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妃长安:携手天下平

四十二:替皇后教教你

王妃长安:携手天下平 一水静无澜 2344 2018-10-21 10:48:35

  走出翠竹居,廊腰缦回间,可见翠绿色的竹叶上覆上银雪,比昨日多了些别样的趣味。

  到了王府门口,果然见一辆无过多装饰但却能感其奢华的马车。毛色黑的光亮的良驹拴在黛青色的车厢前,马儿身体强壮此时却低头喑声,直挺挺地站着。整辆马车在王府门前的街道上停着,不动却自成一幅画。

  虽然这辆马车与昨日与陆长翊共同乘坐的黑色马车的奢华相比,有些距离,但却比宁国送亲的马车好上不知多少倍。

  马别上坐着昨日的那个车夫,车夫一看见黄芩,便下马车,上前行了一个礼,随后退到马车旁边,等待黄芩上马车。

  马车后面站着四个侍卫打扮模样的人,黄芩并没有见过。四人见到黄芩,一齐恭敬的行了礼。

  黄芩心中吐槽麻烦,但仍是大方的示意众人免礼。

  走到马车前,彩莲立马走上前来扶着黄芩。黄芩将手搭了上去,毕竟此时的自己好歹是一个王妃,这些自然是少不了的。

  看见王妃已坐上了马车,马夫也登上马车,准备驾车离开。

  “王妃,”听到昌平的声音,黄芩掀开帘子,看向窗子外,带着些疑惑。

  “王妃,宫中凡事都要三思而后行!”昌平所说似是警告,但沉厚的声音似乎却带着丝关心,只是微弱到可以忽略不计。

  黄芩朝着昌平微微一笑,如四月春风般,让人感受如沐温暖。“自是会的,谢谢。”随后放下帘子,“马夫,走吧!”

  “是,王妃。”马夫一甩鞭子,伴随着“驾”的一声,马车缓缓驶离王府。

  马车平稳地驾驶着,黄芩也由坐在软塌上慢慢变成了靠在马车上。眼睛微微闭着,似是睡着了,但浓而不过分稠密的睫毛却时不时地轻轻颤动。

  马车缓缓停了下来,然而马车内却没有动静。

  见前来引路的宫女在宜芸门前候着,望向此处,彩莲轻轻敲着车厢,声音小小的,“王妃,皇宫到了……”

  彩莲的声音对此时已半入睡梦的黄芩来说,如同来自远方的呼唤,茫茫不可及,却异常的清楚悠长。

  抚了抚额头,黄芩坐直身子,“我知道了。”

  将衣服随便理了理,黄芩掀开轿帘,在彩莲的搀扶下,缓缓地下了马车,面上优雅从容,完全没有刚才的倦态。

  宜芸门前站着的宫女看见身披紫色斗篷的,梳着随云髻,发饰不多但却精巧地插在了最为合适的地方,举手投足间流露出优雅高贵的女子,便知道那就是今日来拜见皇后娘娘的战昭王妃。

  不过,宫女并没有走上前去行礼,而是静静地站在原地,看向黄芩的目光中充满了不屑与鄙夷。

  不就是一个宁国来的和亲公主,装什么高贵优雅!说好听点,是和亲公主,说白了,也就只是一个囚犯罢了,代替宁国承担罪责的囚犯。看着战昭王妃的身份何其尊贵,实际上在安国人眼中,怕是比蝼蚁更低贱。

  黄芩自然是感受到了宫女对她的不屑,但是并没有理睬,而是径直走过,假装没有看到这个人。

  彩莲对宫女很是气愤,她一个宫女有什么资格看不起王妃,还如此无礼。但看到王妃从容走进宫里,压根不在意,便将怒气压了下去,抬头挺胸地跟着王妃。

  宫女看到此景,不禁气极,难道他们看不出自己是给她带路的人吗?竟然不上前询问。

  宫女跺了跺脚,走了上去,打断了正在拿出令牌给侍卫看的两人。

  “参见战昭王妃!”宫女连腿都没有弯曲,随随便便地行了一礼。仰着下巴看着黄芩,甚是高傲,“奴婢是来给王妃引路的,还请王妃跟奴婢走。”

  黄芩斜睨了宫女一眼,没有说话。

  看到彩莲已经从侍卫手中拿过了令牌,黄芩淡淡说了一句,“彩莲,我们走吧!”直接将宫女无视。

  宫女在一旁气的直跺脚,正欲上前,却看到了从一辆鹅黄色的马车走下来一个身着粉色烟花蝴蝶裙的女子。

  婕瑶公主!宫中唯一的嫡公主,自小飞扬跋扈但却受尽万般宠爱。

  宫女连忙走上前去,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礼,故意将声音放大,“参见婕瑶公主!公主千岁!”

  陆婕瑶随便看了宫女一眼,这不是母后身边的玉衡吗?她怎么在这?

  “你怎么在这?”陆婕瑶两个月前随着太后去了城外的安山寺,是太后想要让她在青灯古佛中修身养性,收敛一下这飞扬跋扈的性格。毕竟她已经十八岁,不小了。若是寻常百姓家,早已经在家相夫教子了。

  “启禀公主,奴婢是奉皇后的命来给从宁国来的战昭王妃引路的。”玉衡故意在宁国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因为这位公主最是讨厌宁国。

  婕瑶公主自恃美貌天下第一,然而五国三城公认的天下第一美人却是宁国的绾愉公主。

  果不其然,听到宁国两个字,陆婕瑶就气不打一出来,“那她人呢?”

  “启禀公主,在那呢?只是战昭王妃嫌弃奴婢身份卑微,不屑于让奴婢引路……”玉衡故意添油加醋。

  “哼!她一个宁国来的贱人有什么资格嫌弃?”陆婕瑶甩了甩袖子,走向黄芩两人。

  黄芩早就注意到了那边的谈话,听到婕瑶公主,便向彩莲询问了一些情况。

  听了彩莲的话,黄芩不禁扶了扶额头,看来自己不招惹别人,祸也会自动上门。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刚想走,却见玉衡指向了这边。

  婕瑶公主大摇大摆地走了过来,用手指着黄芩,“你是不是就是宁国来的那个贱人?”

  “啪!”只见黄芩避开婕瑶的指过来手,抬手重重地给了婕瑶一巴掌。

  陆婕瑶下意识的捂着自己的脸,指着黄芩的手也没有放下来,“你……”

  她竟然敢打自己的脸!从小到大,父皇母后都没有打过自己,她竟然敢扇自己一巴掌。

  黄芩淡定地将婕瑶指着自己的手拿开,“你什么!本王妃是你的皇婶。一口一个贱人,教养去哪里了?”停顿了一下,提高音调,“既然皇嫂没有教你这些为人应有的东西,那皇婶就勉为其难的来教教你!”

  我不招惹你,但你却硬要将脸贴上来让我打,那本妃我也只好接受了!

  陆婕瑶漂亮的杏眼里溢满了愤恨与怨毒,伸手朝着黄芩的脸扇去,“你这贱人竟然敢说本公主不是人?来人,给本公主将这贱人拿下!”

  黄芩一把抓住陆婕瑶的手,反手又给了婕瑶一巴掌。“都说过了,本妃是你的皇婶!别一口一个贱人!”顺势摇了摇头,“而且本王妃也没有说皇侄女不是人,这是皇侄女自己说的。看来皇侄女不仅欠缺管教,还甚是欠缺智商啊!……”

  与此同时,陆婕瑶自己带着的侍卫和守宫门的侍卫都拔出刀,围向黄芩与彩莲。而黄芩带来的四个侍卫亦是拔出剑护着黄芩与彩莲。

  宜芸门前,剑拔弩张,瞬间气氛变得凝重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