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妃长安:携手天下平

三十九:战昭王府

王妃长安:携手天下平 一水静无澜 2371 2018-10-12 13:28:58

  望着陆长翊的背影,黄芩呆呆地站着,久久不能回神。

  在绝命崖下时,还未曾想过男子站起来后,该是怎样一番“风景”。

  如今看来,还真是不赖!

  从今天开始,他便是自己名义上的夫君了……

  想到这,黄芩的心里莫名地有些失落……

  是因为从此就要失去自由,被锁在这王府之中?还是因为只是名义上的王妃……

  原主,也包括自己曾经以为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战昭王应该是冷血无情,残酷暴戾,毫无人性可言。在失去双腿后,则是会更加嗜血。而战昭王府则是自己即将去到的人间地狱。

  而事实却是陆长翊不仅容貌身姿堪称完美,而且出人意料的“通情达理”。既有军人独有的英姿,又有身为皇族的优雅。似乎,还有一丝邪魅……

  身上融合了这么多种气质,但是却没有让人感到不一丝不协调。只是,阴晴不定,实在是难以琢磨……

  随着青石铺成的小路弯入绿色之中,陆长翊也迈开长腿准备走到翠竹形成的绿幕后。

  这时,陆长翊似是无意间转头……

  连忙收回视线,假装自己正在打量偌大的王府。自己的心好像漏跳了一拍,竟然有些害羞……

  害羞个毛线,又没有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待再次看向东边,已没有男人的身影。

  拍了拍胸口,呼了一口气,黄芩转身向西走去。

  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地逛一逛,熟悉一下今后的住处。

  黄芩悠闲地走着,而翠竹后,男人缓缓走了出来,眼神中带着打量。

  刚才黄芩的视线,陆长翊并不是没有感受到,只是假装不知道罢了!

  感觉背后有人看着自己……

  黄芩转身看去,然而,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是自己的错觉?

  黄芩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以为人人都和自己一样啊?果然,“作贼心虚”这句话是有道理的!

  转过身,自顾自地走了起来……

  王府很大,若是路痴,第一次来的话,怕是会迷路。

  可是黄芩不是路痴,约莫两柱香的时间,就将王府的西边大致摸索清楚了。

  进府后,向西走,首先见到的是一个相比主殿而言略小的偏殿,凌宇殿。

  凌宇殿的外建筑以沉稳的玄色为主色调,殿内摆件很简单,一张紫檀木桌和几把椅子罢了。

  接着向西走,有三四个别致安静的小院子,门紧紧地闭着。

  看着这些院子,黄芪不禁思绪飘远。

  或许,这些院子,将有一个为我打开,成为自己未来的住处吧!

  刚才听陆长翊说,好像叫翠竹居?

  然而,黄芩并没有见到叫翠竹居的院子。

  也许不在这边,而是在王府的另一边……

  绕着绕着,黄芩看到了一排与常人所住房屋相近的厢房,应该是客房吧!

  “参见王妃!”一个身着翠绿色衣服,约莫十八九岁的少女刚好从其中一个厢房走了出来。

  “免礼!你叫什么名字?”黄芩看着五官不出众但却很是清秀的女子,让人看着很是舒服,心中不由地对其产生了好感。

  “启禀王妃。奴婢名叫娟儿,是负责打扫西厢房的下人。”娟儿神色恭敬地回答。

  “你觉得我怎么样?”

  “奴婢不敢妄肆议论王妃!”娟儿说着便跪了下来,低着头。

  “你跪下来干什么?”黄芩戚了戚眉,“我又没有对你怎么样?”

  “王妃恕罪!”娟儿声音中带着怯意。

  “唉!你快站起来吧!”黄芩略感无奈,摆了摆手。

  娟儿犹豫了一会,缓缓站了起来。但依旧低垂着头,不敢看黄芩,也不敢说话。

  看着娟儿怯生生的样子,黄芩扶了扶额头,摆手示意,“你去忙你的事吧!”

  娟儿立马行了个礼,“谢王妃!”便快步离开,好像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身后一样。

  看着娟儿的样子,黄芩满头黑线,自己是有多让人害怕?

  离开西厢房,黄芩来到了有许多架子的地方,上面晾晒着一些看上去很普通的衣服。

  正在忙活着的众人,并没有看见黄芩。

  正准备离开,突然,人群中有人大声呼道:“参见王妃!”

  众人立马放下手中的活计,纷纷行礼,“参见王妃!”

  “免了免了,你们忙你们的,不用管我!”黄芩摆摆手,示意众人免礼。

  这些繁文礼节真是麻烦,唉,可惜现在自己已经上了“战昭王妃”这条船,难以下去了。

  “谢王妃!”

  向周围看了看,大概已经到王府的最西边了。于是黄芩沿着原路返回。

  踏上陆长翊刚刚走的小路,黄芩好奇地打量着周围。

  这边的建筑没有西边多,种着许多植物。不过,大多数都已经秃了,只剩下只干。而数量最多的竹子依然绿意盎然,还有一些红梅盛开。

  在绕过一些走廊后,一个看上去很有格调的院子进入黄芩的视线。这院子比王府西边的许多院子要大得多,也精致得多。

  走近,发现原来这就是翠竹居,自己以后住的地方。

  这住处还是让人挺满意的。看来陆长翊这人还是不错的,并没有打算苛待她。

  刚打算走进去,昌平便从里面走了出来。

  “参见王妃!”昌平恭恭敬敬地向黄芩颔首,“翠竹居已经打理好了,还请王妃跟着奴才。奴才带王妃去王妃的房间。”

  竟然是房间,难道这翠竹居还有其他人住?

  “那就谢谢昌平叔了!”怀着疑问,黄芩跟着昌平进入了翠竹居。

  “王妃,那边是王爷住的地方。”昌平指着一处竹子茂密的地方,对黄芩介绍道,“王妃住的地方离王爷住的地方不远,就在那边。”

  “哦!”原来自己和他住一个院子。但是王府有这么多院子,为什么要将自己安排的和他住一个院子?

  说完昌平走向所指的地方。

  黄芩看了一眼竹子茂密的那个地方,转身跟上了昌平。

  打开房间,扑面而来一股龙延香的清香。黄芩忍不住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顿时感觉神清气爽了许多。

  龙涎香果然不负其名!

  看着屋内,很明显是刚刚打扫好的。

  古色古香的床,整齐的梳妆台,梨花木衣柜,紫檀木圆桌,圆凳摆放在合适的地方,屋内格局很不错。

  “王妃,如果没有其它事的话,奴才先告辞了!”昌平站在门口,并没有进去的意思。

  想来也对,毕竟这是女子的闺房,男者一般是不方便的。更何况她现在是战昭王妃。

  “那好,昌平叔,你慢走!”黄芩向昌平颔首。既然是王府的管家,想必是受陆长翊信任的,也应该是值得自己尊重的。

  昌平眼中带着一丝赞赏,没有王妃的架子,待人亲和,看来这长安公主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的不堪。

  昌平行了行礼,离开了翠竹居。而黄芩也进入了自己的房间。

  “哈……”今天早早地便床,赶到京城。到了京城,逛了许久的街,还参加瑞雪会,到现在还没有休息过。黄芩此时看到床,困意便上来了。

  懒懒地将靴子外套脱掉,拉上被子,黄芩很快便进入梦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