。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你们也要好好的……”

  “清云,你要好好地照顾师父!”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黄芩想要下床,到城外再与他们分开,但是奈何此时太过虚弱,根本没有力气支撑自己站起来。

  清云转过身,用一贯的认真表情,“师姐,你放心,我会的。”

  而怪老头始终没有转过头,他不想让丫头见到自己想要哭的样子。三十多年了,他不过与她见过一面,而与丫头,竟也只是一个多月。

  本想着让丫头跟着哥哥回云祁,但没有想到丫头却到了战昭王府。虽然那小子答应过自己不会伤害丫头,但却难保别人不会伤害丫头。

  且说丫头到这王府才一日,就受了如此的伤,还不知道日后会如何?若是可以,自己绝不会离开,而是留下来保护丫头,只是如今却容不得自己……

  待到两人的身影消失,黄芩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自古多情伤离别,只是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

  哭了许久,终究身子还是很虚弱,躺了下去,闭上了眼睛……

  太阳落下西山,整个大地被黑暗笼罩,雪花也开始如同精灵一样,纷纷扬扬飞舞着落下。

  “王妃,该喝药了……”彩莲轻声叫唤着仍睡在床上的王妃。

  听到彩莲的声音,黄芩揉了揉眼睛,看向周围,已变成昏黄的烛光。用手撑着床,准备坐起身来。

  彩莲见状,立马放下手中盛满了药的瓷碗,过来将自家王妃扶起。黄芩坐好了以后,彩莲“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带着哭腔,“王妃,都是彩莲不好,害王妃受了如此重的伤。还请王妃责罚!”

  “这与你无关!你快点起来!”看着跪在地上,低着头的彩莲,黄芩心生不忍。看着约莫十四五岁,还只是一个孩子罢了,却跪在地上请求自己责罚……

  彩莲听了黄芩的话,没有起身,反倒是开始一个劲的磕头……

  唉!真是……黄芩叹息,这事本来就与这小丫头无关,这小丫头已经尽力了。犹记得那时候她明明自己害怕的要死,却还挺身挡在自己身前。这份恩情,她始终是记得的……

  “本王妃要喝药了,还不快起来拿药给我!”黄芩假装生气。果然,彩莲身体颤抖了一下,快速站了起来,生怕惹王妃一个不高兴。

  彩莲小心翼翼地端起桌上的碗,递给黄芩。然后低着头,一语不发,站在床前,身体僵直却微微地颤抖。

  黄芩接过碗,将勺子拿开,一口气将所有药喝下。擦了擦嘴角,黄芩将碗重重地放在旁边的桌上。很明显,是故意的,而彩莲亦是被这声音吓了一跳,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

  “今日,”黄芩停顿了一下,看着彩莲的反应,”若没有你和那些侍卫,我怕是连喝这碗药的机会都没有……”

  “你明明对我有恩,如今却为此恩来向我请罪!你让我情何以堪?”

  听着这话,彩莲“扑通”又跪了下去,“王妃,此话何从讲起?奴才保护主子天经地义……”声音中带有明显的哭声。

  “本王妃命令你站起来,抬头看着本妃!”黄芩态度很强硬。彩莲犹豫了会,终究慢慢站了起来,只是仍然低着头,小声抽泣。

  “彩莲,记住,奴才也是人!我是人,你也是人,我们是平等的……”黄芩声音中带着安慰,希望能够缓解彩莲的情绪,“有恩就得报!恩将仇报之人,最是令人不齿!”

  “你难道希望我成为令人不齿之人吗?”

  彩莲立马抬起头,脸上尽是泪痕,眼睛红肿,眼角还挂着泪珠,“彩莲……”抽泣了一声,又接着道:“彩莲当然不希望王妃被人不齿……”

  “那就对了!我对你报恩还来不及,怎会忍心责罚你呢?”黄芩看着彩莲,脸上露出了微笑,“还不将脸上的泪擦干!”

  感受到了疲惫,黄芩看着眼前正擦着眼泪的小丫头,知道她肯定也累了,毕竟在外面守了一天。“我倦了,你也回去休息吧!”

  彩莲停住擦眼泪,走上前,准备为黄芩理理被子。黄芩挥了挥手,“我自己来就行!记得等会将蜡烛熄了,将门窗关好!”

  躺下,看着彩莲红肿的眼睛,黄芩忍不住调談,“还有,注意一下你的眼睛,不要明早就肿的没有眼睛了……”

  彩莲听到黄芩的话,知道是在关心自己,心中一股暖流流过,同时也下定了决心,这一辈子要好好照顾王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