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王妃长安:携手天下平

二十四:喜欢他

王妃长安:携手天下平 一水静无澜 1643 2018-09-01 11:20:56

  等人都吃饱喝足了后,雪依然没有停。

  雪由最初的少少的落下,已成了铺天盖地之势的大雪。看向门外,只能看到纷纷扬扬飘落的散发着蓝光的雪花。视线被雪形成的如花做成的白幕遮住,望不见远方,甚至是院中。

  “清云,去将火盆拿来,生点火。”怪老头说着抖了抖身体,“今年的第一场雪竟然……呼……这么冷。徒儿,快点!”

  “师父,我们今天去京城买了几床被子和冬衣。我现在去拿冬衣给你先披着。”黄芩站起身来,走向一旁的床,很快便取出一件衣服。

  “师父,可还行?我的品味不错吧!”黄芩将衣服举起,站在怪老头面前晃了晃。

  衣服是一件银灰色的大衣,由公貂皮毛制成,看上去很厚实,很有分量。然而,貂毛十分柔软,衣服也很轻。

  “来,师父,徒儿为你披上!”还未等怪老头同意,黄芩便将貂皮大衣披在了怪老头的身上。

  “谁说为师喜欢了?你就这么给我披上了?”怪老头吹了吹胡子,瞪了瞪眼,有点像一个小孩。

  虽然成色不错,披上后,确实变得暖和了许多,而且衣服似乎也没有带来什么负担。说实话,还是挺满意这件大衣。但是,怪老头依旧口是心非。

  “难道师父不喜欢?没有关系!徒儿买了两件,还有一件,师父你肯定会喜欢的。我现在就去拿。”说完,黄芩便作势要去拿。

  “算了算了!先凑合着吧!”怪老头装作很不情愿的样子,叫住了黄芩。

  看着怪老头装模作样,黄芩只觉好笑。

  果然,人老后心神都会“返老还童”!

  “对了,师父!我有一件事想要跟你商量。”

  “丫头,什么事?”

  “呃,我们之前讨论过的。就是……就是……那个……那个……嗯……”

  “什么事,丫头,需要这么犹犹豫豫的?”

  “就是师父,那个……嗯……我想要去柴房睡。请师父放心,柴房已经修好理好了。”

  “什么?”怪老头猛地站了起来,“为师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这件事没得商量!”

  “师父,让那个人跟清云睡在一起,不方便。况且,柴房已经修好了,和普通的房屋没有什么区别。”

  “就算你把嘴说烂掉,为师也不会同意。”

  “师父……”黄芩想要拉着怪老头的衣袖,开始撒娇。

  然而,怪老头却将黄芩的手一把轻轻甩开,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突然,一个人都不说话了,两人同时静默下来……

  “师傅,火生好了。”门外,清云小心地端着一个冒着一缕缕黑烟,火苗微弱的火盆走了进来。

  “清云,这火怎么是这样子?”怪老头顾不得黄芩,呛了呛。

  “师傅,许久没有用,许多炭火都已经潮了。这些是徒儿好容易才找出来不算很潮的炭火。”清云认真地解释,同时将火盆放了下来。

  “好吧!不过,这烟实在太呛人了,徒儿还是端出去吧!”怪老头又呛了呛,看向黄芩也在咳嗽。

  “那师父不取暖了?”黄芩歪着脑袋疑惑地看着怪老头。

  “不是说过,这烟太呛人了吗?”怪老头已忘记刚才的不快。

  “倒是!”黄芩刚说完,清云便又小心地端着火盆出去了。

  清云一走,又安静了下来,气氛变得奇怪了起来。

  突然,“丫头,你是认真的吗?”怪老头似是有点无力。

  “呃…”黄芩没有想到,怪老头会……

  不过,黄芩还是点头,”嗯!”

  “丫头,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对啊!为什么?黄芩自己也不知道,或许是出于怜悯吧……

  见黄芩没有说话,怪老头无力地问道:“丫头,你是不是喜欢他?”

  “不不不,师父,你不要误会,徒儿不可能喜欢他!”黄芩没有一丝犹豫地反驳道。

  “那丫头为什么,你会处处护着他?”

  黄芩陷入了沉默……

  看到这个样子,怪老头将身上的大衣拉了拉紧,站起来走向门外,“我先给他去熬药,为他治疗。”

  刚走到门口,清云也在,便挥了挥手,示意清云跟自己走。

  房间里独留了黄芩一人坐在那里。

  怪老头说的对,我为什么处处护着他?

  若是出于怜悯,是不可能处处护着他的……

  还是说,我真的喜欢上了他?可他有什么值得我喜欢的?残疾又失忆……

  呃,难道是他的脸……

  想起男人的俊美脸,心不由地漏跳了一拍。

  不行不行,你怎么能被美色所惑!

  脑海中又开始浮现男人的脸,黄芩拍了拍自己的脸。只想给男人几巴掌,将他的脸打烂,谁叫他生得如此……

  如此……如此好看……

  停止你的春心荡漾!黄芩又拍了拍自己的脸。

  世人皆知红颜祸水,殊不知蓝颜亦祸水。

  好不容易才重活一世,一定不能让自己被祸水惹上身。

  心中开始暗暗下定了决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