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妃长安:携手天下平

三十三:瑞雪会

王妃长安:携手天下平 一水静无澜 2354 2018-09-22 06:44:17

  黄芩慢慢挤开人群,来到了中间。

  面前是一个很是开阔的擂台,此时上面摆放着许多的梨花木桌椅,桌子上整齐地摆放着笔墨纸砚这文房四宝。

  说是擂台,其实更像是一个讲究的露天考场。

  在黄芩的右方过去一段距离,有着用实木做的台阶可以登上擂台。擂台大概三尺高,但是阶梯却很长。

  这时,从擂台后方走出一个身着青色官服,约莫四十多岁的官员。他的身后跟着一位少年,手上端着一样用红色丝绸盖住的东西。

  “历亓十二年瑞雪会将由一炷香后正式开始,还请来自各州的睿员们做好准备。届时,台下的百姓需保持安静,不允许扰乱瑞雪会的正常进行。若有犯者,按律论处!”官员的声音洪亮,很有威慑力。

  “此次瑞雪会的奖品是血莲,由通过头名者得。若头名者是睿员并通过所有比试,将成为下一任睿司。通过前三场比试的人,将能进入睿司。”

  睿司掌史四年一届。若瑞雪会没有选出头名者接任,则从睿司挑选考核出下一任睿司掌史。若没有可接任者,则由现任睿司掌史继续担任。

  同时,旁边的少年也缓缓揭开了红色丝绸,丝绸下的东西散发着诡异的红色光芒,与此同时,黄芩闻到了一股令人神清气爽的幽香。

  这血莲果然非同凡响!

  幽香并没有持续很久,少年很快就又将丝绸盖了回去。

  官员转身,步伐稳健地离开擂台,少年亦跟着离开。

  周围人群又开始热烈地讨论起来,而黄芩则是一直盯着擂台后方,没有说话。与周遭的嘈嘈杂杂的环境格格不入,仿佛自成一个世界。

  在一炷香内,源源不断的人群向擂台聚集。通往擂台的台阶处向前延伸出去的通道,不知何时,有官兵在两旁如直杆站在两旁,没有百姓靠近。

  一炷香时间过去,睿司掌史如约走上了擂台,只是身后之人已不是少年,而是一个同样穿着官服,也是约莫四十多岁的人。

  “历亓十二年瑞雪会开始!”睿司掌史发出掷地有声的声音。

  旁边的官员紧接着大声喊到:“请各位睿员入场!”

  此时,人群中不再有声音,整个世界陷入了一片寂静。

  通道上统一穿着灰色素服的人依次走上擂台。

  虽然衣服颜色相同,可衣服的布料却有着天差地别。有的用上好的丝绸制成,有的却是由低劣的麻布制成,甚至有补丁。

  同时,睿员的年纪也有巨大悬殊。有的是十五六岁少年,然而有些却已进入耄耋之年。

  无一例外的是睿员全部是男子。

  但黄芩并不感到奇怪,毕竟这是一个男尊女卑的时代。

  睿员的人数约有五十多人,此时已全部在各自的桌子旁边站好。

  睿司掌史与身后的官员在擂台上的桌椅间转了一圈,然后走到擂台正前方,“现在,请各位睿员就坐。”

  睿司掌史环顾了一圈台下的人,“第一场比试:雪道。请各位睿员写出各种天象与其象征。时间一炷香时间。”

  说完话后,擂台上的睿员开始写字作答,而睿司掌史亦转身在桌椅之间缓缓穿梭。

  这一炷香时间,对黄芩来说却好似一个世纪般漫长。

  人群安静极了,周围也难以听到街上的叫卖之声。

  黄芩不知道的是,此时全安国的人都必须停止做生意。可以见,瑞雪会对安国的重要性。

  一炷香时间到,擂台上也站起了约十位睿员。

  睿司掌史平静地宣判那十人左右的命运:“请站着的睿员离开擂台。”

  这些睿员多身着灰色丝绸衣,可判断出大多为大户人家公子,愤愤地走下擂台。

  看到公子哥们离开,睿司掌史走到擂台正前方,声音沉稳说道:“第二场比试:雪相。请各位睿员写下今年雪的征兆,时间为两炷香。答题结束后,睿员所写征兆与本官契合,则可以进入下一场比试。反之,则被淘汰。若不服者,可向本官提出质疑,本官定会回答。若能说出本官的错误,则本官会虚心接受,永生不再担任睿司掌史。”

  说完,睿司掌史转身走到擂台后方的位置。

  人群依然默然,唯一能够听到的便是擂台上纸被翻动的声音,轻轻地,软软地,毫无攻击性。但是,黄芩感觉擂台上似乎剑拔弩张,为没有硝烟的战争。

  两柱香后,从擂台后面走出五位少年,走到睿员之间,将他们桌上的答卷收起。在将答卷收完,五位少年一起走到擂台前方,排成一行。

  此时,又从擂台后方走出刚才端着血莲的少年。他手里恭敬地捧着一张宣纸。

  走到五位少年的正前方,少年开始大声读出宣纸上的内容:“历亓十二年,一雪降于立冬之前,小雪之后。雪纷飞彻夜乃止………故历亓十三年可出天怒,需慎之!”

  念完后,少年退下。排成行的少年依次将手中答卷大声念出,直至最后一位念完。然后少年们又一一退下。

  待少年退完后,睿司掌史紧接着走了上来,“请刚才答案与本官不契合的睿员离开,答案与本官契合的人留在台上。”

  话说完,擂台上陆陆续续站起了人,脸上表情十分丰富。有失望的,有不甘的,有悲痛的……但却没有一人说话,而是静静地走下擂台。

  待被淘汰者走完后,台上此时还剩下二十人,全部端坐在椅子上。

  “第三场比试:雪现。此次雪现的主题为暴雪,请各位睿员画出自己心中所认为的暴雪之境,时间为三炷香。画完之后,各位的画将由擂台后的三省丞相,六部尚书以及本官共同评定出至多四幅上佳之画,画被选中的睿员可进入最后一场比试;若经评定,无上佳之画,则历亓十二年的瑞雪会终止。”

  睿司掌史再次离开,走去擂台后方。

  擂台旁的香已燃完半柱香,然而擂台上却仍然没有人动笔,都作思考状。

  大约一半的时间过去,才稀稀疏疏地开始有人开始下笔作画。

  时间慢慢地流逝,很快三炷香时间到了。

  “咚”,与前两次不同,这次旁边敲起了铜锣,但只敲了一声。

  这次睿员站了起来,离开了自己的座位,静静地聚集在擂台的一旁。擂台后方,睿司掌史第一个走了出来,随后跟着一群身着红棕色官服,头戴乌色纱帽的官员依次走向了擂台中央的桌椅之中。

  既然能在一群高官中排在首位出来,看来睿司掌史这个官职并非闲职,也并非等闲。

  一群人看画看了大约一炷香时间,台下的人也打破了寂静。

  应是评定完成,其余官员回到擂台后方,而睿司掌史走到擂台前方,“经本官与各位大人的刚才的评定,这次有两幅画可以称为上佳之画。分别为洪州睿员殇寂的暴雪倾城,席州睿员李归的雪中红梅。因而此次瑞雪会只有两人可进入最后一场此试,其余人全部失败,请离开擂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